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中国与欧洲联盟


                              俞力工

  5月2日,欧洲联盟盛大欢迎10个新成员加盟的次日,温家宝总理率80人团体,
前往德国、比利时(包括欧盟总部)、意大利、英国和爱尔兰进行访问。由于时
间的巧合,若干媒体揣测此刻造访欧洲5国,是否具有特殊政治意义。然据观察,
如果欧盟有意借中国领导人的来访,突出共同的“多极主义”主张,似乎就不应
该遗漏俄罗斯。鉴于此,温家宝此行的主调应当属于一般礼貌性与事务性拜访。

  观察中、欧关系,一个不易疏忽的特点便是欧盟各成员国与中国的双边关系
日益增进。至于欧洲联盟,近年的关系也逐步改善。然而,凡事只要涉及欧洲议
会,彼此的关系却明显恶化。

  照理,中、欧之间不存在台湾问题,对国际局势也均持“巩固联合国,促进
多极主义”的主张,因此两者间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就远较中、美之间要牢
靠。换言之,有朝一日美国对华政策改弦易辙,把中国这个“战略合作伙伴”再
度改变为“战略竞争对手”,甚至继续织补911事件之前的“战略围堵”(纠集日、
台、越南、印度,外加外蒙、北朝鲜),届时欧盟成员还不一定会落井下石。

  值得探讨的是,为何欧洲议会再三与中国作梗,不时抬岀人权问题、限制军
售问题和台湾问题(指通过一系列有利于台湾的决议),而拿中国过不去?笔者
以为原因大体如下:

  综观欧盟新、老成员国,90年代之前鲜有任何国家的议会,在内部组织所谓
的“友台小组”(台湾在李登辉时代称其为“亲华小组”)。90年代“友台小组”
之纷纷出现,自然是天安门事件造成的直接后果。也就因为北京政府89年一时失
足,不只在全球范围树立了许多新敌人,也同时给台北政府提供了见缝插针之机。
这些为数不多的“友台成员”留在各自的国会里,必须虑及双边利益与互惠关系,
同时又受到政府、企业和媒体的监督,因此多不敢太过明目张胆地支持台湾。然
而一旦外放欧洲议会,便天高皇帝远,动辄拿一些不起法律效用的“决议”,作
为扩大欧洲议会职权的筹码,以及,对欧盟行政当局进行挑战的手段;

  如对“友台小组”加以微观探讨,不难发现其骨干分子(议员)多数为“自
由民主党”成员。欧洲“自由民主党”的主张除了一向较吻合“新自由主义”之
外,还具有“庙小神灵大”的独特色彩,即拥有的投票率虽刚过5%左右的门槛,
但在保守党与社民党实力不分轩轾的情况下,却往往能够靠自己的微薄选票决定
与哪个大党联合执政;同时又可凭此“关键”地位,要胁大党,从而取得其最表
热衷的外交事务的控制权。自然,自由党团对外交事务的特殊兴趣也会反映在欧
洲议会的议程上;

  自由黨團的活动领域一般还具有三个特点:一是反犹,不时挑起反犹议题,
以争取各欧洲社会潜在的15%极右、保守、反犹的选民的支持;二是为了提高活动
能量,直接从阿拉伯国家和一些特殊地区(如台湾)领取“献金”、“酬劳”、
“贿赂”;三是充当军火交易的肩客。因此,奥地利的自由民主党的极右倾向并
非孤案,而是欧洲自由党团的普遍问题。以90年初的南斯拉夫问题为例,负责外
交事务的德国自由民主党便曾与美国、阿拉伯国家、土耳其一道兴风作浪,编造
不利于南撕拉夫政府的伪证,硬是把一个主权国家搞得分崩离析。1993年以来,
又主要在该党团的积极推动下,让欧洲议会先后通过了近15个偏袒台湾的决议,
其中尤以2002年的决议内容(不同意中共对台用武;和平统一须顾及台湾民意;
建议台湾参加亚欧会议和世卫组织;要求欧盟在台设办事处;要求各成员国核发
签证给台湾总统与高官…)显示岀该案文几乎直接出自台北外交部之手,由是反
映它与台湾当局的合作无间。

  总而言之,欧洲议会目前已拥有台湾最大的“游说班底”。它的一系列决议
虽然对各个成员国当局不具法律约束作用,但相形之下,台湾的活动能力与用钱
之狠也的确令人刮目相看。就北京政府而言,虽再三掩饰六四事件的不利后果,
但从欧洲议会这一侧面,或可说明其代价之沉重远远超过主观估计。除此之外,
北京政府的外交方式始终侧重于团队精神,由是往往只见林而不见树;反倒是台
湾一方单打独斗、无缝不插的做法,虽然不登大雅之堂,却也偶尔能够达到意想
不到的效果。200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