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索沃问题面面观


  本月24日,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终于绕过联合国安理会,在不经其授权的情况
下,对一个主权国家发动了攻击。北约组织所提出的理由是,“安理会有俄罗斯
与中国从中作梗,无法作出决议对南斯拉夫进行军事制裁,因此不能再坐视南斯
拉夫对科索沃阿尔巴尼亚族的迫害”。

  经北约空军和导弹连番轰炸了将近一星期后,西方媒体突然集中报导难民的
情况,并着重指出“南斯拉夫当局利用北约轰炸的机会进行民族清洗”。究竟实
际情况是否如此呢?此僵局今后如何解决呢?笔者提出个人意见之前,似宜将该
地区的历史背景略加介绍。

  

  科索沃动乱的历史原因

  自公元四、五世纪起,斯拉夫人与阿尔巴尼亚人即陆续往科索沃地区移民。
1389年斯拉夫人在此地为突厥人打败,从此便受到奥斯曼帝国长达五百年的统治。
在科索沃地区,斯拉夫人或不愿意接受突厥人统治,或不愿意改变其东正教信仰
为伊斯兰教,人口不断减少(如今不到20%),而信奉伊斯兰教的阿尔巴尼亚人
人口则不断增加,最后甚至构成该地区人口的绝大多数(占70%以上)。然而尽
管如此,由于奥斯曼帝国执行着相当宽容的融合政策,各宗教、文化群体多能长
期和平共处。

  1877年俄罗斯大败奥斯曼帝国。列强为了不使俄罗斯的势力扩张至西亚与巴
尔干半岛,坚持要求另外举行一个让英、奥、法也列席的柏林会议,以商讨和约
(即“俄罗斯-突厥和约”)的具体条件。1878年的柏林会议上,俄罗斯对英、奥、
法作了极大的让步,然而在科索沃的归属问题上,英、奥、法原有意让科索沃与
阿尔巴尼亚一道继续接受奥斯曼帝国的统治,但是在俄罗斯提出了“科索沃的阿
尔巴尼亚人在“俄突战争”期间始终效忠于奥斯曼当局”的理由之后,便听从了
俄罗斯的意旨,把科索沃划进信奉东正教,刚正式取得独立地位,与俄罗斯极为
亲善的塞尔维亚版图。

  塞尔维亚独立之时,适值民族主义高涨、民族矛盾尖锐化的时代。此际,塞
尔维亚非只计划进一步吞并阿尔巴尼亚的一部份土地,从而将势力伸展至亚得里
亚海,同时对科索沃的阿尔巴尼亚人也不断进行迫害与驱赶。奥匈帝国担心俄罗
斯的势力将随着塞尔维亚的扩张也延伸至亚得里亚海,便在1913年的伦敦和平会
议上,极积主张把科索沃划入刚获独立的阿尔巴尼亚版图,从而加强阿尔巴尼亚
的力量。然而该建议在俄罗斯的反对下再次碰壁,科索沃因此便继续由塞尔维亚
统治。此后,几近有四分之一的科索沃阿尔巴尼亚人口受到驱赶,直到二战结束
的铁托(Tito)时代,科索沃阿尔巴尼亚人的自治权益方获得较合理的保障。1945
年科索沃获得自治区地位。1974年,该地位又提升为自治省,同时根据新宪法,
科索沃与其他七个联邦组成部份同样地将具有轮流担任联邦主席团主席的资格。

  科索沃动乱的近因

  1980年铁托逝世后,南斯拉夫陷入群龙无首、各自为阵的局面。作为南斯拉
夫联邦主体的塞尔维亚对全国各地少数民族的分裂倾向感到忐忑不安,1987年米
洛什维契(Milosevic)凭借他所提出的强硬民族对策取得了塞尔维亚共产党的领导
权。

  1989年至1990年间,南斯拉夫处于严重的经济危机之中,米洛什维契为转移
视线而强行修宪,取消了科索沃与伏伊伏丁那(Vojvodina)这两个自治省的自治地
位(解散省政府与省议会)。该举动出乎意料地引起更多的动乱与国际干预,由
是导致内战与国家的四分五裂。至于科索沃,不甘遭解散的议员便于1990年7月2
日宣布科索沃共和国独立。

  最初,一方面由于南斯拉夫当局一直有效地控制科索沃,二方面如果西方国
家对科索沃阿族的支持太过,则可能引起一系列骨牌效应,例如,诸如马其顿和
黑山地区的阿尔巴尼亚族也会要求独立,或要求与阿尔巴尼亚合并,由是爆发一
场涉及面很大的巴尔干战争,因此西方国家对科索沃民族问题的兴趣并不显著,
对该“共和国”直到今日仍不予以承认。

  科索沃的前景

  科索沃阿尔巴尼亚人的处境与南斯拉夫其他分裂地区极为不同。除了经济、
社会极端落后之外,科索沃的总人口不到200万。有鉴于此,除了极少数人士外,
大多科索沃阿尔巴尼亚人一向了解自己势单力孤,不具备独立条件,因此只着眼
于争取更多的自治权利。然而到了1995年北约组织积极干预波斯尼亚事件,并对
波斯尼亚境内的塞族进行轰炸之后,科索沃地区的阿尔巴尼亚族便受到许多国际
势力的支持,其中包括土耳其、阿尔巴尼亚和许多其他伊斯兰教国家。尤其在两
年前科索沃解放军进行武装斗争之后,更是突然从阿尔巴尼亚共和国处获得大量
武器,并迅速地控制了将近三分之一的土地。值得注意的是,手持轻武器的科索
沃解放军并非统一的军事团体,而是听命于不同组织的武装派系,其打击对象也
不仅限于南斯拉夫的军、警,同时还包括塞族老百姓和主张与塞族和平共处的阿
尔巴尼亚人。

  今年初,当科索沃某地区发现有数十人遭杀害后,尽管真相未明,国际舆论
却一致谴责南斯拉夫当局,而后又由北约组织出面,逼迫南斯拉夫在会议桌上答
应让科索沃自治(三年后举行投票决定是否独立)和允许北约组织在科索沃派驻
3万军队维持和平的条件。

  南斯拉夫政府考虑到签定此协议实际上等于同意科索沃的独立,坚决拒绝签
字,结果导致北约组织的轰炸。

  北约组织军事行动的后果

  至笔者截稿时,北约的轰炸已延续了一星期之久,计划也由摧毁反导弹系统、
雷达设施步入了轰炸装甲部队的第二阶段。就当打击面不断扩大之际,战情报导
却受到美国的严格控制,如果没有南斯拉夫一方的灾情报导,该战争给人的印象
无非就是一场无害的电子游戏。西方媒体目前唯一感兴趣的,似乎就是对大量“
涌现”的难民无法接受。就旁观者看来,大量难民之所以产生,趁轰炸之机向南
斯拉夫军队进行全面攻击的科索沃解放军也得承担部分责任。古今中外,游击队
的特点就在于其机动性,善于打冷枪的英雄从来就没有阻止敌方对老百姓进行报
复的能力,更何况科索沃解放军一向有刻意引起国际视听的意图。另一方面,当
然也不能排斥南斯拉夫采取极端手段的可能性,即把科索沃北半部净化为塞尔维
亚族地区,南部则让阿尔巴尼亚族独立。

  至于国际社会,目前主要的顾虑是,如果局势进一步恶化,难民人数肯定会
有增无减。马其顿的人口比例原有三分之一为阿尔巴尼亚族,斯拉夫族则不到三
分之二。如果难民人数增加到影响该比重,以至于提高阿尔巴尼亚族分离主义者
的呼声,那么,一场新的灾难不仅会波及马其顿,甚至希腊、黑山共和国、保加
利亚、阿尔巴尼亚、土耳其、克罗地亚、波斯尼亚均会淌入混水。

  就巴尔干地区近十年来的事态发展而言,最引人注目的就是老百姓一方受尽
了妻离子散、颠沛流离的苦楚,而各个领导当局却为了维护自己的权益,私下里
进行暗盘交易。考虑到南斯拉夫政府军始终没有直接投入战斗的特点(战斗者多
为不听命于中央政府的地方部队),相信这次也不会在战场上决定胜负。一个更
可能的结果是,诸当事方在顾全各方面子、政治利益的情况下,将接受俄罗斯的
调解:南斯拉夫一方可能会允许欧安组织(而非北约组织)派遣的维和部队进驻
科索沃;科索沃方面,起码南部地区取得独立地位将是个无法避免的事实。

  鉴于科索沃与阿尔巴尼亚共和国具有贫穷落后和内斗不断的弱点,科索沃今
后无论是独立或与阿尔巴尼亚统一,情况似乎并不会比受南斯拉夫统治更加有利。
南斯拉夫经过这次打击之后,即将面临的是黑山共和国与伏伊伏丁那的分离问题。
欧洲联盟方面,虽然原有意依凭自己的力量解决巴尔干这个“欧洲问题”,但经
美国与北约组织出面后,再次证明欧盟这个经济大集团在政治、军事上不过是侏
儒一个。至于美国,经过十年的精心筹划,终于促使北约组织19个成员国同意撇
开联合国而实现自我授权的局面。从此之后,不但俄罗斯与中国将在国际事务中
靠边站;欧盟建立一个“由大西洋起伸展到乌拉山为止的大欧洲”计划,亦将在
与俄罗斯的关系益加恶化的情况下成为泡影;北约这个凌驾联合国之上的国际实
力最大的军事集团,则将以宪兵面目出现在世界各个舞台。(完

    99.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