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美国议员的法制观念与鹰派的狡辩

俞力工


本月9日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指出,美国情报部门于战争前有关伊拉克武器的评估,既夸大,又缺乏有力证据。委员会还指出,多年来美情报部门过于依赖伊拉克的叛逃者和他国的情报,由是无从核实信息的真实性...。  

布什虽然承认未在伊拉克发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但他仍辩称萨达姆“有意也有能力”制造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不铲除他,美国必会受到威胁”。 美国参议院两党议员尽管对大张旗鼓的战争与师出无名提出评击,但却相当一致支持政府的“先发制人”战略。

实际上,正是“先发制人”政策,引起西方世界的分裂,以及85%以上的国际人士对美国的谴责。根据《联合国宪章》规定,只有在安理会授权与自卫情况下允许通过武力手段解决国际争端。美国提出“先发制人”,自然有义务列举受到威胁或受到攻击的充分证据。就此次战争而言,美国政府非但在发动攻击前提不出证据,甚至公然阻挠联合国核查小组的调查工作,并因此一度使核查组负责人布里克斯破口大骂美政府官员为“狗娘养的”;嗣后,又不顾安理会的反对,率自领兵大举进攻。凡尊重国际法、有意维护国际秩序的人士,自然对这个联合国创始国的胡作非为感到寒心。

所谓国际法,说白了就是国与国之间制定的一切规则,虽有缺陷,但却是国际社会唯一可依凭的规则和可以改造的规则。如果任意加以破坏,则人类社会的数百年努力必将让位于丛林法则。令人遗憾的是,美国的最高立法者显然认为美国政府的失误仅仅是个“技术性闪失”,而不明了联合国的成立初衷正是为了制止“先发制人”的武力滥用。至于布什的辩解,更是荒诞不经。果真“念头”就能构成“罪证”,世界上还有哪个国家、哪个个人可以避免美国的追杀?不言而喻,倘若布什当选上帝,则亚当、夏娃不待偷食禁果就最好及早逃离伊甸园。

6月中旬,美国911事件调查委员会曾正式宣布“伊拉克与该事件无关”。此后,布什则辩称,他仍旧认为伊拉克与本拉登的“基地”组织有“密切关系”。据媒体揭发的大量材料证实,“基地”根本就是美国与巴基斯坦两国情报局一手培养的恶魔,同时出于意识形态原因,一向与萨达姆势不两立。因此要说“密切关系”,自然首推美国政府。笔者相信过不了多久,“与本拉登孰亲孰仇”的实情亦将会广为美国人民所知悉。然而尽管如此,美国政府还会拿出“人权大于主权”的“绝招”。以笔者看来,只要《联合国宪章》第二条第7款对“不得干涉内政”的规定存在一天,所有成员国就只有遵守,或设法通过正常程序加以修改。至于美国是否为了改善伊拉克的人权而侵略伊拉克?“美国的部署是否为伊拉克人民所欢迎?”似乎就像“是否存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一样,短期内事态发展便会给个明白的交代。不过,即便如此,美国鹰派还会有“野蛮人不适宜控制重要资源、无法接受文明体制”的托辞。如仔细观察,这种“文明与野蛮”之间的“末世决战”,其实早已是若干西方谋士冷战结束后的信念,也是许多第三世界幼稚病患的座右铭。问题在于,一旦美国的大棒不分青红皂白地抡到中华民族身上时,这些“哈美人士”无论怎么辩称“不曾有偷食禁果的念头”都嫌太迟了。 2004/7/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