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南斯拉夫的新政府与国际法庭

                         (奥地利)俞力工


  本月8日,正在美国进行访问的南斯拉夫总统科斯图尼察公开表示,是否将前
任总统米洛舍维奇送交国际法庭接受审判,将取决于南斯拉夫国会的决定。科斯
图尼察长期担任法学教授,自然了解既然米洛舍维奇处于审查拘留之中,是否起
诉与如何定罪应当由司法机构全权处理,如今由政府授权立法机构作出是否将米
洛舍维奇交送海牙国际法庭审判的决定,根本就是对司法独立、国家主权的侮辱。

  众所周知,科斯图尼察当选总统之前,曾再三指责北约组织对南斯拉夫进行
的轰炸为犯罪行为。担任总统后,也一再抨击1993年以来为前南斯拉夫各地区所
涉及的反人道罪、种族灭绝罪、战争罪行所设立的国际法庭是个受西方摆布的政
治工具,因此不作将米洛舍维奇交由国际法庭审判的考虑。

  就米洛舍维奇的逮捕过程而言,其实也相当不符合法律程序。当3月31日内政
部长下令逮捕米洛舍维奇时所持的法院逮捕令事由为“滥用职权与贪污”。至于
逮捕后,内政部又对外声称正在为米洛舍维奇涉嫌的“教唆杀人罪”取证。迟至
今日,南斯拉夫法院也始终没持“反人道罪、种族灭绝、战争罪行”理由对米洛
舍维奇提出起诉。然而即便如此,政府部门竟然已在作向国际法庭妥协的打算。
南斯拉夫政府之如此行事,塞尔维亚总理金齐奇自有独到的解释,即“不把米洛
舍维奇送交国际法庭审判,南斯拉夫将无法融合于欧洲社会”。至于米洛舍维奇
是否曾经触犯上述罪行,似乎是个无关紧要的事体。

  从1993年以来为南斯拉夫所设立的国际法庭的表现观之,也的确令人对其“
中立性”感到怀疑。首先,自克罗地亚独立后,其政府就公然地驱赶了不下50万
的塞尔维亚族居民,然而海牙法庭却对其总统图基曼的恶行不闻不问。其次,波
斯尼亚当局也曾在联合国与北约驻军的眼皮下把首都沙拉耶窝的塞尔维亚居民与
克罗地亚居民悉数赶走,然而国际法庭对那一心一意要建立“欧洲第一个伊斯兰
教国家”的前任总统伊察伯戈维奇的罪行也是视若无睹。还有,科索沃解放军的
领袖塔奇更是在北约组织对科索沃进行军管之后,焚烧了20多个东正教教堂和有
系统地驱赶了90%以上的非阿尔巴尼亚族居民,同时直到目前,也仍然是在科索
沃解放军的领导之下,为实现“大阿尔巴尼亚”梦想,不断向马其顿和塞尔维亚
进行骚扰,然而,塔奇非但至今逍遥法外,在北约组织的纵容之下甚至在国际会
议上还与其他国家的元首平起平坐。对此,国际法庭也一直装聋作傻。至于通过
北约组织的轰炸导致南斯拉夫数千名无辜百姓的死亡,以及北约组织对《日内瓦
公约》第14条“禁止对平民维持生计所仰仗的设施加以破坏”的违背,自然也不
属国际法庭的关心范围。凡此种种,说明国际法庭不过是个胜利者的利用工具,
这点,只消看看美国国会国际关系委员会发言人针对米洛舍维奇政府在国际法庭
上对北约组织的投诉的反应就一目了然:“我们不必等到任何一个北约组织的飞
行员在国际法庭之前受审,就会让联合国大楼的砖瓦一块块地扔进大西洋”…。

  综观十年来东欧国家的改革,大体可以这么说,除了东德与捷克之外,当前
绝大多数国家的权贵基层与改革前同属一班人马,处境不利者也仍属劳苦大众。
如今之所以能够与西方阵营保持良好关系,主要原因在于在政治路线上均及时作
了亲西方的调整。有鉴于此,假若十年前南斯拉夫放弃不结盟政策并一面倒向西
方,其结局当不致如今天之四分五裂和一败涂地,同时也不必在饱受羞辱之后向
侵略者乞怜,更用不着在西方国家的物资诱惑之下否定十年来举国上下反对分离
主义的事实,以至于像战后德、奥的老百姓一样,为了逃避集体责任,一股脑地
把战争责任推诿到少数几个政治领袖身上。

  冷战结束后南斯拉夫的遭遇其实非常值得当前国人深思。经过审时度势,如
何保全实力,利用时机,加促政治、经济、社会的发展毫无疑问是最具优先地位。
如果为了些许委屈便断然决定与西方国家兵戈相见,其结果不只是断了国家前途,
甚至还可能在面临彻底失败时,为了讨好霸权而互相指责。

  就南斯拉夫问题,另外一个值得一提的小插曲是,当南斯拉夫受到北约组织
围剿时,全球几乎只有中国向其给予道义的支持;其后受到西方国家的全面经济
封锁时,上万华侨又透过廉价中国商品的进口纾解了南斯拉夫人民的困境。然而,
南斯拉夫新政府成立还不到几个月,竟然便开始采用各种极其蛮横手段侵占华人
财产并限期递解出境(往往命令一星期内),致使多数华侨血本无归,黯然离别。
俗谓人有人格,国有国格,南斯拉夫之落到今天的下场恐怕与其政客的蛮干传统
不无关系。(完)

  2001/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