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结束60周年杂记

俞力工


德国的失与得

德国战败后,一向对战争罪责和违反人道罪责毫不讳言。尤其是近10年,每从1月27日起(苏军在波兰发现集中营,并揭发大规模杀害犹太人一事),到5月9日战胜法西斯的纪念日,各种媒体均大篇幅介绍法西斯主义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宗教缘由,法西斯暴行与侵略战争的详细经过,以及一系列罪行所造成的严重后果。对于责任问题的追究,也从法西斯领导人的罪责开始,逐步扩大到讨论全民的集体责任。此次60周年纪念期间,德国总统便坦然表示:再三检讨、反思的原因,不仅在于承认自己犯下的错误;尤其重要的是,要借此事件教育下一代,以使类似事件永远绝迹。反观日本的态度,似乎只有在受到国际强大压力的情况下,其领导人才勉为其难地提示许多年前官方曾经发表过的道歉。德国,借惨痛的失败经验教育自己,不只是化解了传统敌国的仇恨,取得了受害者的原谅,甚至还成为维持区域安全与促进发展的最大力量。而日本,似乎还在努力替自己翻案和招惹教训。

中国的国际地位

俄罗斯为盛大庆祝60周年纪念,特地邀请了50多个国家元首前往莫斯科参加庆典。令人瞩目的是,前前后后,胡锦涛始终居于第三大国的显要地位。1943年12月3日,开罗会议上蒋介石曾经一度与丘吉尔与罗斯福进行会谈,原因则是英、美两国要求中国积极抗战,以发挥牵制日本的作用,因此破格地给予蒋介石一个“平起平坐”的机会。往后,除了例行公事的区域性会议之外,似乎就不再出现过中国最高领导人与主要国家首脑“一比高下”的场合。虽然,需要顾及的是,这次庆祝大会轮到俄罗斯主持,排位次序也由东道主根据自己的考虑与判断作一安排。但是,无论如何,从全世界注目焦点集中于这个“新生事物”看来,60年前搭起的“五强之一”的空架子,终算是灌注了具体的内容,而中国今后的强国地位,也应当不会有太大的动摇。身为中国人,忆及近150年的辛酸史,既对此成果感到深切的欣慰,也难以抗拒热泪夺眶而出。

美国的推卸责任

布什赴莫斯科之前,在拉脱维亚造访时指称“北波罗的海三小国于二战结束后获得的不是解放,而是长达45年的压迫”。许多媒体也趁机迎合,指出1939年德国与苏联达成密约,把拉脱维亚、立陶宛、爱沙尼亚、部分波兰、芬兰划入苏联的势力范围。该指责,算是在参加庆典前预先给俄罗斯脸上抹黑。其后,当普金总统在庆祝大会上授勋给二战波兰名将雅鲁瑟斯基(波兰改革前最后一任总统)时,捷克、波兰当局均提出抗议,理由是1968年华沙集团奉苏联之命、派军队干预捷克斯洛伐克内政时,雅鲁瑟斯基正担任波兰国防部长职。该风波,再度使俄罗斯当局感到难堪。莫斯科庆典结束后,布什途经格鲁吉亚受到了盛大欢迎。布什除了强调“格鲁吉亚战后受压迫45年之外,还谴责俄罗斯至今迟迟不把全部驻军撤回”。于是,再次利用媒体的强力攻势,给俄罗斯一记回马枪。

其实,二战结束后的冷战格局亦称为“雅尔塔格局”,与1939年的“德、俄密约”并无多大关系。真正对战后局势起关键作用的是美、苏、英三方首脑于1945年2月4日在克里米亚所签订的“雅尔塔密约”。该“密约”不只是把波兰、捷克斯洛伐克、上述三小国、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匈牙利、乌克兰、格鲁吉亚等地划入苏联的势力范围,甚至还慷他人之慨地把中国东三省的部分权益和外蒙古送给了斯大林。换言之,就因为美国、英国、苏联如此共同策划,才使得上述三小国受苏联长达45年的统治;才会发生华沙集团军事干预捷克斯洛伐克内政事件;才会使格鲁吉亚直到冷战结束时获得独立,同时至今还得处理俄国驻军的残余问题。重提这些老帐时,布什显然忘记了美国本身至少也得承担三分之一的责任。最令人喷饭的是,上文提到的几个“受委屈”国家,似乎为了讨好美国这个“财神爷”,对自己的近代史就突然糊涂了起来。

2005/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