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尔维亚地方政府私下将米洛舍维奇押送海牙国际法庭

                              俞力工

  本月28日,当南斯拉夫宪法法庭作出裁决,撤销政府对解送米洛舍维奇至国
际法庭所下的命令后,其塞尔维亚地方政府竟然不顾法律尊严,透过北大西洋公
约组织的协助,将米洛舍维奇押送至荷兰。

  为使有助于了解此“引渡”事件,下文首先列举若干相关事件:

  1991年6月25日斯洛文尼亚与克罗地亚宣布独立,随即与前南斯拉夫政府军及
本地塞尔维亚族发生军事冲突;

  1991年10月15日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的伊斯兰教居民与克罗地亚族同时宣
布独立,并与当地塞尔维亚族及政府军发生军事冲突;

  1992年1月15日德国、奥地利与其他欧共体成员国给予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
国际承认;

  5月22日联合国接受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与波斯尼亚为会员国;

  1993年2月22日联合国安理会针对该地区纷争设立战争罪行国际法庭;

  1999年3月24日至6月10日北约组织未经联合国授权对南斯拉夫进行全面轰炸
;

  5月国际法庭对包括米洛舍维奇的若干人士提出涉嫌违反人类罪行而起诉;

  10月米洛舍维奇下台,科斯图尼察组织新政府,但却以内政为由拒绝将米洛
舍维奇“引渡”至国际法庭;

  2001年4月1日塞尔维亚内政部以涉嫌渎职、贪污、操纵选举为由将米洛舍维
奇逮捕;

  5月8日科斯图尼察总统宣布将通过法律程序决定是否将米洛舍维奇送交国际
法庭受审。塞尔维亚总理金基区则认为,考虑到南斯拉夫的前途与突破国际孤立,
必须将米洛舍维奇尽快押送国际法庭;

  6月21日南斯拉夫政府作出“引渡”建议但为国会否决;

  6月23日政府仍然发出“引渡”命令;

  6月25日社会党向宪法法院提出申诉,要求撤销政府的“引渡”命令;

  6月28日宪法法院作出裁决,撤销该项政府命令;

  6月28日政府不顾宪法法院的裁决,在北约组织的协助下,断然将米洛舍维奇
押解至国际法庭。西方主要国家对此行动表示赞赏;

  6月29日美国、欧盟与世界银行举行会议,决定是否向南斯拉夫提供12亿5千
万美元的经济援助,条件是米洛舍维奇必须接受国际法庭的审判。

  迄今为止,西方媒体多对南斯拉夫问题作极不公允的报道与评论。笔者认为
有必要指出事实如下:

  1.国际社会虽普遍支持民族自决权,但支持以自治为基础的自决权并不等于
支持分离权或独立权;

  2.国际社会一般仅支持殖民主义侵略所导致的殖民地分离、独立运动,但却
视非属殖民主义性质的独立运动为内政问题,原因是传统帝国、大国的扩张不带
种族主义色彩,同时传统大国均不愿见到本国的少数民族纷纷以自决权为由争取
独立,否则全世界地图必须重新组合;

  3.国际社会为避免干预内政嫌疑,一般尽量约束自己,不得过早给予要求分
离、独立的少数民族国际承认。这方面,欧美国家明显地违背了国际惯例,若干
国家不只是过早给予承认,甚至积极鼓励分离运动,由是推波助澜加促了该地区
民族纷争的扩大与蔓延;

  4.《联合国宪章》第七条明文规定,在没有联合国授权的情况下,任何当局
不得采取制裁性军事行动。这方面,北约组织就赤裸裸地违反了联合国章程,同
时也不顾其他国际法规定,对南斯拉夫民用设施大肆破坏;

  5.就一般情况,联合国处理内政纠纷,采取的是调解措施,扮演的是公正的
调人角色,而不得偏袒一方,制裁另一方。在南斯拉夫十年分裂过程中,联合国
却在欧美主要国家的影响下,再三失去公正立场,既忽视其他族群和政府所犯下
的严重罪行,对北约组织的狂轰滥炸更是视若无睹,其结果必然是扩大了北约组
织的作用,降低了联合国自己的地位与尊严;

  6.北约组织对南斯拉夫加以重创之后,继续通过对南斯拉夫实施经济制裁和
给予反对派物资支援等等办法对其内政进行干预,由是导演出米洛舍维奇以“甲
罪名”受逮捕,而却以“乙罪名”押送国际法庭的闹剧,今后不难预料将给南斯
拉夫政局带来严重的后遗症和沉重代价;

  7.迄今为止国际法对侵略行为多有详细的制裁规定,但却不存在任何国际法
规定,允许任何国家或集团以违反人权为理由对他国进行军事干预,更不允许任
何国家、集团在没有联合国授权的情况下独自采取军事干预行动,因此国际社会
当务之急在于完善国际法有关维护人权的规定,而不是扩大军事集团的力量或以
更多的主观判断来取代国际法及联合国的功能。如果该趋势不及时加以纠正、扭
转,则一个无可避免的结果就是:小国、穷国、弱国、无能为力地屈服于大国、
富国与强权,而南斯拉夫目前就是一个最典型的例子。2001/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