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的推广或危机

俞力工


自乌克兰的反对派猷先科当选总统后,其选举纷争似已落下帷幕。如今,台湾评论界仍不时有人拿乌克兰的作票舞弊案、反对派的抗争、最高法院对投票结果所做出的无效判决,以及重新投票使得反对派胜选的整个过程,与台湾的319事件加以对比,同时设法从中吸取所谓的经验与教训。

然而在乌克兰,当情绪转为理性、确凿证据突破主流媒体的烟雾之时,评论界与学术界的注目焦点则逐步转移至外国势力对选举过程的干预,以及在此干预下选举结果的民主性与合理性究竟为何?

据目前掌握的信息,尽管设立在英国的赫尔辛基观察小组,对乌克兰的第一次选举进行实地观察后,曾公开指出乌克兰在野党的作票舞弊规模远远大于执政党。然而,西方主流媒体却广泛采用在野党观察员的一面之词,而在野党的1000名观察员却又是美国“自由之家”(Feedom House)所培训出来的临时性工作人员。至于“自由之家”,则是美国新保守派成立的“民间组织”,其领导人甚至是中央情报局局长乌尔什(James Woolsey)。除此之外,反对派中最为活跃的波拉(pora)学生组织,也直接受到美国国家赞助民主组织(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 —里根时代所设的中情局外围组织)、索罗斯基金、国务院援外组织(USAID)、德国艾德诺基金会、波兰国际关系中心、法国国际关系研究所、德国马歇尔基金、美国全球公正行动会(Global Fairness Initiative)的直接资助。如此里应外合,反对派“自然”能够发挥巨大作用,并赢得第二次投票。另据揭露,类似的外国势力“助选”情况日益频繁且公开, 2000年的南斯拉夫大选、去年的格鲁吉亚大选,均是在类似运作下把在野党推上执政舞台。

更加令人瞩目的是,这次宣战活动的背后,除了外国传统媒体机构的不遗余力之外,再次出现美国私营公关公司的影子。其实,从1991年攻打伊拉克之前的宣传战,与1999年轰炸南斯拉夫之前对南政府所进行的妖魔化活动,俱有美国公关公司的积极参与。往往,先由这些受聘公司无中生有地制造假信息,随后,再通过主流媒体广为传播。每每,事后发现真相并非如此时,生米已成熟饭,局势不但无可挽回,忙着摆布下一个议题的主流媒体也不再加以理会。

与上文提及的若干小国家对比之下,美国的强大、影响力、谍报与宣传能量自是无庸置疑,因此“顺美者昌”几乎已成了小国家选举的规律。鉴于此,往后国际上亲美投机政客定然遽增,结果则难免是“媚美升天,民主扫地”。

2005/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