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南斯拉夫的选举与命运

                              俞力工


  此次南斯拉夫的总统选举突出了该国问题的两大特点:一是几乎所有西方国
家均于事前、事后大张旗鼓地介入其中;一是旁观者无从取得客观的资料和报道。
就前者而言,投票进行前西方国家毫不掩饰地为反对派进行助选,其中对反对派
直接提供财力支援者有之;对民众宣称“反对派一旦上台,或米洛舍维奇一旦下
台,即大规模向南斯拉夫提供经济援助,或终止对南斯拉夫的经济制裁者也有之
;赞同黑山共和国与科索沃阿尔巴尼亚族所宣布的抵制该此选举者也有之;甚至
在投票还没进行前就已宣布“选举委员会进行舞弊”或“缺少中立国际团体监督”
而视投票无效者更是有之。

  及至选举结束后,西方国家又集中力量吁请米洛舍维奇“正视选举结果立刻
下台”。除此之外还提出了不知从何得来的“反对派实际所得票数应当为55%”
的数据,以及“米洛舍维奇曾在中国秘密存款数亿美元,如今则正在作流亡中国
准备”的消息。至于在投票进行前中立民调机构根据投票率不及50%而得出的民
意调查结果(即反对派得35.3%,执政党的24.4%)与南斯拉夫当局于投票结束
后根据70%投票率所发表的投票结果(48%:38%)之间的比率大体相当的事实,
则没有任何西方媒体表示关注。目前西方媒体与反对派的唯一兴趣在于强调“反
对派获得的票数多于执政党,由是表达了人民的意愿,因此米洛舍维奇应当立即
下台”。当然,在此情况下,就不会考虑到依据南斯拉夫的宪法规定,当所有政
党的获票率均没超过半数的情况下还应当进行一次第二轮的投票。

  究竟此次投票是否发生舞弊作票的情况似乎也不为人所注意。选举前南斯拉
夫当局曾邀请不包括北约组织国家的200多名观察员进行观察。有趣的是,西方媒
体既不承认这些来自中国、俄罗斯等国的观察员的中立性,更不对俄罗斯观察员
的现场判断(即没有发现不正常现象)作出任何报道。

  西方国家之再三强调南斯拉夫为一独裁体制国家其实也是一件经不起推敲的
指控。1996年的选举中,米洛舍维奇的执政党所获票数便曾低于反对派,但由于
反对派分裂,部分力量甚至同意与执政党组织联合政府,因此使得米洛舍维奇一
直执政至今日。1992年美国还曾试图通过对一位南斯拉夫裔美籍商人的支持,在
胜选的情况下把南斯拉夫转变为亲美国家.最后因为这位潘尼区先生(Panic)落选
,而促使美国开始对南斯拉夫采取强硬手段。值得注意的是,那时虽然美国的支
持对象落选,但美国却不曾指责南斯拉夫当局作票或舞弊。


  米洛舍维奇为何成为众矢之的?


  自八、九十年代之交东欧集团瓦解后,许多民族群体便为了摆脱传统的“民
族利益服从国际主义利益”的传统束缚,同时又在西方国家的利诱之下,纷纷提
出独立的主张。在此分裂过程中最显积极者当然要属那些经济发展较好的地区(
如斯罗文尼亚、克罗地亚),以及一些较易受邻近国家内的同民族、同文化团体
影响的地区(如科索沃和波斯尼亚)。

  南斯拉夫成为独立国家还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产物。尽管它的形成纯
属历史机运(战胜国为了惩制奥匈帝国),但其境内各个斯拉夫群体(科索沃的
阿尔巴尼亚族除外)毕竟是在自愿的情况下结合为国家。此后无论在反法西斯战
争中或冷战期间,它均为了独立自主而为国际社会的整体利益作出了极大的牺牲
与贡献。但当冷战结束、南国境内若干群体提出独立要求后,西欧国家尤其是在
塞尔维亚人的世仇-德国与奥地利的影响之下对南斯拉夫的内政进行了干预,同
时更是违背国际法对“第三国尽量推延对分离运动的承认以避免干预内政之嫌”
的规定,过早地给予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和波斯尼亚国际承认,此后又冠冕堂
皇地对一个“通过国际承认由内政问题转变为国际问题”的事件进行了直接的干
预。美国,正是在此特殊环境下趁机取得军事干预的领导地位。

  美国之积极干预南斯拉夫政治,手段固然蛮横,但目的却是一石多鸟。制服
了南斯拉夫即可遏制黑海至地中海的出口道,从而确保来自里海石油管道的石油
通行无阻;解决巴尔干的问题可向中西欧国家表明美国对欧洲问题的协助不可或
缺;打击了塞尔维亚人既可向其他斯拉夫人示威,又可打击俄罗斯人的自信心;
通过北约组织的共同运作又把该组织转变为可受美国指使而向北约范围外用兵的
工具。有鉴于此,与其说是米洛舍维奇得罪了西方,不如说是南斯拉夫的地缘风
水招来横祸。

  十年来,南斯拉夫当局所面对的问题其实很简单,如果接受分离的事实,那
么自然会主张新独立国家境内的塞尔维亚族(在许多地区甚至是人口的多数)也
应当享有自决权利,或者至少应当与南斯拉夫母国维持某种有机关系。当这些起
码要求不为他人所接受时,这些被分离出去的塞族理所当然地会依靠自己的武装
力量与分离政府进行对抗。因此,南斯拉夫政府,或说米洛舍维奇一向夹在两股
势力之间:部分民主人士要求面向西方而作出让步;部分民族主义者则主张为了
维护国家主权完整和民族自决权而不惜作出最大牺牲。米洛舍维奇的本事恰好在
于适时进攻、适时妥协,因此13年来一直居于领导地位,西方国家拿他则毫无办
法。


  南斯拉夫的前景


  10月2日在反对派的号召下,开始了“全国性”的反政府游行示威活动。出人
意料的是,尽管该项行动受到西方的欢迎并大肆宣传,结果只有为数不到四万的
群众响应。有人责怪天公不作美,连绵细雨影响上街人数,有人则批评反对派组
织无方。不论今后示威结局如何,也不论第二轮投票是否能够于10月8日如期进行,
不难想象的是,西方国家会继续进行干预,结果也可能会像这次示威活动一样,
取得适得其反的效果。

  当前处于众矢之的地位的南斯拉夫所经受的灾难早已是无以复加,单就北约
组织去年对全国设施的军事破坏和经济制裁便使得失业人口达到70%之高,因此
长此以往如何支撑下去的确是个不可想象的问题。基于此,笔者经常思考两个问
题:一是为何有些民族,如捷克便能够对分裂问题处之泰然?一是领土主权完整
与国家的持续发展何者优先?显然,第一个问题较易回答,即捷克不曾为领土主
权问题经历过长期的斗争,同时要求独立的斯洛伐克又属经济较落后的地区,因
此独立与否关系不大;至于第二个问题便非常棘手。就南斯拉夫目前所遭遇的空
前破坏加以权衡,似乎不难作出“小国家应当考虑到整体的持续发展而及时对霸
权妥协”的结论。但是,如果国家恰好不大不孝不强不弱又应当作何种选择呢?
这种政治艺术又难道是可以依靠全民投票来解决的吗?!(完)

  2000/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