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黑的战事与前途

  

  近年来,西方的报章杂志时有“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民族”的提法,其用
意,自然是支持该地区伊斯兰教派脱离南斯拉夫,建立独立国家的主张。然而,
西方国家这麽作时,却有意无意地忽略了以下几个事实:

  1。波黑地区的人口中,“伊斯兰教民族”远不足40%,塞尔维亚民族占30%,
克罗地亚民族占20%,其他民族占10%。“伊斯兰教民族”,即所谓的波黑族,
既非全是伊斯兰教徒,又没形成共同的民族使命感,且不论是否具备建立民族国
家的条件,单单“波黑族”的提法,在理论上便大有问题。

  2。欧洲联盟在承认波黑的独立之前,曾合理地提出“以制定妥善的民族政策
作为国际承认之条件”的要求。然而结果却是,波黑地区的若干政客,未经与其
他民族的妥善协商,冒然宣布独立;欧洲联盟一见波、塞、克三方大打出手,波黑
方又明显处于弱势,便仓促地给予波黑方国际承认,以图借国际压力使波黑的独
立成为既成事实。

  鉴于此,欧洲联盟的态度自然引起塞方与克方的强烈反感,同时又使波黑方
寄过多的希望于国际援助;联合国更是在欧洲联盟的影响之下,决定将受塞军围
困的六个波黑城市划为非军事区,结果使得该六个城市成为波黑方军事设防和反
攻的据点,同时又是塞方觊觎排除的眼中钉。如今,继斯耶尼察市为塞军攻占之
後,泽帕市(Zepa)的处境又岌岌可危,国际舆论于是便把责任一股脑地推在联合
国的身上,这就使原本极端复杂的问题更加混淆不清。联合国究竟采取何种因应
对策?波黑问题如何解决?为尝试对此问题作一解答,首先得将波黑地区的历史
特点加以介绍。

  波黑的历史特点

  波黑地区原为罗马帝国之一省,原始居民为血统接近希腊人的伊利里尔人。
自第七世纪起,属斯拉夫民族的塞尔维亚族始移居此地,并逐步受基督教东方正
教文化的影响。十二至十四世纪该地区为匈牙利人所统治。1377-1463年,塞人
一度摆脱匈人的统治,在波黑建立了不足百年的独立王国。1463-1878年奥斯曼
帝国曾长期统治该地,居民由是归依伊斯兰教,部分人口则与突厥人混血。1878
-1918年波黑为奥匈帝国所占领,波黑居民又开始接触天主教文化。同时由于奥
匈帝国的统治,切断了塞尔维亚王国前往亚得里亚海之通途,因而埋下了奥塞两
民族之间的仇恨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线。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战胜国为
削弱奥地利与匈牙利,把奥匈统治之下的斯拉夫各民族拼凑为南斯拉夫王国。由
于塞尔维亚人在该王国占统治地位,他们一方面宣扬东正教文化,一方面试图建
立一个崭新的南斯拉夫民族意识。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铁托(克罗地亚人)
所建的共产政权致力于灌输无神论思想。在民族问题方面,则给予各民族一定程
度的自决权。就波黑地区而言,成立了波黑共和国,用意在于培养该地区跨民族
的共和国意识。由此观之,波黑地区的居民在历史上不曾有机会形成共同的民族
意识。相反地,民族杂处、多元文化倒成为它的独特风貌。因此早在波黑穆斯林
党于1992年2月(1月分欧共体承认斯洛文尼亚与克罗地亚的独立)宣布独立之前,
政论界便不断提出警告,波黑这块民族杂处的百衲图一旦冒然宣布独立,其后果
将不堪设想。果不其然,波黑境内的塞族与克族不甘接受伊斯兰教政权的统治,
背水一战,把波黑政府军打得一败涂地。

  数年来,波黑政府依仗西欧及伊斯兰世界的支持,坚持保有波黑全境的领土
主权,同时在此基础上,给予其他民族一定的自治权。塞族则提出本身具有独立
权和分离权的主张,步步进逼,图藉军事上的优势迫使波黑政府就范。经过三年
的冲突,如今塞方大约控制了70%的波黑领土,克族实际占领10%的领土,波黑
政府势力则只达20%。

  西欧国家的偏袒西欧国家对波黑政府方的偏袒,尤以近半年的事态发展最是
一目了然。例如:本年初克罗地亚当局曾占领东北方的塞族居住区并执行了民族
清洗政策。对此,西欧国家均默不作声;数月来,波黑政府军多次尝试在联合国
所设定的非军事区进行军事反攻行动。对此,西欧国家则采取鼓励态度,联合国
保护部队也不加以干涉;如今,由于斯耶尼察市失守,大批难民流离失所,国际
舆论交相对塞方的民族清洗政策进行谴责,这时,似乎都忘记了,在波黑宣布独
立之前,六个非军事区曾经有三分之一的居民为塞民族,待波黑当局清洗之后,
塞民族基本上一个不剩。

  波黑的情况便是如此,原先和平共处、比邻相居、通婚频繁的诸民族,在支
解南斯拉夫、各民族自我膨胀的气氛下,突然间抛弃了一切的良知与理性,相互
间兵戈相见、惨绝人寰。在此情况下,外界对任何一方的偏袒,均只能取得火上
加油的效果。

  波黑何去何从?

  西欧国家谴责联合国的动机,不外是推托自己的责任,同时还期待联合国授
权,对塞族当局进行军事制裁。至于该方案的可行性,似乎没人细加考虑:例如,
制裁过程中如何保障两万四千名联合国保护部队本身的安全?在西方国家均不愿
出兵的情况下,是否委托伊斯兰教国家派兵执行?塞民族非比伊拉克,外来的地
面部队是否有胜算把握?即便塞方战败,民族冲突问题是否就此解决?显然,西
欧国家,尤其是德、法、英三国的构想,是无法贯彻的。一年前,美国共和党曾
主张撤出所有联合国部队,并撤消武器禁运令,以便让各当事方自寻解决。该构
想提出后,欧洲人讥讽共和党不了解欧洲情况。实际上,一旦外界干预消失,波
黑当局即刻会通过政治途径与塞方寻求解决办法,其条件或可能对波黑方极为不
利,但至少可使战争提早结束。届时国际社会果真发现塞方继续对其他民族进行
迫害,采取军事制裁手段也不致为了联合国保护部队的存在而投鼠忌器。如果欧
洲国家不改作风,则波黑战争将继续拖延下去,各民族除了蒙受更大的痛苦与损
失外,成立仅仅三年的波斯尼亚-黑塞哥维那甚至有亡国的可能。

  最近,波黑一方的军民动辄声色俱厉地谴责西欧国家出卖了波黑共和国,该
情绪说明,波黑地区的纠纷从一开始就是国际干预下所造成的结果。令人费解的
是,统合中的欧洲国家为何不运用强大的吸引力,逐步地把南斯拉夫纳入欧洲的
轨道,相反地,却透过该国的肢解,把塞尔维亚人推到俄罗斯的怀里。这现象说
明,冷战格局虽已消失,旧时代的思维与手段却仍然保留。

  《欧洲日报》95年8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