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欧盟的“对华武器出口禁令”

俞力工


本月15日,欧洲联盟外长会议决定暂缓取消“对华武器出口禁令”。此决定令人忆及去年12月欧盟高峰会议所提出的“将于2005年取消该禁令”的决定。在此4个月欧盟本身似乎并没出现任何变量,而究竟出于何种因素促使欧盟更改初衷呢?答案自然在于美国的强烈干预与中国人大所通过的《反分裂法》。

欧盟之决定取消禁令,主要是认为89年通过该禁令以来,中国情况已有巨大改变,其经济不但大幅进展,又能够在亚洲经济危机期间扮演稳定脚色,甚至在国际经济普遍停滞不前状况下,还起着火车头作用。就人权问题,一般欧洲国家也不得不承认,中国在言论自由方面也有巨大改进。除此,欧盟也也不愿看到,在禁运限制下,反加强了中俄军火贸易,限制了自己的贸易空间。虽然,欧盟十分明了,目前取消禁令的政治意义大于实际意义。这是因为从冷战初期起,为了阻挠共产国家的军需物质进口,便采取了许多限制措施。冷战结束后,尽管“多国对外出口管制委员会”(COCOM,1949年成立)于1994年解散,但其后又成立了许多专门管制组织,以监控对某些国家战略物资的出口。既然如此,美国又为何横加干涉呢?

起初,即去年底欧盟提出要取消禁令时,美国政府提出的反对理由是,如此“会破坏台害两岸的平衡”。此后由于不见欧盟的立场有所妥协,美国一方的态度便渐趋强硬。到了14号,即欧盟外长会议召开的数小时前,美国甚至以“取消禁令即是对美国基本利益的挑战!”为威胁。

本来,欧盟内部对取消禁令就存在不同看法。反对作此决定者,尤以自由党、绿党和较亲美国的东欧国家最激烈。但碍于德国与法国政府的积极推动,最初似有实现取消禁令的可能。后来眼看美国的反对并非外交姿态,而恰好此时(3月14日)中国人大又通过了《反分裂法》,于是,各国自由党与绿党便趁机以《反分裂法》涉及法律形式的“战争授权”为理由,提出了反对取消禁令的建议,由是导致15日的否决。

美国对欧盟外交政策的干预,据笔者的观察,一是要突显“美国在全球各个区域对安全问题具有最大发言权”(92年所定政策);更重要的是,布什连任后,呈现对华政策转硬的迹象。究其原因,不外是美国内阁改组后,反华“鹰派”势力大幅加强;其次则是阿拉伯国家纷纷退让,使美国产生“胜利”、可以分手兼顾东亚事务、推动骨牌效应的信念。具体而言,当然是要利用最后的机会,在中国即将成为真正的经济、政治、军事大国的前夕,设法按美国的利益与需要,左右中国的前途。就最近中日之间关系的急剧恶化观之,美、日似有把中国妖魔化为“恐怖主义国家”的倾向。果真这是最新策略,则自然既不愿见到欧盟改善中国的国际形象,更不会允许中、欧之间进行实质性军火交易。

16日欧洲媒体对取消“对华武器出口禁令”计划受阻做了简单报导后,几乎就不再出现任何讨论该问题的消息。欧洲如此淡化此事,显示该问题的实际意义并非重大。除此之外,受到美国牵制毕竟是个不光彩的事体。过度的曝光,对己、对中国都非明智之举。2005/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