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约组织的下腹与塞浦路斯


  土耳其与希腊的不稳定性

  北约组织的东南防线,即土耳其与希腊地区,向为“北约组织的下腹要害”。
其原因不在於该两国的国防力量薄弱,而在於无论是土耳其的伊斯兰教文化,或
希腊的东正教传统,处处与其他成员显得格格不入。除此之外,更严重者,土、
希两国之间的纷争重重,其中又尤以塞浦路斯问题最为棘手。

  就土耳其而言,国内不但拥有庞大的志在恢复“大土耳其斯坦”(包括新疆
)的民族主义势力,同时也存在着致力於振兴“伊斯兰教世界”的基要派力量。
当前土耳其政府所追求的“脱亚入欧”政策,毕竟只有不到百年的历史,因此在
现代化的崎岖道路上,只要出现任何较为严重的社会问题,倾向於欧洲的世俗派
便极可能通过和平的选举手段为其他两派所取代。

  至於希腊方面,百年前之所以能够摆脱突厥奥斯曼帝国的控制,完全仰仗同
属东正教文化的俄罗斯的鼎立协助。如今,当整个西方世界对南斯拉夫进行一致
声讨之时,由希腊当局与南斯拉夫的频繁接触,也可看出希腊即便是没有与东正
教文化圈进一步结合的意图,起码也会再三地利用这层极端敏感的关系,来增加
对土耳其的压力。星期前,塞浦路斯当局所进行的“军售事件”便是一个最新的
例子。

  塞浦路斯的主权纠纷

  塞浦路斯为地中海东部的一个小岛。人口与面积大体上相当台湾的三分之一。
居民80%为希腊人,19%为土耳其人。历史上,该地曾受希腊影响三千年之久,
直到1571年方接受奥斯曼帝国的三百年统治。1878年英国开始接管该岛,1959年
则允许塞浦路斯共和国的成立,条件是其政府由希腊人与土耳其人共同组成。由
於狭隘的民族主义作祟,再加上希腊、土耳其两政府的直接干预,1974年终於导
致土耳其的入侵。此後,北部近三分之一的领土为土耳其人所占,十万以上的土
耳其人口陆续由土耳其大陆迁居此岛。1983年,塞岛土耳其民族所属部分宣布成
立北塞浦路斯土耳其共和国,但至今不为国际社会所承认,南方希腊人所属部分
则继续保留塞浦路斯共和国的名称。

  自塞浦路斯正式分裂後,希、土双方均积极扩充军备。据观察,该小岛所堆
积的武器为全世界密度之最高。最近,尽管美、英、法等国均提出反对,塞浦路
斯政府(希腊族一方)仍决定动用巨款向俄罗斯购买一批S-300地对空导弹系统。
土耳其政府知悉後即扬言将采取行动摧毁这些设施。於是乎,一时间战鼓频仍似
乎1974年的悲剧即将重演。数天来,经北约组织主要成员的调解,塞浦路斯政府
虽答应暂缓飞弹系统的组装,实际上,希腊当局数十年来便伺机恢复1974年前的
原状,今後只要环境许可,当不会放弃任何机会。

  希腊的苦恼

  早自十一世纪,希腊人便不断与入侵的突厥人发生冲突,也不断地受到屈辱。
突厥人最早发源於阿尔泰山山麓,当前土耳其领土之大部分均系陆续由希腊人手
中夺得。1974年当土耳其入侵塞岛之时,该地有如东西柏林遽然武断地一分为二。
许许多多的希腊族居民自从逃亡至南部之後,虽日日可观望到对街的旧居,却不
得其门而入。这种新仇与旧恨所引起的仇土情绪,自然给希腊政府带来沉重的压
力。然而苦於军事力量远不及土耳其,若是没有北约组织的协助,根本就无法指
望恢复该岛的原状。

  土耳其有持无恐

  土耳其位居亚非欧之中,扼守黑海与地中海,军事地位极为重要。政治上,
它北可影响俄罗斯境内的突厥民族,东南可透过宗教渊源与伊朗和阿拉伯地区较
劲。最近,从1989年的波斯湾战争尤可突出土耳其的战略地位。鉴於此,北约组
织当不会为了希腊的局部利益而舍天然盟友於不顾。

  新局势下希腊的新尝试

  自从冷战结束之後,土耳其的战略地位似乎相对地有所降低。随着欧洲统合
的迅速发展,土耳其求入欧洲联盟之心也是日益迫切。於是在欧洲联盟里拥有席
位的希腊,处境反而大为改善,在必要时,它既可阻扰土耳其的入欧政策,又可
透过东正教的文化特点突出它在巴尔干和东欧地区所能发挥的作用。基於此一考
虑,近年来希腊便再三地利用各种机会频频与南斯拉夫和俄罗斯接触,同时在马
其顿的独立过程中也无端地设障。而当这一系列动作并没达到预期的效果时,便
只好直接地拿“军售事件”向国际社会提示塞浦路斯悬而未决的主权问题。综观
欧洲各国的反应,似乎没有任何国家对希腊的处境表示兴趣和同情。究其原因,
不外是俄罗斯之局势始终不定,伊朗与若干阿拉伯国家也仍旧动荡不安,在大环
境不见明朗的情况下,自然不会对土耳其提出任何过分的要求。

  (完)

  《欧洲日报》97年1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