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的选战与中国 

                                俞力工
  

  本年 1月7日笔者发表的《普京的集运与俄罗斯的出路》一文中已对3月26日
俄罗斯的选举背景作了详细的分析与预测。普京的胜选的确在竞选活动展开之前
就已极其明朗。投票前普京的最大忧虑不在于是否获得最高票,而是如何动员过
半数的选民前往投票。根据现行俄罗斯选举法,投票率若不及半数选举结果便视
为无效,因此呼吁选民参加投票便成了这次“选战”最大特色之一。

  及至此文截稿之时,即中西欧时间晨12时许,投票最后结果虽未揭晓,但根
据六分之一的开票结果,普京所代表的统一党(执政党)获票率达52.3%的,共
产党为29.6%,投票率则高达56%左右。另根据俄罗斯的惯例,开票较迟的西部
对共党的支持率远低于东部,因此,普京的当选可以说是百分之百的定局。

  现代社会的一大特点就是民意调查普遍受到重视,其结果却不幸又必然是各
党各派的候选人不遗余力地根据调查出来的民意作出相应的承诺,至于胜选后是
否实现诺言,是否与初衷背道而驰,则绝非民意所能左右,至多,选民能够在下
次投票时支持另一个政党持同样政见的候选人。俄罗斯的选举过程也极具现代社
会色彩,普京作出的承诺均是针对社会弊病的良方,至于该药方最终是否能投入
于社会就不得而知了。

  不论今后俄罗斯如何演变,以普京过去长达16年情报工作的背景,以及一年
半来施用强硬手段所获得的正面经验,再加上民众对西方东扩政策的强烈不满,
可以预料今后俄罗斯的对外政策将有一个强硬化的转变。

  早在冷战时期,俄罗斯就一直是西方集团的头号敌人。出于战略需要,七十
年代初美国便开始与中国结为盟友共同对付苏联。美、中的合作符合谋略理论(
gametheory)中“最大势力多有联合第三大势力打击第二大势力的倾向”的规律
。然而到了叶利钦的执政9年期间,俄罗斯国内总产值下降40%,出口额减少70%
,过半民众处于贫穷线之下,全国财富聚集在2%的人口手中。除此之外,社会内
部黑金势力嚣张,盗贼横行,寿命剧减;对外则丧权辱国,大幅举债,,最后甚
至为了蝇头小利而出卖南斯拉夫盟国…。凡此种种,与中国的蒸蒸日上对比之下
,不啻给西方造成了“头号敌人与二号敌人易位”的印象。如果叶利钦继续执政
,同时衰微趋势不变,短期内国际间甚是可能出现一个“美、俄联合对付中国”
的局面。有鉴于此,当前一方面对美国向印度、越南频送秋波的举止无需感到意
外,另一方面,也不能不对俄罗斯的悬崖勒马感到万分的庆幸。邓小平去世前曾
对国家前途指出“韬光养晦”的方向,结合现实政治,笔者的理解是“既不要充
老大,更不要爬上头号敌人的位置”。(完)

  
  2000年3月27日于奥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