英、美的情报工作进退唯谷


                              俞力工

  上月底,具有美国中央情报局身份、负责调查伊拉克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大
卫凯(DavidKay)除决定撤回500名军方调查人员外,还表示经过半年多的实地调
查,没有发现任何“大武器”。本月初,美国国务卿鲍威尔被问及“如果事前确
知伊拉克没有大规模毁灭性武器,是否还会发动战争?”鲍威尔答道:“不知道!”,
但却表示“历史会证明攻打伊拉克是正确的”。与此同时,美、英两政府均指令
负责人对情报当局的“错误情报”进行调查。

  布什、布莱尔既然要拿情报人员充当替罪羔羊,自然会引起情报单位的反弹。
例如英国前任国防情报局的局长琼斯(BrianJones,去年卸职),两天前便毫不
客气地向《独立报》(Independent)指出,草拟“调查报告”时,所有情报人员均
对“伊拉克可在45分钟内动用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指控不表赞同,尽管如此,
“联合情报委员会”(JIC)与首相府新闻官坎贝尔(Campbell)却执意要如此措词。
这点,他曾向负责调查凯利博士(Dr.Kelly)之死事件的赫顿法官(LordHutton
)透露,但赫顿却没予理会。今日(星期四),据闻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田能特
(Tenet)也将公开发表说明,为情报局的工作进行辩护…。

  90年代以来,不时有情报人员和联合国监核组人员不顾职业风险、挺身出来
揭发美、英政府在南斯拉夫及伊拉克捏造假情报的事件,其中较有名者,首推凯
利博士、贝叶提教授(StephenPelletiere)和瑞德斯高特(RitterScott)。盖
其原因多在于当前的情报工作涉及高科技,因此必须招聘受过严格学术训练的专
业人士。然而始料不及的是,一旦这些具有扎实学术训练的人员取得任何具体调
查结果,多不能忍受上级政客的肆意歪曲和滥用。如果发现辛劳的调查结果经上
级过滤后偷梁换柱,甚至是非颠倒,则没有任何后顾之忧的情报人员尚且敢于当
面顶撞;至于年迈者,如凯利博士,便只能满怀委屈地偷偷将内幕透露给新闻记
者。

  在凯利博士的电话录音中,其实已明确指出英国情报人员对上级的舞弊行为
不满一事,如今经情报局局长再次证实,责任问题似乎就已一目了然,如今再指
派任何调查委员会进行半年时间的调查,除了为达到拖延目的之外,对事实真相
的探讨则完全予事无补。目前值得注意的倒有两点,一是调查人员的委派多经行
政当局的任命,因此其“调查”结果多半是替元首开脱责任;一是情报人员早已
牢骚满腹,如果还要褙上“失职”黑锅,则造反的人数就肯定更多。200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