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斯洛伐克与“捷克模式”

  

  当前许多东欧国家均为谋求民族独立和进行政经改革而陷于变乱纷乘的困境,
唯独捷克斯洛伐克能够在静悄悄的分裂过程中,取得令人瞩目的成就。尽管在可
预见的几年内,捷克与斯洛伐克两当局将为处理分裂的善后工作付出极大的代价,
然学术界里,“捷克模式”的概念已是呼之欲出了。

  捷克斯洛伐克的历史发展

  公元八世纪,斯拉夫民族的一族建立了摩拉维亚王国,统治着同属斯拉夫人
的波西米亚和斯洛伐克两民族。公元十世纪初,匈亚利人灭摩拉维亚王国。从此
之后,斯洛伐克部分便一直接受匈牙利的统治并受其文化影响;而捷克人(波西
米亚人与摩拉维亚人的统称),则长期依附日耳曼人所统治的神圣罗马帝国,通
过日耳曼人(尤其是德意志人)接受基督教和中西欧文化的熏陶。

  1526年奥地利帝国虽同时征服匈牙利和波西米亚王国(亦包括摩拉维亚地区
),但捷克人与斯洛伐克人之间的距离并没因此缩小,原因是,斯洛伐克几乎已
被匈牙利人同化,经济极端落后,即便处于奥地利时代,整个官僚阶层仍由匈牙
利人垄断,此情况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才开始改变。捷克部分,则侥幸地
随着德意志人的步伐向工业社会迈进。

  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德、奥的失败而告结束。英、法、美等战胜国为维护民族
自决原则,设计了一个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国和南斯拉夫(最初称为塞尔维亚、克
罗地亚、斯洛文尼亚王国);同时又为了惩治战败国和加强捷、南两国的立国条
件,不顾民族自决原则地把主要由德、奥、匈民族开发的部分工业区划进了捷、
南两国的版图,于是乎又给下一次战争埋藏了导火线。

  1938年希特勒向英、法施压,召开慕尼黑会议(捷政府没受邀请),会议规
定捷克斯洛伐克把部分领土归还德国、波兰与匈牙利(此时奥地利已并入德国)。

  1939年初,希特勒得寸进尺胁迫捷克成为德国之保护国,并使斯洛伐克成为
一个名义上的“独立国”(1939-1945),实际上的德国附庸。

  第二次世界大战再次以德、奥战败而结束,捷克与斯洛伐克除再度取得统一
外,还收复了战时被德(苏台区)、奥、匈占领的土地。

  冷战时期,捷克斯洛伐克凭其深厚工业基础在华沙集团中地位举足轻重,对
内则沿袭苏联之政经一元化发展模式。

  1968年杜布切克任总书记后推行民主改革(布拉格之春),经华沙集团军事
干预,改革运动未经流血反抗而告流产。1977年1500名知识分子联名签署《七七
宪章》强调民主、自由与人权。1989年底改革之风席卷东欧导致捷共下野,由知
识分子组成的“人民论坛”(捷克)和“反暴力社”(斯洛伐克)联合执政。19
90年初,数千斯洛伐克极右分子游行要求独立。1992夏两地议会决定分裂。1993
年1月1日起,捷、斯正式成为两个独立国家。

  捷克与斯洛伐克之间的龃龉

  综观近年来东欧地区发展,最令社会学界感到惊讶的现象是,民族关系并非
两地人民统一或分裂的决定因素,更重要者,在于人民间是否存在文化(包括宗
教信仰)认同感。如前所述,捷克人与斯洛伐克人历史上长期处于两种不同的文
化圈,两者即便均有人口稀少和避免使用暴力处理问题的特点,其结合毕竟是靠
外力撮合,相互间不但时有龃龉,甚至可说是貌合神离。

  就斯洛伐克一方而言,斯人对捷人之不能实现1918年和1968年的建立联邦制
的诺言始终耿耿于怀,认为这是捷人中心主义作祟、对斯人歧视的表现。此外,
捷克政府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枪决斯洛伐克的第一任总统狄索(1939-45)也让斯人
深感受辱。经济方面斯人责怪捷政府把60%的军需工业投资在斯洛伐克的土地上,
因军需产品对人民生活不能起回馈作用。如今,斯人既有机会,当力争独立,体
验一下民族国家的浪漫滋味。

  针对斯人的批评,捷人认为,之所以无法成立联邦制,是因为斯过于落后,
由捷克官员代理政务完全是通权达变的权宜之计。枪决狄索的原因,不单是为了
他在法西斯时代主持傀儡政府,最主要的,是该政府曾积极配合希特勒的侵略政
策,一方面向美、英宣战,派斯人组成的军队前往苏联和意大利作战;一方面遣
送58,000名犹太人至纳粹之手,其中未遭杀害者,不足800人。近年来捷克人逐步
了解,狄索本人并非纳粹分子,主持政府的动机有如法国的贝当将军均出于无奈,
且在他们的干预下,更阻止了本地的纳粹分子干出更多伤天害理的事。就种族歧
视方面,斯洛伐克境内除了80万匈牙利人之外,还有25万乌克兰人和75万吉普赛
人。斯洛伐克议会不顾各方的反对,在宪法中规定斯语为唯一官方语文。捷克人
认为这是德国纳粹主义在斯洛伐克所造成的余毒,其问题远较捷人中心主义严重。
经济方面,捷人普遍埋怨须不断对斯人进行补助,并责怪政府出于战略考虑,把
军事工业和一些最现代化设备(如化纤)投资在斯境内。除此之外,对斯人的芥
蒂还包括,捷人于68年发动改革摆脱俄人时,斯人毫无动静;《七七宪章》的签
署者共有1500人,而斯人只占6位;目前积极主张独立的斯人多属过去的极右派分
子,且接受美国中央情报局的援助(美国插手的动机在于试图把塞尔维亚和斯洛
伐克引导为一个处于俄罗斯和中西欧之间的亲美国家。1992年底,美驻捷之使馆
和领事馆内发现许多窃听器,美向捷政府提出抗议并要求进行调查,结果不了了
之)。总而言之,对许多捷人说来,让斯洛伐克独立,一则可使捷人摆脱经济包
袱;二则可回避斯境内的复杂少数民族问题;三则有助于使捷克更快地推动建设
和回到中西欧的怀抱。

  捷克与斯洛伐克的分裂

  1992年9月之前,不同机构曾分别在捷克与斯洛伐克进行民意调查,结果发现
反对分裂的人数仅略多于赞同者。另外,反对分裂者的态度并非十分坚定,其中
一部分甚至有倾向于赞同的可能。这说明,国家分裂与否这个对许多民族生死攸
关的问题,对深受波西米亚文艺界浪漫气息影响的捷克与斯洛伐克说来,却是个
“先来杯茶,等着瞧1(Teetrinkenundabwarten!)的小事一件。或许这种态度使
然,捷、斯两当局很快地达成君子协定,即分裂后,不动产将属所在地所有,动
产则按2比1的比率分配之(2属捷,1属斯)。至于细节问题,如制订双边进出口条
例、条件、价格、配额等,则由双方负责机构从长计议。

  据各种迹象判断,分裂将置斯洛伐克于极不利的地位。原因是斯境内的军火
工业所占比重过大,军转民过程极为漫长不易。此外,斯的失业率本就相当于捷
的四倍,分裂后将更可能大幅上扬。过去斯洛伐克的产品多售至华沙集团成员国,
如今该集团已土崩瓦解,昔日贸易关系也多因买方无力支付而告中断。外来投资
方面,90年以来捷克所吸收的外资占87%;斯仅得13%。就目前仍在进行的外资谈
判看来,他们对斯的前景既无兴趣也不看好。因此斯当局便寄希望于大量吸收香
港移民,短期内从中获得20亿美元的投资额。许多观察家认为,在缺少捷人支持
与补助的情况下,斯的独立纯属“自杀行为”。刻薄的评论家则讥讽斯人“宁要
独立的草,不要统一的粮”。

  捷克一方虽也必须付出一定代价,譬如,煤、化纤和车身均靠斯方供应,只
要斯方提高价格,便可顿使捷方的王牌产品(机械车辆)在国际市场上失去竞争
力。尽管如此,捷方经济结构较为全面,能够钳制斯方的领域也不在少数,因此
设法维持以往的贸易条件并不困难。由于斯方独立后,捷方的经济负担大为减轻,
集中精力谋求自身的发展将更具条件,西方预测其币值将在93年增值20%;而斯方
则有贬值可能。

  捷克与斯洛伐克的私有化模式

  自克劳斯(VaclavKlaus)担任捷克斯洛伐克新政府的财政部长之后,于1990年
便提出国营企业发放民营的计划,原则是既要恢复市场经济,又要保护民族工业,
还要使长期蒙受损失的广大人民和企业职工获得一定的赔偿。具体办法大致为先
后采劝小私有化”和“大私有化”两步骤。所谓的“小私有化”系指,除了鼓励
民间创办私营小企业和归还部分1948年后充公的私人生产资料外,还把社会主义
制度下的数十万公营小企业(如零售店、饭店)直接拍卖给企业职工(以分期付
款方式取得50%的股权)和本国公民,剩余部分则发放给外国小业主经营。“大私
有化”始于1992年春,捷、斯两当局首先将一千多个大企业改变为股份公司,然
后成立一个“国家财产基金”,其负责人由国会任命,负责直接出售这些公司的
部分股份。随着,又向所有公民发放票证,持有者可在一定期限内换取本人所中
意的企业股份,或者,将票证委托业经成立的400家投资基金之一,代为选择投资
目标。1992年底约有30%的股份尚未脱手,该部分暂由国家财产基金保留,以后伺
机出售。1993年1月1日捷、斯分道扬镳后,两当局将分头进行各自尚未完成的私
有化改革。

  私有化的推行虽是按步就班,但其过程绝非一帆风顺,较具代表性的问题如:
一.各股份公司的透明度不够,在企业资料公布不足的情况下,投资人处于盲目
境况,结果是,名气大的企业,投资者蜂拥而至,而具有实力、潜力的不知名公
司却乏人问津;二.斯人取得票证后,倾向于选择捷方公司的股份,捷人则对斯
方之企业不感兴趣。迄今为止,约有1/3的斯人票证投资在捷方,而捷方的票证只
有4%投向斯方;三.部分职工认为,优先分配的股份只及50%,区区之数不足以体
现劳动者当家做主原则;维宪主义者则认为该观点是“无产阶级专政的死灰复燃”,
法律既规定人人平等,便不能在配额上厚此薄彼,更何况数十年来蒙受损失者为
全体人民,因此企业职工不得享受任何优先;四.食品加工业在私有化和价格开
放后,多有烘抬物价的倾向,结果导致其他工业产品的价格上扬,使得生产农业
原料的生产合作社直接受损(3/4以上属赤字经营)。捷、斯之农民(即合作社社
员)牢受农业官僚控制,政府改革计划无法下达,社员对政策既不了解也不可能
热衷支持;五.改革进展极为迅速,在缺少社会保障作后盾的情况下,甚易造成
社会动荡(如投资失败)。

  基于上述问题,许多人讽刺私有化政策为“先踢球,后定规则1。但从1992
年底所发表的统计数字看来,捷、斯两地的失业人口竟大为降低(捷方减1/2,斯
方1/3),下半年的出口额也较同年上半年提高10%。除此之外,通货膨胀也受到
一定程度的控制。这一系列的成果,自然也吸引了外资的兴趣。根据93年初的报
导,捷方吸收外来投资的增长速度已超过起跑更早的匈牙利。

  捷人初尝改革的果实,信心大增,认为这一切应归功于私有化政策,因为它
使得全国人民成为名符其实的主人翁。此外,捷人自豪地表示,当前的领导阶层
是在不受军阀、财阀、外国干预的净化空气中,在民选的基础上组成的,其成员
大多为专家和知识分子,不仅深受各阶层人民的信任,过错也易于受到民众的谅
解。值得另加补充的一点是,波希米亚人向有公平、明理和达观的特点,这种文
化“软性因素”正是支撑着“捷克模式”的精神力量,又恰巧是许多心胸狭窄、
斤斤计较的民族最不易仿效之处。

  《欧华》1993年4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