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把西方的尾巴当作自己的头


                              俞力工

  西班牙社会党胜选后,其领导人立即宣布将从伊拉克撤军,和修补由于伊拉克
问题与欧盟之间造成的裂痕。这是对恐怖主义的屈服吗,还是回归于近代的理性
主义与自由主义?

  迄今为止,伊拉克的事态发展证明,所谓的大规模毁灭性武器根本就不存在,
甚至伊拉克的武装力量在盟军进兵前也早已溃不成军。目前要建立民主政治必然
导致占人口多数的伊斯兰教什叶派的主政,由是“占领当局”便以“保护少数民
族利益”为由,筹组一个不那么民主、但符合美国利益的联合政府。就在攻打伊
拉克的目标与合理性成为欧洲广泛争议的题目时,突然发生伊斯兰教恐怖主义在
西班牙发动打击报复事件,自然引起90%反战民众对积极参战的保守党政府的不满,
由是才出现如今将1300名西班牙军人撤出“新十字军东征”的决定。

  基督教与伊斯兰教均源于犹太教,虽信奉同一个上帝,却有各自不同的经书
与教义,因此便都贯穿了“替天行道,信我者昌,不信则亡”的信念。这也是近
两千年各教派间不断争战的最大原因。至于华夏文化,不论是佛、道、儒,均强
调修身、行善,而不曾有过强行推销“信则灵”的经验,更没任何“圣战”、“
末日决战”的观念,因此就幸运地回避了连绵不断的宗教审判与宗教战争。对比
之下,我们必须庆幸拥有独特的文化财富,而不必像李、扁一般盲从于什么“出
埃及记”,硬把西方文化没有完全退化的尾巴当作自己的头。2004/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