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什的经验总结

俞力工


据此地报章报导,布什最近表示“从伊拉克取得的教训是:我们可以把军事人员送到世界各地;但却无法往各地派遣可为美国政府效力的公务员。”令人感到纳闷的是,这道理原本就是个常识,而布什及其智囊却要“重头学起”。远的不说,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于1999年占领科索沃之后,便拒绝执行安理会《第1244号决议》有关“允许南斯拉夫公安人员回返科索沃维持治安”和“解除科索沃解放军武装” 的规定。结果是,短期内,90%以上的塞尔维亚居民遭当地的阿尔巴尼亚族驱逐出境;同时每当北约组织士兵夜晚回到兵营,科索沃即刻成了“解放军”胡作非为的天下。最后,北约组织只好半推半就地把“解放军”转变为公安力量;同时,估计在本年内,还会进一步破坏上述《决议》有关“塞尔维亚拥有科索沃的主权”的规定,允许科索沃独立。“科索沃解放军”二战期间即有法西斯背景,九十年代中期死灰复燃时更带有浓厚流氓气息,如今经北约组织收编为武警后,整个地区旋即蜕变为欧洲的最大毒枭。

该例子说明,公、检、法与其它民政机构是不能任意破坏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继续保留德国、日本的民政机构就是出于同一道理。可是对待科索沃,北约组织却在美国主导之下,采取违背常识的做法。于是在科索沃最终取得的“成果”似乎只有一个:即继波斯尼亚独立之后,在南欧建立了另一个动荡不安的伊斯兰教国家。

2001年底,美国借助911事件取得的“道德优势”,瞬息间摧毁了阿富汗塔利班政权,并彻底破坏了原有的民政机构。如今,除了首都和少数几个城市之外,整个国家仍旧控制在塔利班余党和地方军阀的手中。上星期联合国麻管局透露,去年阿富汗的海洛因出口量为500吨,达空前纪录,而其收入就有一部分流入塔利班组织和卡伊达基地组织(Al Qaeda)之手。需要附带说明的是,塔利班政权曾于2001年将鸦片种植由1999年的4565公吨减少到185公吨,其效率与果断一度引起全世界瞩目。然而经过联军3年多的“管制”,去年的鸦片产量又攀升至4200公吨。更加令人吃惊的是,伊拉克经联军占领刚过两年,已成为阿富汗毒品输出西欧的重要过境地。该现象,再次说明外来的军事人员无论如何无法取代本地的民政组织,除非,占领当局原本就不安好心。

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更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同时摧毁该国的关键性民用设施和军、公、检、法机构。经过两年的联军军事占领,至今非但水电供应仍不及战前的五分之一;重起炉灶的军事、民政机构也无法依照预期计划迅速建立;大量闲置、失业人员积怨至深,甚至已成为游击队的后备军。据报导,单单最近一个月,伊拉克全境的反击行动已超过此前全年的总和。由是,美国负责将领阿必沙德(J. Abizaid)两天前接受采访时便表示“伊拉克的前景有可能失败...”。

就目前阿富汗、伊拉克局势看来,随着联军的陆续撤退,美军的处境将日益孤立。以美军的战斗力而论,控制若干战略要地固然轻而易举;但是借武力打出一个“为美国效力的政府”却是天方夜谭。长此以往,布什既无法依靠增加国防预算来维持庞大驻军开支;又不能指望石油、油气的顺利开采减轻自己的负担。因此最后溃退前的第二个经验教训将是:缺少政治智慧的暴力手段,还不如零手段。

2005/0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