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人对欧元说“不”的来由

                              俞力工

  本月14日,瑞典公民投票以56%比42%的结果拒绝采用欧元。欧元,作为欧洲
联盟的集体货币,4年前引进之后便一蹶不振,与美元之比价甚至一度减少了4
0%,其后,若非美国经济趋向疲软,再加上911事件与两次战争的冲击,欧元或许
还不至于复苏到最初发行的高度。在此背景下,瑞典人这次的抉择究竟是对欧元
投下不信任票,还是对欧洲联盟整体的前景不看好呢?

  欧元本身,不过是经济活力的象征,实物的代表。无论是使用本国货币,或
与其他国家联合使用一种货币,关键在于该种货币是否有足够的经济力量作为后
盾。以当前欧洲联盟的综合实力而言,欧元应当不会有“沦为废纸”之虞。即便
若干成员同时遭到无可预料的重大天灾人祸,其他成员国也不会见死不救或不挺
身对币值作出担保。采用欧元虽然同时意味着成员国放弃部分主权(货币管辖权
),但这也不足以构成老百姓拒绝使用的原因,理由是任何国家一经加入欧盟,
即便不采用欧元(如英国、丹麦、瑞典),成员国必需严守欧盟的利息率、汇率
规定(加盟的两项趋同条件),换言之,在有限的活动范围内,这些国家必须执
行与欧盟和拍的“货币政策”。除此之外,不采用欧元的国家也没有没落到要动
用权利滥印钞票的地步,因此“维护主权”仅仅是民粹分子煽动排外情绪的借口,
而不能成为排斥欧元的理由。

  然而,继丹麦、英国拒绝采用欧元之后,瑞典人也毫不犹豫地说了“不!”。
瑞典人的出发点其实相当朴素,即他们看到大多欧盟成员采纳了欧元之后并不能
有效地阻止商人趁机变相涨价,例如,有些投币售货机一夜之间涨幅高达25%以上。
除此之外,上文所提到的“发行后的一蹶不振”也使瑞典老百姓为欧元的购买力
感到担心。使用同一种货币固然便当,但一个不慎、让欧元拖下水则完全得不偿
失。至于,停留于货币联盟体制之外是否会影响瑞典经济的竞争力?是否会使瑞
币更加孤立、更加容易遭受货币投机的冲击?是否会导致外来投资的流失?这一
系列问题别说小市民,甚至专家也不敢贸然作出断言。

  除了对欧元有所顾虑,英、瑞、丹三国对欧盟的发展也持不同的看法。就英
国方面,她始终不愿意看到欧盟对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进行挑战,如果英国能够
拿捏“等距外交”的艺术,非止可以从双方得到最多的好处,并享受最超然的国
际待遇。因此尤其待布什上台、与欧陆主要国家的关系恶化后,英国政府便几乎
绝口不提加入欧元一事,由是舆论界大体上仅存在着反对欧元的声音。

  瑞典、丹麦的处境甚是相似,两者都是“税收比例最高、社会福利齐备、公
共事业发达”著称的国家。长期生活在如此一个福利社会的人民,一般最担心的
就是突然面对国家撒手不管、任凭市场自由“调节”的局面。然而,欧盟本身也
有相当势力的“新自由主义派”,他们尽管设法以调动本区域的一切资源,利用
传统的保护主义措施,在国际市场上与美国一争雌雄;但在内部,却又不时以“
提高欧盟的竞争力”为由,要求大幅度裁减社会福利、将公共事业民营化和降低
企业税。在欧洲联盟“趋同”政策驱使下,高税收、高福利的国家自然首当其冲。
因此无论大企业家如何强调“自由竞争”、“减轻资方负担”,小老百姓就是不
能同意以牺牲自己的幸福去成全大资本家的算盘。

  总地说来,欧洲地区具有深厚的社会民主文化传统,面对全球化的挑战虽然
也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冲击,但尚不至于撤除社会福利这道安全网。美国这个老牌
资本主义国家即便在许多关键生产领域所向无敌,但欧洲人只要想到美国许多纳
税人交给国家的银子不是用来缩小贫富差距,而是转手交给私人公司来“照顾”
关在牢里的220万犯人(去年的数字),则宁可为求个安定而认输。2003/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