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威的暴力 

                               俞力工    

    自从美军虐待伊拉克俘虏事件揭露后,报纸杂志上便不断出现心理学家的分
析,其中,说是军人在孤立、敌对的环境中,以“虐待俘虏消遣作乐”的“解释”有
之;强调美军“缺少法律训练”的说法也有之;最严重的,便是直接指控美国“上梁
不正下梁歪”,“若非其政府在境外(Guantanamo)私设监狱,常期非法扣押六百
多名俘虏,甚至拒绝加入国际刑事法庭,则其军人绝不敢在伊拉克如此猖狂”。

    此事使笔者忆及1979年法国导演甫纽(Henri Verneuil )推出的一部轰
动一时的剧情片(“火鸟” I comme Icare)。主角蒙棠Yves Montan 饰演一
个无所畏惧的检察官,为侦察一起政治谋杀案追踪到政府最高层,最后,该检察
官却在破案前夕遭人谋刺。该片之高潮在于情节中安排了检察官走访心理学家研
究犯罪心理的一幕,即心理实验证明,只要有“权威”作后盾,则多数人会不顾道
德良心地向无辜者施加毒手。

    该片穿插的这一幕,实际上是六十年代初美国耶鲁大学心理系米尔葛兰教授
Sanley Milgram 进行的一场实验(该实验后人称为“米尔葛兰实验”)。该实验
的主要目的在于探讨“权威”对个人的影响,或说在“权威”的庇护之下,寻常人的
行为可能“越轨”到何等极限。实验的安排大体如下:在身着白衣制服的“权威”的
指导下,一些自愿报名、但却毫不知情的实验者允许采用逐步加强的电流去处罚
另一些预先安排的知情、却假装不合作的实验者。进行实验前,米尔葛兰教授原
估计至多会有0.5%的自愿报名者将会使用足以使人致命的450伏特电流(实际上
并不通电)处罚另一批实验者。然而却不幸发现,竟有三分之二的“寻常人”在“
权威”的庇护下会对无冤无仇的“对手”狠下毒手。

    有趣的是,二十年后,瑞士一位女心理学家Therese Corinne Streuli 
刻意安排了数十位人士观看“米尔葛兰实验”的记录片,并要求其发表观后感。出
乎意料的是,多数人并非为“受害者”打抱不平,而却对“加害者”表示同情。

    前后两个令人震惊的实验说明,当前人们仍旧处于一个权威教育下的盲从世
界,所谓的“民间勇气”(civil courage)只有在对“权威”的迷信破灭之后才
会真正产生。该实验也间接说明,为何美国涉入越战二十年、直到媒体彻底揭发
美军的胡作非为之后,才引起美国民间的大规模反战运动。如今,揭发若干虐待
俘虏的事件自然还不足以撕破“解放伊拉克”这张画皮。不过,可以预料的是,美
国人民将迟早要为虐待俘虏事件支付代价,美国也终有一天被迫加入国际刑事法
庭,接受国际司法一视同仁的监督。2004/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