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波未平二波又起的南斯拉夫民族问题-科索沃



  据报导,星期前南斯拉夫科索沃地区(Kosovo)的阿尔巴尼亚人与军警方再起
冲突,除了军警方有4人受到“科索沃解放军”(即由分离主义份子组成的游击队
)的偷袭而死亡外,军方也在镇压数以万计的阿尔巴尼亚示威群众与镇压阿尔巴尼
亚人的武装组织时造成了至少50名阿尔巴尼亚人的死亡。

  科索沃地区的阿尔巴尼亚人约占本区人口的90%,长期接受人口不到2%的塞尔
维亚人的统治,局势本就动荡不安,如今再发生如此严重事件,自然引起国际社
会的关注。目前除了美国、欧洲联盟对南斯拉夫当局提出正式警告要求妥善处理
民族问题外,联合国也对事态发展表示深切忧虑。

  科索沃动乱的历史原因

  自公元四、五世纪起,斯拉夫人与阿尔巴尼亚人即陆续往科索沃地区移民。
1389年斯拉夫人在此地为突厥人打败,从此便受到奥斯曼帝国长达五百年的统治。
在科索沃地区,斯拉夫人虽继续信奉东正教,人口却不断减少;阿尔巴尼亚人人
口不但继续增加,皈依伊斯兰教的人口也成为绝大多数,然而尽管如此,由于奥
斯曼帝国执行着相当宽容的融合政策,各宗教、文化群体多能和平共处。

  1877年俄罗斯大败奥斯曼帝国。列强为了不使俄罗斯的势力扩张至西亚与巴
尔干半岛,坚持要求另举行一个让英、奥、法也列席的柏林会议,以商讨和约(即
“俄罗斯-突厥和约”)的具体条件。1878年的柏林会议上,俄罗斯对英、奥、法
作了极大的让步,然而在科索沃的归属问题上,英、奥、法原有意让科索沃与阿
尔巴尼亚一道继续接受奥斯曼帝国的统治,但是在俄罗斯提出了“科索沃的阿尔
巴尼亚人在俄突战争期间始终效忠于奥斯曼当局”的理由之后,便听从了俄罗斯
的意旨,把科索沃划进信奉东正教、刚正式取得独立地位、与俄罗斯极为亲善的
塞尔维亚。

  塞尔维亚独立后,非只计划进一步吞并阿尔巴尼亚的一部份土地,从而将势
力伸展至亚得里亚海,同时对科索沃的阿尔巴尼亚人也不断进行迫害与驱赶。奥
匈帝国担心俄罗斯的势力将随着塞尔维亚的扩张也延伸至亚得里亚海,便在1913
年的伦敦和平会议上,极积主张把科索沃划入刚获独立的阿尔巴尼亚,从而加强
阿尔巴尼亚的力量。然而该建议在俄罗斯的反对下再次碰壁,科索沃因此便继续
由塞尔维亚统治。此后,几近有四分之一的科索沃阿尔巴尼亚人口受到驱赶,直
到二战结束的铁托(Tito)时代,科索沃阿尔巴尼亚人的自治权益方获得较合理的
保障。

  1945年,科索沃取得自治区地位。1974年,其地位又提升至自治省,同时根
据新宪法,科索沃将具有与其他七个联邦组成部份同样的轮流担任联邦主席团主
席的资格。

  科索沃动乱的近因

  1980年铁托逝世后,南斯拉夫陷入群龙无首、各自为阵的局面。作为南斯拉
夫联邦主体的塞尔维亚对全国各地的分裂倾向感到忐忑不安,1987年米洛什维契
(Milosevic)便趁机凭借他所提出的强硬对策取得了塞尔维亚共产党的领导权。

  1989年至1990年间,南斯拉夫处于严重的经济危机,米洛什维契为转移民众
的视线,强行修宪以取消科索沃与伏伊伏丁那(Vojvodina)这两个自治省的省政府
与省议会。该举动却出乎意料地引起更多的动乱与国际干预,由是导致激烈的内
战与国家的四分五裂。

  至于科索沃,不甘遭解散的议员于1990年7月2日宣布科索沃共和国独立。由
于南斯拉夫当局一直有效地控制科索沃,国际社会对科索沃问题的兴趣也不大,
该“共和国”就始终不获国际社会(除了阿尔巴尼亚之外)的承认与支持。

  科索沃的前景

  科索沃阿尔巴尼亚人的处境与其他分裂地区极为不同。除了经济、社会极端
落后之外,科索沃的人口仅占分裂前的南斯拉夫全国人口的1%。有鉴于此,除了
极少数人士外,大多科索沃阿尔巴尼亚人一向了解自己势单力孤不具备独立条件,
因此只着眼于争取更多的自治权利。以此次游行示威为例,民众所争取的不过是
重新开放学校,让阿尔巴尼亚孩童学习阿尔巴尼亚语。除此之外,许多科索沃阿
尔巴尼亚人出于民族感情内心仍存在着与阿尔巴尼亚统一的愿望。无奈阿尔巴尼
亚本身的政局一团混乱,经济一贫如洗,完全没有向南斯拉夫“挑战”的能力。

  至于国际社会,目前主要的顾虑是,如果局势进一步恶化,将会导致更多的
难民外流从而增加各国的负担,因此对南斯拉夫提出的要求便仅限于“稳住局面”,
而不是支持科索沃的独立。根据以上的了解,相信短期内只要南斯拉夫当局在自
治问题上稍加让步便可暂时满足各方面的要求。至于科索沃问题的最终解决,似
乎要看南斯拉夫与阿尔巴尼亚这两个对手哪一个先迈上康庄的大道。如果阿尔巴
尼亚捷足先登,那么民族统一的结局在所难免;而如果南斯拉夫先得月,所谓的
科索沃问题就自然不复存在。

  后记:本文截稿之后,西方媒体再三播放了有关科索沃地区难民逃亡的情况,
评论中也多强调这些难民为“阿尔巴尼亚受害者”。实际上,这次动乱所造成的
难民既有阿尔巴尼亚人又有塞尔维亚人。前者固然是政府当局的扫荡行动所造成,
而后者则是在阿尔巴尼亚暴民的威胁下不得不逃亡的塞尔维亚居民。

  西方之所以作此片面报导并单方面对南斯拉夫当局进行谴责,原因不外是有
意进一步削弱欧洲范围内最后一个“共产政权”的实力。换言之,西方国家也可
能再次仿效波斯尼亚事件的作法,先通过国际承认科索沃为“独立国家”,把国
内事件转变为“国际事件”,然后再以“侵略”为由,对南斯拉夫进行国际制裁。
事态果真如此发展,则百年以来所形成的国际法原则(即国际社会对分离运动应当
采取不干预、不及早承认的态度),将受到彻底的破坏,同时也将给今后的国际社
会造成任意援引的恶劣先例。

  原载《联合早报》1998.0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