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欧盟及欧洲议会的危机

                               俞力工    

    星期日,欧洲联盟所有国家进行了欧洲议会选举,其结果除了反映出成员国
执政党普遍受到冲击之外,欧洲议会之内也显示反对欧洲整合的力量逐步抬头。
加上投票意愿的出奇低落,不禁令人为欧洲联盟的前途感到忧虑。

    欧盟之所以受到重创,原因首先是,欧盟的最快发展期正值冷战结束前夕。
欧洲人由于华沙阵营的遽然瓦解,对重建“大欧洲”一度寄予无限希望。然而经过
实际的探讨、摸索,逐渐发现意识形态、地理上的障碍拆除之后,竟然还存在着
贫国、富国之间的藩篱;同时经济因素之外,隐约之间似乎还有“亲美先行”的规
矩。于是乎,欧洲人再次为“自我认同”问题感到困惑,支持欧洲整合的热忱自然
也就大不如前。

    冷战结束前后,在德国总理柯尔与法国总统的积极推动下,非止迅速完成了
成员国间商品、资金、服务、劳力自由流通的“四大自由”,同时也具体提出引进
统一货币的具体时刻表,和推动“独立的安全与外交政策”的雄伟计划。然而跨入
新世纪后,除了按“既定方针”允许10个新成员加入之外,似乎不再出现任何新构
想、新建议,由是给人一种停滞不前的印象。究其原因,除了新一代领导人的素
质与前人有所不同之外,内政、外交受到反恐、战争的牵制,也都属一定程度的
消极因素。然而最令民众不满的是,冷战的结束还意味着全球化与欧洲整合的齐
头并进。欧洲联盟成员几无例外地均以“提高竞争能力”为借口,进行企业整顿和
裁减福利。几年下来,两级分化扩大,失业率与物价同时高攀,生活保障减少,
接踵而来的自是如今的反弹或反制。

    就欧洲议会而言,本身就是一个民主机制的“怪胎” 。盖欧洲联盟虽然朝着
整合迈进,毕竟此阶段还是主权国家的协作机构。换言之,即便大多成员愿意放
弃部分主权(如关税政策、货币政策),绝大多数的决策权仍旧掌握在各自政府
手中。不言而喻,在此架构上,绝不可能在各自的最高决策机关(国会)之外,
赋予不着边际的欧洲议会太多职权。鉴于此,迄今无论欧洲议会如何努力争取,
其任何决议都只能对各国当局起咨询、建议作用。说白了,既然它形同虚设,老
百姓不追究其庞大开支也就罢了,如何还会调动积极性进行无谓的投票?!此先
天不足的缺陷足以说明老成员国的投票率为何仅达40%,而新成员国甚至不及30%。
尽管如此,此次选举多少还反映出民心的向背,多少可供政党作为参考指标。但
是,如果今后欧洲议会的地位不能显著提升,最终引发的存在危机即在预料之中。

2004/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