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吉普赛的历史与处境 


  自从北约组织结束对南斯拉夫的轰炸,联合国维和部队进驻科索沃之后,就
不时传出阿尔巴尼亚族迫害、驱赶当地的塞尔维亚族及吉普赛族的消息。据最新
消息,迄今,在联合国维和部队的“保护”下,原有的20万塞族人口仅剩下2万左
右。无独有偶,原人口数字相当20万的吉普赛人,目前流离失所者的比例也达90%
以上。比较之下,该两群体的命运尽管有诸多类似之处,但也存在着某些实质性
的差别。就类似之处方面,国际媒体和各国政府对该两民族遭迫害的情况与规模
多尽量压制不宣;两种难民均不受任何地方的居民与政府的欢迎。尽管,南斯拉
夫政府为避免引起更多的社会不满与动荡,故意避免触及科索沃地区塞族难民的
事体,同时也不采取任何行动对来自科索沃的塞族难民施加援助,但还不至于采
取任何手段驱赶这批难民;而散布在科索沃周围各个国家的吉普赛难民,当前除
了继续受到各地居民、政府的歧视之外,还将遭到强迫遣返原居地的处置。

  北约停止轰炸之后不久,台湾《中国时报》的一位女记者兴致冲冲地跑到科
索沃地区采访消息,然而当她谈及吉普赛人的悲惨遭遇时,竟说他们是“自作孽,
不可活”。西方社会的种族纠纷,尤其是反犹太、反吉普赛文化来由已久,数百
年来甚至千年以来所形成的种族歧见不仅是根深蒂固,而且影响深远,以致于远
在亚洲的华人往往也不加思索地把西方的奇谈谬论照单全收,而上述的报导则是
“把西方社会的尾巴当作自己的头”的最典型例子。

  吉普赛人考

  英语系人士一般称呼吉普赛人为Gypsy。中文“吉普赛”即是该名称的音译。
Gypsy的字源为“埃及”(Egypt),这是因为英语系人士最初于十五世纪接触到
吉普赛人时,误以为他们来自埃及。

  欧洲大陆习惯称呼吉普赛人为Zigeuner或Thingano。语言学家认为该名称是
希腊文Atsinganoi的意译,意思是“untouchable”(贱民),于是,这就出现两
种解释:一种说法认为西方基督宗教出于对吉普赛人的歧视,因此称呼他们为“
贱人”;另一种解释是,该群体最早系属于印度西北部的低下阶层,因此延用“
贱人”一词。

  目前虽然对这两种解释仍有争论,但学术界较统一的看法是,吉普赛人最早
系生活在印度西北部、血统属亚利安人的群体,其语言则属印欧语系中的梵文(
Sanskrit)。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国人以身为亚利安人自豪,编出一套似是而非的种
族理论。实际上,他们当时大规模屠杀的吉普赛人也属亚利安人。大战期间,德
军占领南斯拉夫之时,科索沃地区的阿尔巴尼亚族便曾与纳粹占领当局沆瀣一气。
由阿尔巴尼亚族所组成的纳粹纵队不只是大肆屠杀塞尔维亚族,同时对吉普赛族
也极尽残暴之能事。三年来,科索沃阿尔巴尼亚族的纳粹主义死灰复燃,此时他
们虽然打着“独立”、“解放”的旗帜,实际上其主要成员均是二战时期纳粹分
子的子弟,身上着的是当年纳粹纵队的黑色制服,嘴上喊的是与当年同样的口号,
迫害的也仍旧是塞族与吉普赛族。与过去唯一不同的是,过去他们是英美同盟国
的敌人,而今天则是北约组织的盟友。

  吉普赛人最初离开家园的原因,确切时间,目前无从考证。目前唯一知道的
是,5-7世纪之间,已有他们出现在伊朗的踪迹;10-11世纪,他们又经过中东
到达巴尔干半岛;15-16世纪,吉普赛人已散布于全欧洲;19-20世纪,甚至远
达美洲。

  人口方面,目前也无可靠记录。但大体上,应该在500-800万之间。之所以
难以统计,主要原因是许多国家故意无视他们的存在,不把他们列为应当享有受
保护权益的少数民族,或者故意把他们列为本国人(如罗马尼亚),以免“吉普
赛人再度受迫害”的事件引起国际视听。另外,历史上每次针对吉普赛人的人口
调查结束之后,接踵而来的就是对该群体的严重迫害。根据这些不愉快的历史经
验,吉普赛人对人口调查就刻意回避。除此之外,由于少数吉普赛人至今仍旧保
留四海为家的游荡习惯,对他们进行调查也的确是甚为不易。

  吉普赛人受迫害的原因

  吉普赛人向欧洲移居的时间大体上与伊斯兰教向西方扩张的时间相吻合。尽
管该群体不论到了何处都有皈依当地宗教的倾向,却仍然不时遭人诬蔑为“伊斯
兰教的第五纵队”而受到迫害。该情况到了十字军东征时期最为严重。如果说,
犹太人之受到迫害的原因系直接由宗教引起,吉普赛人则是再三受到宗教纠纷的
无辜波及。

  处于中世纪割据时代的欧洲,封建当局一般对老百姓的行动自由、经济活动
严加限制,由是自然对居无定所、“破坏社会秩序”的吉普赛人极端仇视。拿犹
太人与之对比,犹太人属定居民族,与散居世界各地的犹太人都有商务联系,部
分人口甚至从事大规模的商业活动,因此又往往是封建当局聚财的重要来源;而
吉普赛人则纯属流动性小贩、手工艺人。两种群体虽然在社会地位与生活方式方
面极端不同,但遭人歧视、打击、迫害的命运却是相同的。

  文化上,吉普赛人爱好自然,其艺术表现、思维方式活泼、奔放又极具感染
性,这对当时清教徒式的欧洲社会不仅是种“干扰”,甚至是公然的“挑战”,
因此,难免受到打击。

  吉普赛人的地位与遭遇

  吉普赛人于中古世纪初到欧洲之时,虽饱受歧视,但由于该群体中众多的能
工巧匠拥有许多专业技术与知识,如驯兽、医术(尤其是兽医)、金属器皿的制
造与维修等等,生活上又对欧洲社会提供了极大的帮助。但是到了产业革命时代,
欧洲本地的科技、艺术取得了长足发展,于是便大大减少了对吉普赛人的需要,
结果越来越多的吉普赛人放弃了传统的生活手段与方式,陆续加入当地的工、农
业劳动大军。极少部分仍旧保留游荡习惯的群体,则只好靠卖艺、兜售破烂、看
相,甚至偷窃为生,于是吉普赛人的地位每况愈下,名声益加败坏,处境更为困
难。此时,以德国范围为例,大规模迫害吉普赛人的活动几乎从未间断。第一次
世界大战结束后,甚至魏马民主政府也曾通过一系列的打击吉普赛人的法规。

  三十年代希特勒上台后,即刻于1935年发布种族法规,禁止德国人与犹太人、
吉普赛人通婚。1938年又下令将吉普赛人送进集中营从事劳役。1942年起,则开
始有系统地消灭该民族。据统计,单单在纳粹时代,约有50万吉普赛人死在德国
人手下。

  至于战后的赔偿方面,1956年德国法院作出裁决,认为1943年以前对吉普赛
人的迫害“并非出于种族歧视原因”,而是出于“社会安全需要”。1963年德国
法院方始承认1938年以来的迫害系属种族迫害性质,因此同意提供部分赔偿。此
际,大多吉普赛人生活在东欧共产国家,根本无从知道德国的赔偿政策,即便曾
有少数提出赔偿要求,却无法拿出德国政府所要求的人证、物证。换言之,吉普
赛人所得到的赔偿基本上等于零。

  1977年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在日内瓦举行的一次会议上曾通过决议,要求世界
各国给予吉普赛人少数民族的地位,该决议也同时禁止任何当局限制吉普赛人的
文化、经济、活动权益。43个与会国家中,德国是唯一拒绝签字的国家,其所提
出的理由是:吉普赛人在德国的人口不足以构成少数民族;德国政府不主张对吉
普赛人区别对待;德国政府保留对吉普赛人驱逐出境的权利。在奥地利,直到19
93年才承认吉普赛人的少数民族地位。

  吉普赛人的现状如何呢?这要看地区情况而定。大体说来,在南欧地区他们
的日子就比较好过。以西班牙为例,该国吉普赛人口较多,目前已超过80万,物
质条件虽较当地其他民族为差,但地方政府与多数民族对待他们则宽容、友善,
因此久没发生过任何吉普赛大家族举家迁徙到临近国家的事情。至于前华沙集团
所属的国家,吉普赛人的地位就不曾好转。在共党执政期间,各政府曾施用各种
手段迫使吉普赛人定居。同时为了避免他们集聚而居,便任意把吉普赛群体打散。
华沙集团解体后,罗马尼亚、捷克、斯洛伐克、保加利亚等国(如今又加上科索
沃地区),开始了不同程度的迫害吉普赛人的活动。以罗马尼亚为例,最激烈时,
某地方政府甚至还一度敲击教堂大钟动员群众驱赶当地的吉普赛人。由于中西欧
国家当局故意视他们为“罗马尼亚人”、“捷克人”或“斯洛伐克人”,因此许
多前往中西欧国家申请政治庇护的吉普赛人便无法取得难民的身份。就由于这批
“罗马尼亚人”来自“安全第三国”,德国与罗马尼亚政府便达成一项协议,即
由德国出钱,罗马尼亚则设法回收、安顿这批被迫出走人士。捷克的情况虽不如
罗马尼亚之严重,但也不甚体面。数年前就发生过一次某极右分子杀害一吉普赛
人,但仅判了三年徒刑的丑闻。

  每况愈下的吉普赛人

  综观吉普赛人近百年来的处境,每当极左派当权,他们的生活方式就会受到
干预;而如果极右派主政,他们的生存权利都甚至会受到威胁。后冷战时期全球
右倾之风方兴未艾,民族之间纷争迭起便是一个最明显的见证。如果说,连南斯
拉夫这么大的国家都可由于外国势力挑拨是非而沦落到分崩离析的下场,区区几
百万散居各地的吉普赛人就更不可能引起任何关注与支援。此次原本在科索沃安
家立业的18万吉普赛人突然流离失所,在到处饱受冷眼、歧视待遇的情况下,其
中难免有一大部分得靠流浪、乞食、行骗、偷窃为生,因此也就难免引起更多的
仇视和压迫。

  (完)1999.9.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