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欧洲的民族问题看罗马尼亚的新发展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少数民族问题

  近年来,欧洲的民族冲突此起彼伏,使人对形成民族杂处状态的历史原因感
到费解:既然历史上曾经具备过民族杂处与和平共处的条件,为何当前反而必须
分离?究其原因,不难发现民族杂处多发生在民族主义思想形成之前的老帝国时
代。那时,人类社会只有统治者与被统治者之分,而不存在所谓的统治民族与被
统治民族的观念。因此,民族冲突实际上是迟至十九世纪方出现的社会问题。

  就十九世纪以来的欧洲范围而言,在民族自决、民族净化的口号之下,解决
民族问题的手段往往极其残酷。以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的情况为例,当时的少数
民族以占800多万的犹太人为最多,约计800万的德国人居次,400万上下的乌克兰
人排行第三,300万左右的匈牙利人位居第四。经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洗礼”,
将近有75%的欧洲犹太人为纳粹分子杀害,幸存者之中,又有部分移民他地,由是,
欧洲的“犹太人问题”便基本解决。德国战败之后,散居欧洲各地的德国移民也
曾受到大规模的驱赶,如此,又大体上解决了“德国人问题”。乌克兰少数民族
原多半居住在波兰东部,经战胜国大笔一挥,把波兰东部的领土划入苏联版图,
便又化解了“乌克兰问题”。最后,迟迟不获解决的问题就唯属匈牙利少数民族
为最严重了。

  罗马尼亚的少数民族问题与特兰西瓦尼亚

  如前所述,匈牙利散居在国外的少数民族人口共有300万左右,其中,约有1
50万居住在罗马尼亚,70万在斯罗伐克,50万在南斯拉夫。

  华沙集团瓦解之后,许多人便预言罗马尼亚与匈牙利之间将会为了民族问题
发生严重冲突。法国前任总理巴拉杜也为了解决同一问题出过谋献过策。罗马尼
亚实施改革政策之初,曾有一度由于未妥善照顾到匈牙利少数民族的权益,使得
局势紧张。最近,则突然由于联合政府的成立,而和风细雨地化解了延续70年的
老问题。该奇特现象虽然没引起新闻界的应有重视,但其经验却的确值得许多国
家借鉴。

  匈牙利少数民族多生活在罗马尼亚西部的特兰西瓦尼亚。该地区自十世纪以
来便先后受到匈牙利、奥斯曼帝国、奥地利帝国、奥匈帝国的统治。第一次世界
大战之前,该地区经济发达,宗教自由,文化富丽多姿,各民族之间甚少发生不
愉快事件,主要人口为匈牙利人、德国人、罗马尼亚人、犹太人、吉普赛人。

  1919年奥匈帝国战败。巴黎和平会议举行之际,正值匈牙利共产党执政,因
此战胜国作出了对匈牙利极其不利的国际协定。根据协定,匈牙利必须割让三分
之一的领土,因此使将近三分之一的人口流落在特兰西瓦尼亚、斯罗伐克与南斯
拉夫。

  第二次世界大战初期,罗、匈两国又数度为了领土问题发生冲突,导致大量
人口的迁移。后经纳粹当局出面干预,匈牙利终于收复了特兰西瓦尼亚这块失地。
1944年苏联红军占领罗马尼亚,使得该国随之赤化。1947年的和平会议在苏联影
响之下再次偏袒罗马尼亚,把特兰西瓦尼亚划归罗国所有。

  特兰西瓦尼亚先是经过四十年代的灭犹政策(由全国73万犹太人人口减少至2
万5千人),以后又经历了一系列的合作化政策,使得整个地区的经济、文化倒退
至数百年前的地步。该困窘现象一直维持到九十年代初期方始出现一丝转机。19
96年年底,在自由主义派的推动之下,建立了一个有利于进行改革的联合政府,
其中不仅容纳了左派与中间偏右派,甚至还吸收了匈牙利少数民族组成的民主联
盟。就政府方面,匈牙利人分配到两个部长职位,八个国务秘书职位,两个警察
局长职位与数量可观的地方行政官员职位。匈牙利少数民族方面也自此一反要求
自治的旧习惯,转而投入于改革与建设。

  解决问题的动力

  据分析,罗马尼亚之所以能够顺利化解民族纠纷,主要原因在于当局者认识
到唯有把少数民族纳入权力核心,而不是给予若干仅具象征意义的顾问性职务,
方能在民族之间建立有机的和良性的互动关系。另外,不容否认的是,欧洲整合
运动也给罗马尼亚与匈牙利两国、两民族起了极大的刺激作用。因为在迟早均会
纳入欧洲统一体的情况下,再为局部的民族利益僵持不下,自然是种不识时务的
反应。

  尽管罗马尼亚的最新发展对欧洲的稳定起了很大的作用,欧洲的评论界却对
与此相关的两个问题提出了严肃的质问:一是罗马尼亚境内仍有将近200万吉普赛
少数民族,而官方却只承认22万。除此之外,始终不见吉普赛人的权益受到适当
保障,因此怀疑罗马尼亚当局是否仍缺乏改善吉普赛人“低等公民地位”的决心
;一是既然欧洲主要国家有能力以利诱方式引导罗马尼亚和匈牙利尽弃前嫌,为
何对南斯拉夫的肢解就如此热衷?(完)

  12/17/1997《联合早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