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养恐怖主义的恐怖主意

俞力工


七七事变纪念日,伦敦发生了一起严重的恐怖主义破坏事件。不需详闻细节,单凭直觉也可断言,该破坏活动定是出于伊斯兰恐怖分子之手。由是自然引起的话题是,世界上遭人欺凌的人口何止亿万,而唯独伊斯兰世界采取如此极端的恐怖手段,究竟为什么?

细究起来,无论儒家文化圈、基督教、印度教或伊斯兰教圈,其实其人性均大同小异,即每当受到外力侵略、家破人亡之时,产生“报仇雪耻、血债血还”的念头,是个最自然不过的反应。问题是,每个人都受生活重担、盘缠短缺、训练不足、知识贫乏等等问题所困扰,想要飘洋过海进行打击报复,实比登天还难。不过,如果有美国、英国的专家提供特工训练,又有其当局张罗足以善后的生活费用,那么,别说是培养千百个恐怖分子,就是隔夜召集上百万敢死队也非难事。

所谓“基地”(Al Kaida)恐怖分子,正是自80年代中期起,不断受到美、英、巴、沙的资助与训练,而形成的恐怖问题。据美国官方的解释,当年培养这些恐怖分子的目的在于对付阿富汗的苏联占领军,而实际上,真正的意图在于把这批由世界各地招募的知识分子组成的游击人员送到“有伊斯兰教集团争取独立倾向”的国家(如苏联和中国),以从事内部的破坏。就不同的报道,那十多年之间,美、英两国的“专家”所培训的恐怖分子人数约在6至10万之间。

综观二战结束之后的形形色色的恐怖主义团体,主要有70年代的欧美赤军,其打击对象集中于资本家和金融企业。同时又有以巴勒斯坦人为主体的阿拉伯敢死队,而其目标皆针对以色列人及引起国际视听。他们间或劫骑飞机,动机也不外是索取活动经费和要求释放打入大牢的同志。至于当前带有美、英特工色彩的“基地”恐怖主义,则是遍布于世界各地、各自为政的小纵队,他们施用烈性炸药,伺机而动,制造大规模爆炸事件。由于这些案件均按上了美国、英国的高科技手印,其效果与过去的“土法炼钢”相比,自然具有质量的“聚变”。

90年代初,苏联军队撤离阿富汗后,“基地”的部分恐怖分子发现其老家、圣地,即沙特阿拉伯竟为美国35万大军驻扎,愤然地针对美国展开了一系列的恐怖活动。911事件,至今疑云重重,如果真是“基地”所为,或可算是其最具规模的一次反击行动。

911事件发生后,美国凭借一时获得的“国际同情”,立即以“自卫”和“先发制人”为借口,顺势攻占了阿富汗与伊拉克。然而,迄今为止,美国当局无法说明911事件的性质属于国际法所指的具有持续性的“武装侵略”,不能说明阿富汗政府与肇事者之间有任何从属关系,不能合理说明阿富汗必须要对美国在阿富汗训练的恐怖分子的行为负责,不能说明对阿富汗的攻击符合国际法的“自卫”条件,不能说明对阿富汗的报复规模与自己所受的伤害相对称,不能说明摧毁该国之后依凭什么条例进行无限期占领,自然也不能说明从何得来的特权,去支配阿富汗新政府和国民经济的倾向性。

至于伊拉克,迄今为止,只能证明“拥有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指责完全是莫须有之诬蔑。对付一个毫无招架力的国家更是揭露美国提出的“先发制人”的“迫切威胁”理由纯属无稽之谈。对滥用贫铀弹以及对民用设施的大规模破坏,纯粹是对国际法的公然践踏。战争“结束”后所造成的无政府主义乱象又证明占领当局的不负责任与无能。最近据设立在伦敦的“伊拉克伤亡调查组织”(Iraq Body Count)透露,伊拉克战争结束后迄今,全国出于军事冲突、内斗而死亡的人数约在22500人左右。此外按照近半年的事态发展观察,该国的安全问题、经济问题只会每况愈下。试问,谁该对该国的乱象与灾难负责?!

冷战结束后,摆明的事实是,美国为了巩固独占鳌头,占据更多战略资源,不断在高加索、巴尔干、拉美(如委内瑞拉)、非洲(如苏丹)兴风作浪。911事件之后,更是赤裸裸地采取欧洲国家早已放弃的殖民主义手段,对中亚、中东地区进行资源的直接军事侵占,和对其经济、政治结构的任意支配。而英国,则毫不修饰地亦步亦趋,为虎作伥...直至7月7日的引火烧身。

任何人出于基本人性与道德,固然应当对伦敦无辜受害市民表示诚挚哀悼,但眼看着主流媒体无视受害国家的深重苦难,片面对美、英的伤亡作近距“大书特写”,则只能产生极度的不屑。依笔者之见,既然美、英政府肆无忌惮地推行霸权主义,就必须对恐怖主义的打击报复有所承担;既然有过培养恐怖主义的“恐怖主意”,则今后要想图个安定,就只有拿出 “理性主意”将魔盒子释放出去的数万名恐怖分子慢慢消化或回收。养子不教尚且有过,何况制造恐怖分子。

(2005-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