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土耳其的难园的梦



  1991年波斯湾战争爆发以来,土耳其的国际地位一度直线上升,然而就在该
国打算乘波逐浪大展宏图之时,竟在欧洲联盟扩大的过程中,不得其门而入。尤
其令它感到难堪的是,最近除了在人权问题与民族政策上受到欧洲联盟的严厉指
责之外,还得眼睁睁地看着它的对手塞浦路斯堂而皇之地受邀参加有关加盟的会
议。实际上,此次欧洲联盟对土耳其拿出强硬态度的原因并非偶然,该发展一方
面说明,当前土耳其的地位实不如过去所想象的那么重要;另一方面也表现出,
欧洲国家在战略部署的问题上,对美国并非事事言听计从。此外,时下欧洲区域
“文化圈”及“文化冲突”理论极为风行,因此土耳其这个伊斯兰教国家只好暂
时靠边站了。

  意气风发的土耳其与“大突厥世界”

  1991年美国决定对伊拉克用兵时认识到,若要借助北约组织的军事力量,便
必须取得土耳其的积极配合。因此土耳其不只是对牵制伊拉克、伊朗可发挥力量,
同时对整个中东、北非地区的稳定也起着重要作用。十九世纪末奥斯曼帝国瓦解
时,西方国家并不希望土耳其就此一蹶不振,原因是维持一个略具规模的土耳其
可牵制住俄罗斯。待1990年苏联逐步崩溃后,其政局一时间极不明朗,因此无法
打消西方国家的冷战意识与习惯,同时又由于苏联境内生活着大量突厥族人口,
而这批突厥人又多属伊斯兰文化圈,于是土耳其便自然而然地对这些兄弟民族发
挥着影响力,由是该“特殊地位”又更加受到美国的重视。多年来土耳其在美国
的支持之下参加了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尽管欧洲联盟再三对土耳其的求入欧盟的
要求表示困难,美国却针锋相对地建议欧盟国家优先考虑土耳其的加入。九十年
代初土耳其的行情高涨,得意时甚至扬言要重建一个“由中国长城延伸到巴尔干
半岛的突厥世界”(即从新疆到波斯尼亚)。

  土耳其的民族政策

  奥斯曼帝国时代,苏丹统治阶层虽信奉伊斯兰教,但是在扩张过程中,对各
个被统治群体却大体上施行相当开放的多元化政策。因此非属伊斯兰教的各个群
体尽管要多缴纳一些税,生活方面却不曾受到严重干扰与迫害,各个群体之间也
多能和平共处,甚少发生大规模的争斗事件。十九世纪民族主义思潮席卷全世界,
奥斯曼帝国范围内的非突厥民族纷纷提出独立要求,由是导致以下两个结果,一
是奥斯曼帝国瓦解,由突厥民族为主而建立的土耳其取而代之;一是土耳其开始
执行狭隘的民族政策,对境内的少数民族权益进行践踏。例如第一次世界大战爆
发后的头几年,在土耳其政府的迫害下约有七十万属印欧语系,信奉东正教的亚
美尼亚人丧命;另外如土耳其境内人口不到八百万,属印欧语系,信奉伊斯兰教
的库尔德族,也由于提出自治要求而受到土耳其当局的残酷迫害。在土耳其当局
的眼里,库尔德族仅仅是“土耳其山地人”。为了达到“融合”目的,土耳其政
府除了不准许库尔德人使用民族语言外,还长期强迫聚集在东部的库尔德人向内
地迁居。近年来土耳其在美国的首肯之下多次越过国境,向伊拉克境内的库尔德
人进兵。这种粗线条做法的直接后果之一,便是使西欧各国必须接受大量的库尔
德难民。

  欧洲国家的考量

  如前所述,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土耳其一直扮演着牵制苏联的重要角色。
该情况直到俄罗斯进行改革后的头几年也没发生变化。然而近年来欧洲国家在若
干问题上观点逐渐统一:一是俄罗斯本身便有强烈的重返欧洲的倾向。许多俄罗
斯人甚至认为突厥民族的分离(独立)可加促俄罗斯与欧洲的统一过程;二是俄罗
斯的民主力量日益扩大,短期内似乎不必为极左派复辟而担心事;三是俄罗斯毕
竟是个核子大国,与其采取军事牵制的办法,不如将其纳入重建大欧洲的和平轨
道。鉴于此,该观点的逻辑结论自然是:依仗土耳其的力量成为多此一举。于是
乎,最近便在欧洲联盟候选人的筛选过程中,剔除了土耳其这个欧洲人眼中的“
野孩子”。

  尴尬的土耳其

  自从土耳其当局正式获得不受邀请的消息后,举国上下感到受到莫大侮辱。
虽然如此,土耳其却无法在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东扩问题上设置任何障碍,原因
是土耳其投鼠忌器,担心如此一来反得罪了美国。就一星期来土耳其的反应看来,
目前手上惟有的牌便是在塞浦路斯的统一问题上(见《联合早报》“天下事”199
7.2.12)持不合作态度。然而,果真如此,欧洲国家便更有理由永远把这个伊斯兰
教国家关在基督教世界之外。(完)

  原载《联合早报》1997.1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