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伦敦爆炸事件与恐怖主义问题

俞力工


自伦敦地铁发生恐怖主义爆炸事件后,其调查当局便得出“伊拉克战争为该恐怖事件的导火线”的结论。不料,布莱尔首相随即矢口否认伊拉克战争与伦敦爆炸案的联系,并指出“埃及、土耳其等国均没参与该战争,但却仍然成为恐怖分子的打击目标”。

除了布莱尔的“横向对比”之外,也有论者采取“纵向对比”办法,列举历史上各国殉道者的谋刺案例。两者的论述方法尽管有异,结论不外是“恐怖事件不足为奇”,而且,既然不足为奇,也就不难把所有责任推给“滥杀无辜的恐怖分子”或“恐怖分子所属的野蛮文化”。

布莱尔无法自圆其说的困结有两处:一是,英国境内,伊斯兰教人口共有一百多万,而在伊拉克战争前不曾有人采取过如此激烈破坏手段;二是,伊斯兰教国家,如埃及、土耳其的恐怖事件多由本地人所为,其主要用意是,迫使其政府改变亲美路线;而英国、美国、西班牙之遭到打击,其缘由明显是,恐怖分子有意逼迫这些国家放弃对伊斯兰教国家领土及资源的侵犯。鉴于此,只要英、美相继由阿富汗、沙特阿拉伯、伊拉克撤军,恐怖主义自然会转移打击目标;否则,越是矢口否认,恐怖事件就越加频繁。

英国调查当局除了指出“战争”与“恐怖主义”的因果关系外,还透露英国境内约有3至4千名受过训练的恐怖分子。然而,不作进一步说明的是,如此众多的恐怖分子究竟由谁招募?由谁派遣至巴基斯坦、阿富汗接受特殊训练?笔者相信,过不了太久,英美情报组织的直接责任肯定会公诸于世,而且里根总统与萨切尔铁娘子绝对南咎其责。

八十年代开始,美、英主要为了对付苏联,一方面挑选一批伊斯兰教年轻人,灌输“将外国占领军驱除出阿富汗”的思想,同时还提供爆破训练。其后,随着苏军撤退,美军却迫不及待地进驻沙特阿拉伯、阿富汗、伊拉克。因此,恐怖分子自然把战略新目标定为“驱逐美、英占领军”。于是乎,所谓恐怖分子,其实就是美、英自己埋下的地雷,一个不慎,踩个正着。然而,地雷问题,一般只消按图扫雷,不需花费太多精力便可彻底排除。恐怖分子则棘手异常,即使美英两当局掌握了数万人的名单,犯案前却无法以思想问罪,殉道后更是不能向死人追究刑责。

2005-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