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什的欧洲“和解之旅”

俞力工


本月20日起,布什总统将在比利时、德国、斯洛伐克进行为期5天的访问。冷战结束后,美国推行单极主义,与欧洲的关系每况愈下。两年前则为了伊拉克问题,甚至恶言相向,关系几近破裂。如今布什连任后前往欧洲大陆造访,欧洲媒体多以“和解之旅”刻画此行性质。

如仔细观察,此次“和解之旅”的行程安排似乎还没完全排除对立情绪。比利时,为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与欧洲联盟总部所在地,挑选该国首都为会见欧盟25成员国首脑的场所,自然是合情合理。德国为欧洲最大经济强国,两年前为了拒绝支持美国的军事行动,一度使布什政府大为光火。但考虑到当时正值德国进行大选,其政策余地多少受到选民反战意向左右,情况尚属特殊。如今为了缓和两国关系而特地前往造访,亦属意料之中。斯洛伐克,选为布什与俄罗斯总统普京碰面的地点,凸显美国对新加入北约组织与欧盟的小国家的重视,也算是个妥善安排。然而最引起注目的是,一向扮演美国战略思维最大挑战者的法国,竟有意无意地受到冷落。据闻,法国希拉克总统正是为了维护其欧洲大国地位,坚决要求与布什单独会谈,由是辗转地在布鲁塞尔安排了一小时的两国首脑晚宴节目。

两年前,当美国国务卿赖斯仍担任安全事务要员时,曾提出一剂针对欧洲的药方,即“对法国进行惩罚,对德国不予理会,对俄罗斯给予奖励”。如今,布什此行,多少反映了点赖斯的心眼。

显然,布什的“和解之旅”成功与否,关键在于是否能够与德国捐弃前嫌。数天前,德国前总理斯密特接受《时代报》采访时,预言“布什此行尽管会施出浑身解数改善美、欧之间的关系,但却甚难说服欧洲国家,美国不是在追求霸权主义...美国赢得了战争,但赢不了和平”。换言之,如果欧洲大陆国家普遍认为美国的“反恐”、“限制核武扩散”、“限制大规模毁灭性武器”、“民主外销”的背后动机不过是推行霸权主义,今后对美国提出的任何“求助”要求,均会有所保留。此外,就德国当局的最新动向而言,也不见任何让步的迹象。以施罗德一星期内发表的两次演讲为例,先是在慕尼黑的安全会议上指出“北约组织已不再是个成员国商讨、协调战略考虑的主要场合”,因此建议“成立一个专家会议,为大西洋国家间的今后关系提出构想”;数天后,又在西班牙再次强调要建立一个“稳定、强大的欧洲”。不言而喻,前后两次发言均脱离不了“加强欧洲力量、削弱美国影响”的主轴。

除了欧洲联盟所急于建立的“共同外交、安全政策”之外,布什此行还将至少面对如下议题:伊拉克问题,伊朗问题,《京都议定书》,以及欧盟取消对中国武器禁售问题。前者,德国、法国至多同意在伊拉克境外代为培训一些警政人员;对于伊朗,他们也不会阻止该国对核能进行和平利用;至于《京都议定书》,欧洲国家自然希望美国无论在对外用兵、国际刑事法庭或大气污染问题上,均能放弃单极主义,早日回到国际合作与国际法的框架。取消欧洲联盟对华武器禁售法令方面,欧洲国家目前对中国的评价除了远高于美国之外,更不愿眼睁睁地看着所有军售商机为俄罗斯一家独占。除此,欧洲国家又明了,89年所颁布的禁售法令不过是在49年成立的“多国出口协调委员会”(COCOM)的严格管制基础上增加一条法律形式。实际上,作为共产国家的中国,在漫长冷战期间,与中西欧国家之间从来就不曾有过稍具规模的武器交易。该协调委员会于94年解散后,也不意味着从此之后可以与中国任意进行武器交易。相反,96年西方又签订了所谓的瓦圣那协定(Wassenaar Arrangement),依旧对传统武器与军商两用商品的贸易加以管制。至于其他大规模毁灭性武器,还有“核子供应国集团”(NSG)、“澳洲集团”(AG)与“飞弹技术管制组织”(MTCR)加以监控。因此,即便89年通过的对华军售禁令立即解除,在上述各组织监控之下,对华销售的武器,充其量也只是即将过时的技术与设备。既然如此,美国为何要加以反对呢?答案似乎只有一个,即美国不能坐视欧洲地区推行自己的“外交与安全政策”。

2005/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