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斯拉夫谈到斯拉文尼亚



  冷战结束以来,东、西阵营就象是解体的两大板块一般,从新组合又余震不
断,而斯拉夫地区则毫无疑问属于动荡最烈的地带。

  斯拉夫地区情况复杂,许多地理名词又极易造成混淆,因此往往使人不知新
闻所指为何。两年前,当奥地利一位妇女听说斯拉文尼亚发生战事时,曾为正在
斯洛文尼亚进行考古工作的丈夫担忧地嚎啕大哭。她的丈夫则诙谐地由斯洛文尼
亚给妻子发了一封电报:“亲爱的,当原属南斯拉夫的斯拉文尼亚正在打仗的时
候,我却在位于南部斯拉夫的斯洛文尼亚受到热情的招待。请毋操心..."。几年
来,诸如此类的误会实在是不胜枚举,因此,似有需要就最容易产生误解的问题
逐一加以说明。

  斯拉夫人

  据考证,斯拉夫人为史前时期生活在亚洲西北部草原地带的群体,其语族属
印欧语系。公元前2000年至3000年,斯拉夫人逐步移居波罗的海南部地区,与日
耳曼民族比邻而居。由于日耳曼民族与罗马帝国较先接触,很早便开始大规模地
将俘获的斯拉夫人售予罗马人充当奴隶。从此之后,斯拉夫人便习惯地让人称为
“奴隶”。斯拉夫(Slav)一词即是源于奴隶(slave)。

  公元四世纪时,由于斯拉夫人受到匈奴西侵的压迫,开始与日耳曼民族发生
冲突。此后,又步着日耳曼人的后尘,往欧洲西、东与南部迁移。第六、七世纪,
当日耳曼民族深入不列颠、意大利、西班牙、北非之时,斯拉夫民族也占据了日
耳曼民族的发源地(即当前的波兰一带)和整个巴尔干半岛地区。

  在文化发展上,斯拉夫诸民族极为落后,多数直到十五世纪之后才有自己的
文字。至于文学语言,甚至迟至十九世纪方始存在。

  南部斯拉夫与南斯拉夫

  九世纪许,属蒙古游牧民族之一的匈奴人进犯多瑙河中、下游,并建立匈牙
利帝国。此后,匈牙利就象根楔子一样,把斯拉夫人的生活圈拦腰截为北、东、
南三部分,由是形成了几个差异颇大的斯拉夫文化圈。当前所谓的西斯拉夫语族,
实际上是指匈牙利以北的诸斯拉夫语言;而南部斯拉夫,则是指包括保加利亚、
阿尔巴尼亚等地的巴尔干半岛地带。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战胜国为了达到惩治奥匈帝国、德国、奥斯曼帝国
目的,同时为了在中西欧与俄罗斯之间建立一条缓冲地带,把几个南部的斯拉夫
民族从上述帝国中解放出来,拼凑为南斯拉夫这个新国家。

  南斯拉夫的存在的确曾经长期发挥了缓冲作用。然而随着东欧集团的瓦解,
这个在改革道路上停步不前的共产国家便成为众目睽睽、除之而快的眼中钉。

  1989年以前,南斯拉夫的诸加盟共和国原仅提出自治要求,美国亦只是意图
通过对潘斯奇(Pansic,一个长期在美国经商的南斯拉夫人)的支持,建立一个亲
西方的新政权,而并无使该国分裂的计划。嗣后,在中西欧国家的鼓动之下,独
立运动愈演愈烈,终于导致该国的四分五裂。

  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亚与斯拉文尼亚

  斯洛伐克(Slovakia)是个位居匈牙利之北的新独立国家(与捷克分裂),
其主要人口虽也是斯拉夫人,却与南部斯拉夫(巴尔干)毫无关系。本年五月下
旬该国曾为了选举舞弊事件造成风波。而在此之前,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曾将该国
列为唯一不符合资格的求入国家,理由是其政府再三违反民主法制原则。

  斯洛文尼亚(Slovenia)为最早(1990年6月25日)脱离南斯拉夫获得独立的
新国家。在诸加盟共和国之中,斯洛文尼亚最具独立条件。此地工业、旅游业发
达,文化长期受天主教影响,因而属西方文化圈。除此之外,境内外族人口较少,
独立过程中受到的阻力也较校

  目前北约组织正在商议是否随捷克、匈牙利、波兰一道,将该国与罗马尼亚
列为首批加入北约的国家。

  斯拉文尼亚(Slawonia)位于克罗地亚的东部。与南斯拉夫的塞尔维亚接壤
地区则称为东斯拉文尼亚。东斯拉文尼亚的塞尔维亚人口比例很大。因此当克罗
地亚宣布独立时,东部地区迅即为塞尔维亚人所占领。后经西方国家干预,南斯
拉夫政府被迫同意将该地区于本年内归还克罗地亚。虽然目前该地区驻有联合国
部队,相信届时整个地区的塞尔维亚人将会扫地出门。

  两剂药方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当战胜国建立波兰、捷克斯洛伐克与南斯拉夫之时,
虽是打着民族自决的口号,实际上却武断地将许多毫不相干的民族划入这些新国
家的领土。出于此原因,战后一系列的民族纠纷又触发了第二次世界大战。

  冷战结束后,西方国家在支持南斯拉夫的分离运动时,又刻意忽略许多要求
独立的地区(如波斯尼亚)人口比例高达30%的塞尔维亚人也应当具有自决、分
离权利。此外,当铁托于二战结束取得政权时,曾为抑止狭隘的民族主义,为了
培养全国的“南斯拉夫民族”意识,而在划分行政区时,把许多塞尔维亚人的聚
集区划进其他行政区范围。九十年代以来,各个要求分裂的共和国均主张把原行
政区规定为自己的领土,该作法自然会与境内的塞尔维亚人发生纠纷。目前虽然
南斯拉夫的四分五裂已成定局,许多不幸在异族统治之下的少数民族除了投奔本
民族的行政区一途外,别无其他选择。令人感到啼笑皆非的是,西方干预国一方
面鼓动南斯拉夫分裂,无视新国家境内少数民族的权益;一方面又主张维护基本
人权,让流离失所、毫无自决权、毫无安全保障的少数民族难民返回原居地,接
受多数民族的统治;而另一方面,给自己的欧、美地区却开出一剂“整合”、“
统合”药方。

  (完)

  《联合早报》一九九七年七月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