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龙犯了什么大忌?

俞力工


本月18日,以色列总理沙龙表示“法国的反犹太主义已到了无可控制程度”,因此呼吁法国的犹太人“及时移居以色列”。该消息传出后,非止法国政府大怒,其总统希拉克随即宣布沙龙为“不受欢迎人物”;法国各犹太人组织也纷纷对沙龙进行谴责,并表示他不能代表法国犹太人发言。

沙龙的指控严格说来有极大的片面性,原因是近年来欧洲普遍存在的排外情绪不止是影响犹太人,同时也使所有有色族群受到波及;同时即便骚扰、伤害有色族群的事件有所增加,也远远不到沙龙所强调的“无可控制”地步。

沙龙之抨击法国,背后原因不外是法国极力反对以色列的“筑围墙”政策,同时一贯与阿拉发特保持良好关系。除此之外,法国反对伊拉克战争,拒绝向伊拉克派兵,也都与以色列政府的利益相抵触。尽管如此,贸然对欧洲最大的犹太人社会(法国约有60万犹人)作移民呼吁,也的确称得上唐突之极,尤其是考虑到以色列自建国以来烽火频仍,实际上是犹太人的最不安全生活地带。

沙龙言论之得罪法国犹太人还有一个特殊背景。虽然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法国当局曾遣送7万多犹太人至德国纳粹之手(生还者不到3000人),但作为受制于德国占领当局的法国政府,当时除了听命之外,别无多大选择。与其他德国占领区80%以上的犹太人遭到杀害的惨烈情况加以对比,法国犹太人对大多数同胞能够生存下来实已感到庆幸。上文提及的近年来所产生“排外情绪”也不能理解为法国的问题特别严重,一来是因为骚扰犹太人者大多为伊斯兰族群;二来每当发生严重排外事件,法国人民多自动自发地大规模上街示威抗议,而构成法国社会的一大特色。此外,最令人(也包括法国犹太人)无法接受的是,绝大多数“犹太人”早已融合于法国社会,尤其是年轻的一代,如果不是外人刻意提醒,根本就毫无“外人”意识。

该情况,早于数十年前就不乏社会学家提示,30年代若不是纳粹分子为转移社会矛盾而拿“犹太问题”大做文章,只消耐心稍候几年,中西欧的犹太人社团就会“自然消失”。就当前情况而言,中西欧的犹太人的确处于“消失”过程中。之所以还有人不时强调“犹太人如何、如何”,主要是两千年来的基督教反犹文化作祟。前不久在奥地利即做过一次民意调查,发现仍有三分之一人口带有反犹情绪,而当被调查者知悉该国所剩下的犹太人人口不及6000人时,多对自己的偏见和无知感到大吃一惊。

言及“反犹偏见”,最经常出现的反犹言论便是指控犹太人为“剥削者”和“控制经济的资本家”。在过去,也经常出现“犹太人均是颠覆政府的共产主义者”的指责。似乎,大棒不论抡到哪一头,都可对犹太人打个正着。实际上,犹太人素来有重视教育的文化传统,不论在何不利情况下,不论何行、何业,何种政治、文化领域,均有令人瞩目的表现。对待犹太人,最为忌讳者,莫过于把他们视为铁板一块的群体,或把他们均归类为“压迫”或“受压迫”群体。不料,如今以色列总统,一个犹太政客,竟然犯了无知的大忌。2004/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