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拉夫“民族”的特点与南斯拉夫的民族问题


  国际主义触礁、民族主义抬头

  苏联自建国以来,即在“社会主义”的口号之下,推行一种“民族利益服从
于国际主义”的民族政策。许多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国家(如中国、南斯拉夫
)虽出于不同原因摆脱了苏联的控制,然而在民族问题上,却毫无保留地采纳了
“苏联模式”。

  如今,当社会主义建设纷纷触礁、社会主义阵营土崩瓦解之时,“社会主义
国家”所属之诸小民族便自然而然地忆及其民族权益,并提出“自决”或“独立”
的要求了。

  综观这两、三年的发展,不难发现,凡具有民主革命传统的民族,多能通过
票决手段寻求出路,而文明层次较低者,则多有诉诸于武力之倾向,不只是争取
更多权益的被统治民族如此,处于统治地位的民族也是如此。

  南斯拉夫位于素有“欧洲火药库”之称的巴尔干半岛之西南方,历史上向为
中、西欧沿地中海、红海通往印度洋、太平洋的必经之地,也是东欧诸国沿黑海
抵地中海的要冲。目前其兵乱迭起的局面,虽不致引起类似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结
果,但其所涉问题之复杂,却令国际社会感到无能为力。事态发展尽管已历时数
年,然国际社会仍在“干预”与“不干预”问题上徘徊不定,自然,更谈不上采
取一个协调一致的态度。为使民族纠纷这一当前极具普遍性的问题受到应有的重
视,下文将通过历史、文化、宗教、政治等方面的介绍,突出“斯拉夫民族”的
特点,并以南斯拉夫为例,具体加以探讨。

  斯拉夫人的历史

  斯拉夫人的故土处于东欧的中间地带,现为波兰的东部。其左邻,即现在的
波兰直到波罗的海的南部与西部,为日耳曼民族的发源地。

  自一世纪起,日耳曼人开始接触罗马文化,最初是自己充当罗马人的雇佣兵
和仆役,继而,将大批俘获的斯拉夫人售予罗马人作为奴隶。久而久之,“斯拉
夫”这个名称便成为“奴隶”的代名词(Slave)。

  四、五世纪时,日耳曼民族已从罗马人处学会了战术,同时,东边的斯拉夫
人因不堪受到来自亚细亚的匈奴游牧民族的骚扰,逐步地向日耳曼人的生活圈压
迫和转移,于是,日耳曼人各部族便大举南侵和北移,势力很快地扩张到西班牙、
北非、意大利、不列颠。处境危险的罗马帝国也就从此将其文化中心转移到以君
士坦丁堡为中心的东希腊帝国。至于罗马本身,则在日尔曼人逐步接受基督教的
基础上,建立了新的日耳曼王国(沿用罗马帝国称号)。

  大约在七世纪之初,沿着日耳曼人的势力范围边缘向东南方移居的斯拉夫人,
已占据了巴尔干半岛并与东希腊帝国的拜占廷文化(亦即东方正教)有所接触。
定居于巴尔干半岛西部,即现南斯拉夫西部的斯拉夫人,则通过日耳曼人(奥地
利)的媒介,接受了罗马基督教文化。

  九世纪以来,属蒙古游牧部族之一的匈奴人进犯多瑙河中、下游,并在当地
建立帝国。从此之后,匈牙利帝国就象根楔子一样地把斯拉夫人拦腰截为东、西、
南三部分。

  十四世纪,正当大多斯拉夫部族刚刚开始在不同地区建立各自的王国时(波
兰与保加利亚因受罗马、希腊文化影响较深,发展史也就较早),来自小亚细亚
的土耳其人并吞了整个巴尔干半岛,并统治该地长达四百年之久。在这漫长的时
期里,土耳其人除使部分斯拉夫人改信伊斯兰教之外(如阿尔巴尼亚),更通过
通婚与交往使得某些地区(如现属南斯拉夫的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的部分地区
)形成了一个新的回教民族。

  1878年,俄国大败土耳其,并有意占君士坦丁堡为己有,英国、奥地利出面
反对,经柏林会议决定,塞尔维亚、保加利亚、希腊独立,土耳其仍旧保留君士
坦丁堡。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时,战胜国(主要指英、美、法)为了在苏联与中欧之
间建立一个亲善于西方的缓冲地带,便在“民族自决”的口号之下,恢复了被瓜
分两百年之久的波兰王国并建立了捷克斯洛伐克和南斯拉夫王国。另外,为了达
到惩治战败国和扶植上述新国家的目的,又不顾“民族自决”原则,把一些原属
德、奥势力范围的工业区划入了斯拉夫国家的版图,从而埋下了第二次世界大战
的种子。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苏联有碍于南斯拉夫的强大作战力量,不敢冒
然侵略。铁托的“等距不结盟”政策,受到西方的支持。

  “斯拉夫民族”与“泛斯拉夫主义”

  就“斯拉夫民族”的语言而言,就象日耳曼语系(分德、荷、丹麦、英、瑞
典语等等)一样地,分为东斯拉夫语(俄罗斯、白俄罗斯、乌克兰语)、西斯拉
夫语(捷克、斯洛伐克、上索布、下索布、波兰、卡舒布语等)、南斯拉夫语(
斯洛文尼、塞尔维也-克罗地亚、保加利亚、马其顿语等)。除此之外,斯拉夫
各民族又由于所受的文化薰陶各有不同,自十世纪以后分别地采纳了希腊文字和
拉丁文字作为自己的文字的基矗由此观之,一般所谓的“斯拉夫民族”,一向是
不存在的。

  三十年代德国法西斯曾异想天开地试图统一“日耳曼世界”,结果,却适得
其反地在同属日耳曼语系的英国人处遭到最顽强的反抗。同样的闹剧也曾一度出
现在斯拉夫人的政治舞台上。十九世纪时,俄罗斯王国趁着民族主义席卷欧洲大
陆的时机,宣扬所谓的“泛斯拉夫主义”,其目的除了扩张之外,还为了削弱奥
匈帝国、土耳其帝国和德国的势力。值得注意的是,这种思潮在当时并没有受到
与西方文化较接近、工业较发达、属罗马基督教文化圈的斯拉夫人(如波兰、捷
克,奥地利治下的斯洛文尼亚仅有少数知识分子参与)的响应。唯一对该思潮有
所反应的却是一些想借助俄国的支援,争取自治或独立(而非并入俄国)的南部
斯拉夫小民族(如克罗地亚、波斯尼亚等)。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苏联虽一度控
制了近半个世界,然其结果也正好是在斯拉夫人处遭到了最顽强的抵抗(波兰曾
于十八世纪被奥、普、俄瓜分,因此也是一向对“泛斯拉夫主义”最不感兴趣的
斯拉夫人)。

  斯拉夫人的文化与经济

  大体说来,十世纪以前,斯拉夫人是“没有历史”的。恩格斯曾叽笑日耳曼
人的落后,说是部分日耳曼人在第十世纪时还在树上筑巢而居。果真如此,斯拉
夫人的境况则要更加悲惨-没有文字记录(多数在十九世纪才有自己的文字)、
没有原始宗教、诗歌、口传神话或故事可考,更谈不上曾出现过对人类社会作出
任何贡献的伟大人物。

  长期以来,斯拉夫民族便一直在外来民族(任何一个异族的文化层次都较自
己为高)的侵略和指使下讨生活,不然,就是在先进民族的压力下无可奈何地加
入文明的行列。该情况尤其是到了十五世纪之后更加明显。少数侥幸受到西方文
化洗礼的斯拉夫人尚勉强地建立起略具规模的民族国家(如波兰);多数则夹杂
在德意志、土耳其、匈牙利、俄罗斯人之间,充当侵略战争的刽子手(雇佣军)
或炮灰,例如,打败拿破伦的俄国军队,多数是由南部斯拉夫人组成;另外,曾
受奥地利支配、阻扰意大利统一的也主要是由克罗地亚人组成的雇佣军;1848年,
欧洲发生民主革命风潮时,进行镇压的军队,又是自俄国和南部斯拉夫人中所召
集。除此之外,斯拉夫人部族,还经常被非斯拉夫人利用来攻打另一不服从命令
的斯拉夫部族,因此,数百年来,斯拉夫各部族间所积累的仇恨,往往远超过他
们对非斯拉夫人的仇恨。

  农业社会时代,散居各地的斯拉夫人多沿袭封建农奴制度。到了产业革命之
后,与西方文化认同的斯拉夫人多能与日耳曼人一道,迅速改变其传统生产方式
和生活方式;至于处于土耳其人统治下的斯拉夫人,则由于土耳其王朝腐朽守旧,
越来越落后于西方文明,以致后来成为进步的斯拉夫人的经济包袱。

  南斯拉夫的困结

  南斯拉夫,不过是整个斯拉夫人的一个缩影。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前,“南
斯拉夫统一”完全是不可思议的“天方夜谭”。如今,南斯拉夫的四分五裂,也
早在许多人意料之中。为使对南斯拉夫问题有一较清晰的介绍,以下便将各加盟
共和国和自治区的情况分别加以说明:

  塞尔维亚共和国

  人口比例全国之塞尔维亚人占总人口的40%;(南斯拉夫全国人口为2,280万
人)在加盟共和国内,塞人占87%,阿尔巴尼亚人占1.3%,其他占11.7%

  语言文字塞尔维亚人操塞尔维亚-克罗地亚语,文字采用简化的希腊文-西
里尔字母;阿尔巴尼亚人操阿尔巴尼亚语

  宗教信仰塞人多半信东方正教,阿人属伊斯兰教

  历史与现状8-12世纪受拜占廷和保加利亚统治;12世纪建立王国,一度占领
马其顿、阿尔巴尼亚和希腊之部分;1389-1878受土耳其控制;1878年俄、土战争,
土耳其战败,塞于当年独立,并于1882年恢复王国称号;1908年奥地利占领波斯
尼亚-黑塞哥维那,塞、奥交恶;1912年塞强占马其顿,而与保加利亚交恶;19
15年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奥地利占领塞尔维亚;1918年塞在战胜国支持下统一南部
斯拉夫,成立塞尔维亚王国,并于1929年改名为南斯拉夫联邦;第二次世界大战
期间一度为德军所占,战后塞人在各民族内居领导地位,占据各共和国及自治区
的大多重要职位,形成改革潮流中的保守势力。随着塞人影响力之扩大,目前有
38%的塞人居住在塞尔维亚之外;1986年后,东西缓和明朗化,南斯拉夫得自美、
苏方的军、经援助遽减,经济频临崩溃,为巩固既得利益,和抵御民主运动的冲
击;1989年保守势力藉收回伏伊伏丁那和科索沃的自治权,挑起民族矛盾以转移
人们的注意力;1991年又取消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两地的自卫权而引起内战;
塞人多主张统一。目前南斯拉夫诸共和国大多先后独立,所剩之塞尔维亚与门的
内哥罗虽主张继承南斯拉夫主权,但却未受国际之承认。

  斯洛文尼亚共和国

  人口比例全国之斯洛文尼亚人占总人口的8%;在加盟共和国内,斯人占90%(
斯人血统已与德、匈、意人混杂),塞尔维亚人占2.2%,其他占7.8%

  语言文字斯洛文尼亚人操斯洛文尼亚语或称奥地利-斯拉夫语;文字采用拉
丁字母

  宗教斯人多为罗马天主教徒,属中、西欧文化圈信仰;

  历史与现状6世纪斯拉夫人定居之前,该地区属罗马帝国所有;8世纪划入日
耳曼罗马帝国版图;12世纪至1919年受奥地利统治;19世纪中叶在民族主义和泛
斯拉夫主义影响之下,一度产生民族意识,由于争取民族权益平等未果,部分知
识分子参与了泛斯拉夫运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成为南斯拉夫的组成部分,但
却不满中央政府的独裁统治;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支持德国,并划入德国与匈牙
利版图;战后成为南斯拉夫的加盟共和国,由于其工、农、旅游业发达,成为南
斯拉夫最富裕之部分,斯人常挖苦说:“塞尔维亚人统治,克罗地亚人抗争,斯
洛文尼亚人付钱”,共和国内98%官员为塞尔维亚人。斯人素有要求建立“邦联”
(而非目前之联邦)倾向;1989年举行民主选举,共党落选,其后基督教民主党
(执政党)下令取消铁托挂象,同年联邦政府宣布取消斯共和国之自卫军;1990
年斯政府提出一系列改革方案被拒,即宣布将于次年独立,其后曾为引起国际之
同情与支援而制造军事冲突;斯宣布独立后,奥地利、德国、意大利率先承认,
其他国家则先后跟进。

  克罗地亚共和国

  人口比例全国之克罗地亚人占总人口的22%;在加盟共和国内,克人占74%(
克人血统与奥、匈、意人混杂),塞尔维亚人占11.5%,其他占14.5%

  语言文字克罗地亚人操塞尔维亚-克罗地亚语中之一种方言,与塞尔维亚人
所操之方言甚为接近,然许多克人与塞人认为其“方言”系不同之“语言”。克
罗地亚人使用拉丁字母

  宗教信仰克罗地亚人多半信仰罗马天主教,并认同于中、西欧文化;

  历史与现状10世纪克罗地亚人(也是斯拉夫人)建立大公国之前,该地区先
后受罗马帝国和东罗马帝国统治;12世纪起即受匈牙利人统治,一直到1918年奥
匈帝国瓦解为止。长期以来,克罗地亚人扮演雇佣军角色,东征西讨,作风残暴,
为欧洲进步力量所鄙视和畏惧;1918年成为南斯拉夫王国之组成部分后,即要求
独裁政权改组为共和制,未果,遂发生1934年克人刺杀南斯拉夫国王亚历山大事
件;1941年克人在纳粹分子巴夫利奇领导下,配合德国之军事行动和政策,杀害
了八十万塞尔维亚人、犹太人、伊斯兰教徒和吉普赛人。纳粹分子的活动曾得天
主教会的支持,目的在于使东方正教徒归顺天主教。战争结束时,英军把所俘之
十多万克人战俘交给铁托,该批战俘随后被悉数消灭。该事件至今为南斯拉夫的
禁题;战争期间,希特勒之意不在协助克人取得独立地位,而是为了替德意志人
扩充“生活圈”,因此未能争取所有克人的合作。部分克人投奔铁托所率之游击
队。克人之间相互火拼,死伤无数;战后,克境内之重要职务多为塞人所占,岁
收大多流入塞人控制的中央政府银库。克人最初主张改共和联邦制为邦联制,后
追随斯洛文尼亚宣布独立;89年铁托之子所代表的共党落选;克境内有许多塞人
住区,91年3月塞人建立了自治政府,控制了克境内16个行政区中的6个。目前,
已事实上独立并取得国际承认。虽然如此,塞人仍占据甚多土地,据观察,塞政
府之动机在于向克政府要求以巨金赎回被占领地。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共和国

  人口比例伊斯兰教徒占该地人口的39%,塞尔维亚人占31.7%,克罗地亚人占
21%,其他占8.3%

  语言文字塞人与克人各操自己的方言;伊斯兰教徒自认为已形成一“民族”
(情况类似中国的回民),他们无自己的语言、文字,部分操塞人方言,部分操
克人方言;克罗地亚人使用拉丁字母,塞尔维亚人使用西里尔字母(简化之希腊
文)

  宗教信仰克人多信罗马天主教,塞人则信东方正教,伊斯兰教徒已形成类似
中国回民的新民族。塞尔维亚人不承认伊斯兰教徒为一“民族”,并坚称其为“
土耳其裔塞尔维亚人”。

  历史与现状自7世纪起始有塞尔维亚和克罗地亚移民,在此之前,原住民为接
受罗马文化的伊利里尔人(接近希腊人),并一度成为罗马帝国之一省;12至14
世纪属匈牙利领土;1377至1463年建立独立王国;1463至1878年成为土耳其帝国
之一部分,从此许多居民归依伊斯兰教;1878至1918年为奥地利所占,切断了塞
尔维亚通向亚德里亚海之道路,塞于是设法削弱保加利亚并打通经该国通往海岸
之路,因此与保加利亚、奥地利交恶,后更因马其顿为塞人并吞,造成两次大战
保加利亚加入奥、德阵营之原因;第二次世界大战德军入侵时,该地区为南斯拉
夫共党游击队最活跃之地;该共和国内各民族杂居,然塞人在政府中占大多职位。
南国分裂之后,该共和国已成为瓜分对象。塞尔维亚共和国有意把大部波斯尼亚
划入己区;克罗地亚则有据黑塞哥维那为己有之意图;伊斯兰民族则表示,将不
惜代价争取独立和领土完整。目前其主张虽受国际同情,并有联合国支援,然军
事力量对比悬殊,势将无法避免瓜分的命运。

  门的内哥罗(或称黑山)共和国

  人口比例门的内哥罗人口占全国人口之2%;在加盟共和国内,门的内哥罗人
占66.7%,伊斯兰教徒占13.3%,阿尔巴尼亚人占6%,塞尔维亚人占3.2%,其他占
10.8%

  语言文字门的内哥罗人多讲塞尔维亚-克罗地亚语,使用西里尔文字

  宗教信仰门的内哥罗人多信仰东方正教

  历史与现状门的内哥罗人最初系移民至该森林山区的塞尔维亚人;土其自占
领巴尔干半岛后,始终没彻底征服该山区居民;15-16世纪间曾短暂建立一王国,
但不久便被土耳其消灭;1697年在威尼斯、奥地利的支持下,一度获得自治权;
1818年塞尔维亚脱离土耳其,取得半独立地位后,门的内哥罗即属塞之一部分;
1876年门的内哥罗曾协助黑塞哥维那反土耳其,1878年柏林会议承认门为独立王
国;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曾协助塞尔维亚与奥匈帝国作战,战后加入南斯拉夫;19
41年为意大利所占领;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成为南斯拉夫的一个共和国;该地区为
南斯拉夫经济最落后地区之一,财政完全靠中央政府支助;政治上倾向于中央政
府和塞尔维亚共和国。

  马其顿共和国

  人口比例马其顿人占全国总人口的6%(血统与保加利亚人较接近);在加盟
共和国内,马其顿人占68%,阿尔巴尼亚人占19.8%,伊斯兰教徒占6.6%,塞尔维
亚人占2.2%,其他占3.4%

  语言文字马其顿语自成一格,非如塞尔维亚人所认为的属“塞尔维亚、保加
利亚之间的方言”,其文字采用简化之希腊文字母(1944年才发展自己的文字)

  宗教信仰马其顿人信奉东方正教者居多,然其“正教”又自成一派

  历史与现状最早之居民属希腊人,西元前7世纪即受希腊帝国管辖,西元4世
纪属东罗马帝国版图;6世纪起,南下定居的斯拉夫人之人口比重逐步增加;893
-927年为保加利亚统治,后又两度在拜占廷帝国与保加利亚之间易手;1371年至
1878年受土耳其人统治;柏林会议(1878)后马其顿即成为塞尔维亚、希腊、保加
利亚之间数次战争的导火线,是时马其顿人持合并于保加利亚态度;1913年保加
利亚战败,马之大部土地归希腊和塞尔维亚所有;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
保加利亚两度尝试夺回马其顿,然均告失败;塞尔维亚人视马其顿人为“南方塞
尔维亚人”,第一次世界大战后马其顿人曾参与刺杀南国国王亚历山大的行动;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铁托不再视马人为“南方塞尔维亚人”,并允其成立共和国,
享有自治权,然四十年后仍属经济最落后地区;

  1989年共党落选;为引起国际重视,马人再三关闭南、希边境。目前马已正
式独立并获国际承认。该共和国内的阿尔巴尼亚人也提出了自治要求;

  至今保加利亚、希腊仍未正式放弃对马其顿的领土要求;

  马其顿人中,部分主张回归保加利亚;部分主张独立并向希腊、塞尔维亚、
保加利亚提出领土要求。

  伏伊伏丁那自治区

  人口比例塞尔维亚人占55%,匈牙利人占19.2%,罗马尼亚人占10%,德意志人
占7%,其他占8.8%

  语言文字上述民族各操自己的语言或方言,然官方推行塞-克语,因此成为
各民族间通用语言

  宗教信仰塞人多信奉东方正教,罗、匈、德则倾向罗马天主教

  历史与现状伏伊伏丁那位于多恼河之北的狭长地带,历史上长期(10世纪至
16世纪)属匈牙利领土(1552年至1699年属土耳其);18世纪大批德意志、罗马
尼亚、匈牙利人移民至该地带,从而带入了罗马天主教文化,并对塞尔维亚的东
方正教文化产生影响;1860年再次划入匈牙利版图;第一次世界大战后,该地区
划为两部分,分别属罗马尼亚和南斯拉夫所有;第二次世界大战时,该地区为德
国所占,德人打算于战后将其并入德国和匈牙利;战后,整个地区划入南斯拉夫
国境;1989年塞尔维亚人所操纵的中央政府面临经济崩溃危机,为转移注意力,
冒然中止该地的自治地位。该决定使得匈、罗、德等少数民族不满,转而同情斯
洛文尼亚和克罗地亚的独立运动。虽然如此,这些少数民族却无能力组织任何有
效的反抗。

  科索沃自治区

  人口比例阿尔巴尼亚人占全国人口的1%弱;在自治区内,阿人占90%,塞尔维
亚人占1.8%,门的内哥罗人占0.2%,其他占8%

  语言文字阿尔巴亚人多操阿尔巴尼亚语,使用阿尔巴尼亚文,政府则在当地
推行塞-克官方语言,但无效

  宗教信仰阿尔巴尼亚人多信奉伊斯兰教

  历史与现状塞尔维亚人视科索沃为塞尔维亚文化的摇篮;1389年塞尔维亚人
便是在该处被土耳其人打败,此后,改信伊斯兰教的阿尔巴尼亚人(主要血统也
属斯拉夫人)便逐渐向该地迁移,人口成为该地的多数;

  科索沃的文化、经济极端落后,失业人口占劳动人口的90%,阿人的出生率远
高于塞人数倍,塞中央政府虽再三鼓励移民至科索沃,塞民族所占人口比例仍不
断减少;

  由于生活困难和民族不睦,近50年内共有40多万的塞人迁往外地,近10年来
也有40万阿人移居外国和外地;

  铁托执政后给予科索沃自治地位;1989年该自治地位被取消,由于政府派兵
镇压,阿人反抗无效。本来,阿人仅提出将自治地位提升至共和国的要求,自从
自治地位被取消后,更加同情斯洛文尼亚和克罗地亚的独立运动;

  塞人领导之中央政府在该地执行铁拳政策,监禁人数无以数计。

  南斯拉夫问题之解决

  经上文介绍,不难发现,无论是斯拉夫人或是南斯拉夫人均不能视为单一的、
有共同精神素质的民族。除此之外,整个斯拉夫社会还存在着缺少民主政治文化
和不断受外来力量摆布和干预的特点。

  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战胜国曾出于战略需要,人为地把南斯拉夫境内各民族合
并为一个国家。从此之后,该国也的确长期地在东西阵营间起了“缓冲”作用。
如今,冷战结束后的胜利方似乎又出于战略考虑:为削弱该“缓冲地带”的实力,
无顾国际法对第三国要求中立和克制的规定,积极支持分离运动,在这种受外国
干预的复杂情况下,自然既不能使南斯拉夫的保守势力恢复冷静,又不能使民主
力量团结起来对保守势力产生压力。

  除此之外,如今在国际舆论一致谴责南斯拉夫政府的各种恶行劣迹时,却有
意无意地忽略克罗地亚当局的领土野心和其武装力量对待战俘的残暴行为。这种
不正常现象让人忆及,不久前某些国家曾为削弱伊朗而扶持伊拉克,后又为打击
伊拉克而扶持叙利亚。由此观之,若要实现一个公正、理性、和平的国际环境,
既不能容许顽固势力的胡作非为,又不可给予所谓的“战略家”献计献策的机会。

  《奥华》1991年1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