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斯拉夫何去何从

                              俞力工


  本月2日,南斯拉夫约有4万名群众在反对派的号召下冒着连绵细雨上街游行
示威。次日气候虽然略为好转,但也没能动员更多的示威群众。就反对派头两三
天的号召力而言,的确是与预期效果相差甚远,却不料米洛舍维奇此时突然趾高
气扬,竟在电视上指责上街游行者为“与外国帝国主义者一鼻孔出气的走狗”。
经此刺激,第二天街头竟然聚集了人数不下30万的情绪激动的群众,数小时内不
只是占领了国会、电台和其他象征中央权力的主要机构,甚至通宵达夜逗留在街
头,生怕米洛舍维奇进行反扑。

  此后,西方国家首领为了支持临时政府而岌岌发表声明,南斯拉夫宪法法院
也作出决定,承认以科斯图尼察为首的新政府为合法政府。与此同时,外国政府
给新政府发出的贺电也如雪片纷纷飞来,米洛舍维奇则露面表示有意继续担任社
会党的党魁职务,言下之意,将接受现实结果。对米洛舍维奇的让步,科斯图尼
察则相应表示,将不会把米洛舍维奇送交国际法庭。如此这般,7号下午科斯图尼
察在国会顺利地进行了总统宣誓仪式,南斯拉夫算是完成了一场不流血的群众革
命。

  没有米洛舍维奇的南斯拉夫究竟会是个什么国家?科斯图尼察和其他17个反
对派政党的立场又与随着米洛舍维奇下台的社会党有何不同?这两个问题显然已
成为西方媒体的关注焦点。其实,早在24日举行投票和反对派成立之前,知情人
士便率直指出,多数的反对派之所以对米洛舍维奇不满,主要是认为社会党政府
无能,没有尽到维护领土主权完整的责任。至于科斯图尼察本人,也曾一再指责
北约组织对南斯拉夫的军事干预和狂轰滥炸为“犯罪行为”;对于国际法庭把许
多南斯拉夫首脑定为涉嫌战争犯罪的起诉对象也进行过强烈的评击。在此情况下
,西方国家固然为了对新政府表示善意,相继宣布将取消对南斯拉夫的禁运和经
济制裁,但内心却又对民族主义情绪根深蒂固的塞尔维亚诸政党感到不甚放心。
有鉴于此,一个西方有意无意避免的实质问题是,究竟当前南斯拉夫的老百姓出
于什么原因反对米洛舍维奇?

  数年前笔者曾就德国人于战后将整个战争罪责推诿到希特勒的身上的原因,
以及法国人于战后把德军占领法国期间法国民众所热烈支持的“伪政权”首脑贝
当将军判处无期徒刑的原因,分别作了如下解说,即当一个民族为了开辟新天地
和摆脱历史包袱之时,以及为了达到给自己从道德压力和现实困境中“解套”的
目的,往往需要找一个牺牲品充当替罪羔羊,而在南斯拉夫目前受到西方国家雷
霆万钧的压力下,唯一的出路便是拿米洛舍维奇来交换生存的自由。至于米洛舍
维奇为何在斯罗文尼亚、克罗地亚、波斯尼亚、科索沃要求独立期间采取不妥协
政策,以及为何当时该强硬政策能够得到绝大多数的塞尔维亚人的支持,则完全
不属现阶段的优先考虑。

  诚然,牺牲米洛舍维奇的确可以解决一时的迫切问题,甚至可以暂时摆脱西
方国家的仇视和集体封锁,但是无论新政府如何圆滑,组阁后立即得面对的问题
将是:是否承认波斯尼亚的独立,是否接受科索沃清除所有塞尔维亚居民和走向
独立的现实,是否同意黑山共和国的独立意图。如果新政府接受这一切结果,那
么就肯定无法摆平民族派的敌对情绪;而如果持反对态度,则必然使西方国家对
南斯拉夫新政权的“民主”发展大失所望,在极端的情况下,甚至会把科斯图尼
察当作第二个米洛舍维奇加以对待。由此观之,新政府的前途步履维艰,绝非金
光大道。

  在国际影响方面,南斯拉夫经此巨变之后,短期内可以预料的是,西方国家
将把假象敌的焦点由南斯拉夫逐步转移到俄罗斯与中国身上,但是从俄罗斯为了
摆脱自身的困境与维护自身利益而再三对西方国家妥协看来,极容易采取四两拨
千斤的办法把来自西方的压力转嫁到中国。不难想象,今后热切盼望民主发展的
中国人将与南斯拉夫人民一样,面对着捍卫领土主权与民主化之间的取舍抉择。


  2000年10月7日于奥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