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城战事所引发的法律问题 

                                 俞力工


  1995年初俄罗斯对车城用兵无功而返之后,车城的独立主张虽然不获国际承
认,但实际上其叛乱团体已有效地控制着绝大部分的领土。两星期前,俄罗斯当
局以车城支持其他地区叛乱为由,模仿北约组织的“先炸后占”的战术,再次对
车城用兵,结果不仅导致车城地区民用设施的大规模摧毁,难民人数也达5万人之
多。然而矛盾的是,与科索沃事件加以比较,国际社会对同样性质的事件竟然采
取完全不同的态度。究竟原因何在?本人试从法律的角度作一分析与解释。


  冷战结束前“自决权不等于分离权”的国际共识


  长久以来,国际社会对民族自决权达成如下共识,即属殖民主义性质的地区
一旦提出民族自决甚至独立要求,多能获得国际社会的支持,原因是殖民主义带
有严重的种族歧视色彩;至于传统帝国扩张政策之下所造成的“民族问题”,则
被压迫民族至多在伸张民族自决权(如地方自治)方面可获得国际社会的支持,
但是,国际社会支持民族自决却不等于支持独立或分离运动。国际社会之所以厚
此薄彼,原因有两个,一是传统帝国只有统治者和被统治者之分,而无优等民族
和劣等民族之别,因此一般均不带有种族歧视的色彩;二是几乎所有大国都有帝
国扩张的历史,如果所有大国治下的少数民族均提出独立要求,全世界的疆界都
得重新安排,其结果自然是不堪设想。

  基于以上的共识以及在此基础上所签定的一系列国际条约,冷战结束前东西
两大阵营多能依据条约约束自己的行为。


  冷战结束后的新发展


  随着东欧阵营的分崩离析,欧美西方阵营顿然处于绝对优势地位。为了趁胜
追击,扩大势力范围,欧美国家除了提出“人道、人权优先于主权”的主张之外
,甚至还回避联合国安理会的授权。由是从此之后,凡欧美国家认为涉及违反人
道、人权的地区或国家,便可能对当事国进行干预。南斯拉夫的四分五裂就是一
个最具代表性的例子。

  照理说,根据此新发展,俄罗斯对车城的所作所为完全可构成欧美集团进行
干预的理由。可是,欧美至今仅仅对车城的事态发展表示“关切”,同时对车城
分离分子的独立要求也不予承认。细加分析,个中道理不外是“克林顿主义”早
已公开说明,美国只干预“于己无损、能力所及”的事件。显然,俄罗斯经济上
虽然一败涂地,但军事上仍属超级核子大国,美国万没有甘冒风险的理由。剩下
的问题是,南斯拉夫当局对科索沃地区阿尔巴尼亚族的迫害远不及土耳其之对待
库尔德族,为何欧美国家就如此厚此薄彼,不顾人道、人权原则呢?“克林顿主
义”又有云:“干预行动必须符合美国的利益和战略部署”。如此观之,当前西
方集团的优先次序就一目了然:美国的国家利益至上,其后为人权与人道,其下
方轮得上国家主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