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拉克的新戴高乐主义

 
  自从法国于1966年脱离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指挥部之后,法国政界将近有30
年的时光避免谈及重返北约组织的问题。然而待希拉克就任总统之后,却于1995
年起逐步与北约指挥部接近。希拉克总统的转变,在国内屡受戴高乐主义者和左
派人士指责为“充当北约组织的帮佣”,在北约组织内却又由于频频与美国较劲,
而戴上了“新戴高乐主义”的称号。

  戴高乐主义的来由

  当第二次世界大战德国占领法国之时,戴高乐这个无兵之将曾跑到英国去成
立“自由法国”流亡政府。在这段寄人篱下的时期,美、英两当局处处让戴高乐
感到自己不过是个战败国的漏网之鱼,同时几乎在一切重大问题上(如雅尔达会
议和波茨坦会议)从不征求戴高乐的意见。巴黎解放之际,戴高乐对民众的第一
次演讲,便着重强调“胜利是凭借我们自己的力量所赢得1此后,戴高乐的最高
政策目标便是促成“排除外来势力以求欧人治欧”的局面。戴高乐的主张尽管在
国内拥有广大市场,在国外却始终不获支持。其原因不外是,在强大的华沙集团
的压力下,中西欧国家没有美国便无法自保。此局势一直维持到八十年代末冷战
结束时才基本改变。

  新戴高乐主义应运而生

  1991年年底,欧洲共同体成员在马城会议上除了把组织改名为欧洲联盟之外,
还决心建立一个共同安全、外交政策。至于该政策究竟是产生于欧洲联盟,或是
西欧联盟,与北约组织又维持何等关系等等问题,在马城条约中却没有具体规定。
此时唯一较明朗的是,一旦俄罗斯的改革顺利,欧洲对美国的依赖便可减少到最
小的程度。由是,一向以强人自居的希拉克便应运而生,上任后不及三年便作出
了一系列惊人的动作,例如:率先主张北约组织动用外科手术解决波斯尼亚纷争,
并积极参加联合军事行动;恢复核试爆并向中西欧国家建议由法国提供核保护伞
;建议把英、法的核子力量结合起来形成与美国核子力量并立的欧洲性核子军备
;为加强作战力量废止征兵制并实施聘用职业军人的募兵制,同时建议西欧国家
建立强而有力的作战部队以应付紧急情况的需要;力主加强西欧联盟(欧洲人自
建的联防组织)的职能;呼吁改变欧洲联盟这一“政治大集团,军事侏儒”的局
面;建议北约组织设于意大利那不勒斯的南翼指挥部由一欧洲人担任指挥官;主
张让与法国维系良好友谊的罗马尼亚加入北约组织...。这一切说明,希拉克的近
期目标在于让北约组织继续存在,但美国得返回大西洋的西北部,而大西洋的东
北部地区的事物则由欧洲国家自理。这种新的欧人治欧的策略与戴高乐主义唯一
不同之处在于,过去企图甩开北约组织,而如今则设法从北约组织的内部欧洲化。

  实现新戴高乐主义的必要条件

  数年来,俄罗斯与北约组织为了北约东扩问题争执不休。俄方要求与北约之
间签订约束性条约以保障自己的安全,同时力主对北约的决策具有参与和否决权。
北约一方则仅仅愿意以不具约束性的宣言规定双方的关系,并且坚决反对让任何
制度外的势力拥有否决权。本来,北约组织计划与本年七月开始正式审议波兰、
捷克、匈牙利等国家加入组织的问题。两星期前希拉克总统在未经协商的情况下,
突然提出与俄罗斯签订正式条约,以及在七月之前就有关的重大问题举行五国会
议(美、英、法、德、俄)。该建议使美国感到十分懊恼,同时也促使美国外长
欧布莱特在访欧期间提出一个“北约与俄罗斯之间建立一个联合部队和理事会”
的折衷办法。俄罗斯口头上虽对该办法表示兴趣,实际上却了解所谓的联合部队
至多涉及执行特殊的和平任务,理事会也顶多具有咨询地位。换言之,美国对俄
罗斯的态度远不及法国的大方。据分析,法国的道理很简单,要想实现欧人治欧,
没有俄罗斯的参与根本就是纸上谈兵。更何况俄罗斯当前的改革道路需要的是支
持与鼓励而非压力。另外就是法、俄之间的传统关系本就不差,这种“优势”万
没有让德国或其他国家迎头赶上的理由。基于此,俄罗斯的改革顺利与否对新、
老戴高乐主义至为重要,若是停步不前,甚或倒退,则美国在欧洲的势力将永远
挥之不去;若是很快地能够成为欧洲大家庭的一个平和成员,则戴高乐和希拉克
的远见将永载史册。(完)

  《联合早报》97年3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