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1听证秀与恐怖主义


                              俞力工

  这两天,美国正在举行所谓的911事件调查委员会听证会。这个跨党的委员会
原系为了调查事发缘由、追究责任问题而设立。如今,经过16个月的广泛调查后,
终于轮到向前、后两届政府负责人当面提出质询的程序。

  不难预料,两届政府代表均设法将责任推给对方,或把责任推给“在911之前
不赞同对塔利班政府采取强烈手段”的民众身上。除此,现政府代表自然也会提
出“新政府上台不久…”的无可避免的“结构性缺陷”。

  令人感到纳闷的是,无论调查方,或受调查方,似乎都有心照不宣的谅解,
即闭口不谈“基地组织”(AlKaida)究竟是谁扶植的?目的何在?另一个刻意回避
的问题则是,为何冷战结束后,恐怖主义反倒猖獗起来?

  就笔者所知,塔利班纯系巴基斯坦政府一手栽培的政权,虽然蛮横、狂热,
倒还不曾有过境外施展恐怖主义手段的本事与劣迹。因此不论是否摧毁该政权,
是否得到美国民众支持,根本就与打击恐怖主义无关。至于“基地组织”,早自
80年代中期开始,就是中央情报局部署的一盘棋(布热津斯基为主要策划人之一)。
凡对此历史过程稍有探讨者,均会接触到美国方面所提出的战略“辩解”,即培
训游击队(实为恐怖分子)目的在于“打击驻扎在阿富汗的苏联占领军”。实际上,
如果细加推敲,就知道只能持轻装备活动的恐怖分子,所能起的作用仅仅是在内
部从事破坏,而非正面作战,因此”打击苏联占领军“的“理由”不过是好莱坞
式的天方夜谭。恐怖分子真正能够发挥的作用,便是在苏联(如车臣)、中国(如新
疆)、巴尔干(如波斯尼亚、科索沃)等地制造恐怖事件与乱局。正因为他们还有这
种更大的利用价值,即便1993年纽约世贸大楼发生了“基地组织”(肇事成员均在
美国本土受训)筹划的第一次爆炸事件,美国政府却不断然加以制止。如此直等到
1998年,当内罗毕的美国大使馆发生爆炸惨剧之后,才引起美国政府的紧张,并
从此决定把消灭“基地组织”列入优先考虑。统而言之,美国自持本身不存在伊
斯兰教问题,便培训一批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狂热分子骚扰敌人,但却没料到其对
外政策(尤其是中东政策)恼火了这批敢死队而惹火上身。鉴于此,911事件的责任
不在于个别的政府,而在于嫁祸于人的长期战略部署。

  继而必须追问的是,为何冷战结束后,世界局势反而更显动荡不安?笔者认
为,值此听证会举行时刻,前安全顾问克拉克(RichardClark)对布什政府的批评
(无知与不关心恐怖主义问题),不过是给庞大的冰山添加一个微小的注脚。真正
需要探讨的是,为何美国这么一个自诩为民主、文明、守法的国家,每当对南斯
拉夫、阿富汗、伊拉克用兵时,竟肆无忌惮地全面破坏其民用设施(水厂、电站、
炼油厂、医院、桥梁、电台、药厂、机械厂、食品加工厂等等)?由是,不能不得
出结论,美国为的是对敌对人民进行屈辱、制造仇恨和长远的混乱。这种做法,
单单以军工体系坐收渔利还无法解释其非理性,因为按照过去的习惯,军工体系
的利益最好是维持不战不和局面,从而从所有争执方同时取得好处,而不是直接
介入争端,甚至故意招惹打击报复。如今,美国战略家的所作所为则完全是明目
张胆地制造事端、扩大纠纷。这方面,克拉克谈及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于911事
件发生后,立刻主张攻打与911事件毫无关系的伊拉克(因为那儿有“更多好目标”
),算是点到了基督教原教旨鹰派的要害,即他们的最恐怖目标是:迎接后冷战时
期几大文明圈的最后决战,以及为此世界末日的斗争预先摆设有利的棋谱。2004
/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