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的选举与欧洲的反应

  

  此次英国劳工党的选战大捷,结束了保守党执政十八年的局面。该转变对欧
洲大陆国家说来,最感关切的首先是英国新政府今后对欧洲区域整合运动的态度。
其次,几乎所有的欧洲社会民主势力也均对劳工党的策略极表兴趣,希望能够借
助劳工党提供的经验,在下次本国的大选上克制保守派政敌。至于学术界,也纷
纷就英国的转变掀起了一场有关“新自由主义经济理论是否就此寿终正寝”的讨
论。

  ※英国与欧洲区域整合运动

  近年来英国保守党政府对欧洲联盟若即若离、模棱两可的态度,以及党内对
欧洲整合运动的无休止的辩论,给保守党的传统选民造成了很大的困扰。劳工党
虽然一向对欧洲整合采取较积极的态度,但在选战期间却刻意避免接触该敏感问
题。这种低调处理方式,看在欧洲统合派的眼里自然引起诸种揣测。然而下议会
选举结果揭晓后不及一个星期,新上任的外长罗宾库克(RobinCook)便多次就欧洲
整合问题表明,其政府除了准备在六星期之内签署欧洲联盟的《社会宪章》之外,
还有意“使英国成为具有领导地位的欧洲伙伴”。欧洲大陆国家接到如此明确的
信息后多有如释重负之感。

  ※工党的策略

  九十年代劳工党的处境极为不利。原因之一是共产主义阵营的土崩瓦解,使
得工党也受池鱼之殃。其二是英国目前的经济状况几乎在任何方面均可与其他欧
洲强国一较长短。在此环境下,工党既要摆脱旧包袱,又得设法提出不同于保守
党的新办法。数年来,工党在前任党魁与贝理雅的领导下,首先把党章内涉及企
业国营化或国有化的内容一并删除。在政见方面,则刻意回避左派一向热衷的劳
资问题,而把重点集中在保守党大副裁减社会福利所导致的社会问题和道义问题
上。这种由“阶级利益”转向“全民利益”的崭新包装方式,不只是吸引了广大
的中间阶层,甚至还从保守派阵营挖走许多选票。

  英国劳工党的胜利不啻给其他欧洲社会民主党打了一剂强心针。即将面临大
选的法国社会党与德国社会民主党纷纷设法效仿英国工党的新形象。唯欧洲大陆
的实际情况与英国无法比拟,尤其是强大的工会力量似乎无有摆脱“片面争取阶
级利益”的可能。

  ※新自由主义经济理论

  1945年到1970年期间,社会市场经济理论曾在欧美主要国家占主导地位。根
据凯恩斯的构想,国家有义务透过基建投资促进成长,有义务干预市场并通过货
币政策与财政减少经济动荡,有义务建立保障制度并充当劳资之间的调人。在此
期间内,多数国家实施稳定汇率、低利率政策,以促使企业致力于从事生产、投
资、贸易活动,由是创造了一系列的经济奇迹。

  六十年代末,基於美国国势的相对削弱,同时美元汇率的偏高又严重伤害其
出口业与经济发展。新自由主义或称货币主义经济理论(monetarism)便应运而
生。

  新自由主义强调扩大自由竞争,削减利益团体(如工会)的影响力;主张国
家除负有稳定物价责任外应尽量减少干预;认为失业问题系由高工资所造成,福
利制度则为国家负债的主要原因;建议使商品市尝金融市场自由放任,并使汇率
与利率自由浮动。

  大体而言,七十年代初的美元大副贬值,伤及石油输出国家的利益,从而诱
发了石油危机与通货膨胀。而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直到八十年代才开始在英国
(1979)和美国(1980)真正实施。至于欧洲大陆,迟至九十年代方采取一些新
自由主义措施。而此时美国、英国却为了抵消八十年代高利率、高汇率在减低投
资意愿、增加负债国负担、加促金融投机和触发经济萧条等方面造成的不利影响,
正通过一系列的非新自由主义措施(如低利率)进行弥补。因此严格说来,当前
英、美的经济复苏,应该相当程度地归功于社会市场经济措施。尤其是考虑到德
国九十年代的高利率政策所造成的萧条与欧洲货币制度的混乱,更是说明新自由
主义除了对金融资本及大企业(可通过裁员和减低工资来抵消高利率所造成的损
失)有利之外,对整个社会而言,的确是为了“提高他人的竞争能力”而牺牲了
福利、职业与收入方面的“自己的利益”。

  如前所述,当前学术界发现一个甚为有趣的现象,即在美国、英国普遍打着
“新自由主义”的旗帜,实行着“社会市场经济”措施;而在欧洲大陆,却经常
高举“社会市场经济”的牌子,采用“新自由主义”办法。

  目前英国新政府的经济政策走向虽然尚未明朗,但根据工党的传统与最近再
三在“维护社会正义”方面所作的承诺,一般观察家相信不致与社会市场经济精
神相悖太远。至于是否标志着新自由主义的终结,目前作任何结论均嫌为时过早。
(完)

  原载《联合早报》1997年5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