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北约轰炸中国使馆与因应之道


  自5月7日深夜发生北约组织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首都的使馆之后,欧美洲的
一个明显现象是,其媒体不约而同地设法转移民众对此重大事件的注意力。首先,
中国抗议示威的庞大规模多数在报导中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而着重报导的却是
游行队伍的“有组织的安排”,“攻击、焚烧美国驻北京和成都的使馆和领事馆”,
“德国记者遭到示威民众殴打”,以及“中国政府将充分利用该事件开出条件并
阻扰科索沃谈判的顺利进行”等等。总而言之,中国反而成了肇事方,美国则是
实际的受害者。

  打从六.四事件以来,或更确切地说,自从东欧共产阵营瓦解以来,西方的媒
体就越来越失去客观性,与越战时期的媒体作一对比,当前的媒体有如政府的宣
传机器,散布的消息无异于为官方立场添加的注脚。

  就表面观察之,西方的媒体无论在资产结构或社会地位上,似乎前后并无任
何改变,但如果对人事的安排仔细分析,则不难发现近十年来,各大媒体的情况
就想各大政党一样地,经过了大幅度的“右摆”调整。以德国的绿党为例,经过
十年的右倾发展之后,当前的政治立场已超过了过去的社会民主党;而过去的社
会民主党则右倾到与传统的保守党不分轩轾的地步。至于坚守传统社会民主立场
的政治家如德国的前社民党党魁、财政部长拉方丹或奥地利的前内政部长艾能,
则要么受到金融界与大企业的围剿,而不得不提出辞呈,要么就在极右派把持的
警察机构的集体杯葛之下调职到教育部。媒体方面自不待言,十多年来也相当彻
底地做了相应调整,过去敢说、敢写、敢想的编辑与节目主持人纷纷让位于政治
态度较保守的同僚,以致于当前只有编制外的少数知名自由撰稿人或评论家才能
点缀性地发挥些许不同意见。

  八、九十年代之交,欧美主要国家的压倒性胜利不只是反映在军事与意识形
态领域,如注意到国际跨国资本在全球市场,尤其是东欧市场的扩张,跨国大企
业的利润、股市指数的不断攀升,第三世界在金融、外贸条件方面的退却与让步,
由自由化、市场化所导致的一系列经济风暴,股市崩盘之后处境不利的民族企业
的所有权(包括股票)的易手,北约组织在东扩过程中的步步逼近,以及最近的
中国使馆遭到轰炸事件...凡此种种,稍具政治敏感者均会顿然醒悟,后冷战时期
的右摆现象绝对不是个别领域的偶然发展,而是一个相互之间具有有机关系的“
板块重新组合”运动。该运动来势汹汹,力如排山倒海,今天能够毫不留情地碾
过巴尔干半岛,接踵而来的将可能是一场挟持印度、越南、日本,以中国为主要
目标的挤压运动。至于中国使馆遭轰炸事件,只不过是大运动即将展开之前预先
冒出来的一个小预兆。另外,凡对近代史稍有了解者均会忆及,本世纪的两次大
战都是在西方诸利益团体的急切扩张与极度扩张之下所导致的结果,如今,在西
方媒体与政客交相为北约的军事行动辩护甚至歌颂的气氛下,我们又再次地体会
到,和平与战争之间实在是并不存在一条不易跨越的鸿沟。

  就肢解南斯拉夫的十年过程与最近的科索沃事件而言,在这样一个多民族杂
居,且民族关系极为敏感的地区,突然提出分离计划,其后果肯定是个不可收拾
的大灾难。情况近似的例子在亚洲地区也比比皆是。如拿印尼的排华事件作一假
想,北约组织也大可以“保护华人的生命与财产”,“协助华人成立地方性自治
政府”,“惩治某某领导人”为由,向印尼进行狂轰滥炸,而待过半华人遭到残
害和驱赶之时,西方国家及媒体也可把一切责任推给印尼当局,并坚持要继续轰
炸,“直到印尼当局接受北约所提出的所有条件为止”。同样的手段也可加诸于
马来西亚、菲律宾、越南、泰国、柬埔寨、老挝等等其他国家,并导致中国境外
华人的灭绝。对此种惨绝人寰的事件究其责任,真正的元凶其实只有一个,即北
大西洋公约组织本身。

  中国当前除拥有强大的国防力量之外,政府的处境与七七事变之前的国民政
府极为相象:对外表现得过于软弱,内部则不得安宁;对外反弹过于激烈,又影
响争取时间、加紧建设的“韬光养晦”国家政策。怎么办?

  笔者以为,在即将面临一个“新围堵政策”的前夕,国家当局应当为本身的
核武吓阻力量深具信心,因此不必为了类似轰炸使馆的事件自乱阵脚。除此之外,
在自卫有方、社会稳定的条件下,也无需担心中国人民在经济发展上不能发挥其
智慧与能力。因而,长远看来,问题之关键不在于军事与经济方面与西方的较劲,
而在于当局是否同时兼顾文化领域的开发,换言之,是否能够及时建立起一个完
整的人文科学与社会科学。如果今后继续忽略文化的软体建设与投资,即便短期
内达到西方的物资生活水平,文化上仍然可沦为西方的殖民地与精神尾巴。

  就轰炸使馆事件而言,国家当局当然不能就此罢休。笔者建议采取美国逼迫
利比亚交出洛克比(Lockerbie)空难事件的两名凶手交由国际法庭审判的办法,
强烈要求美国交出肇事凶手。在美国不能满足中国的要求之前,似宜模仿西方媒
体处理六.四事件的做法,定期地在电视上重播使馆受毁与受害者的照片,并且不
时地向世界各国领导人邮寄同类照片以提醒中方的严正要求。只要美国政府长期
处于理亏、被动的状况下,同时中方的压力又仅仅集中在直接代表军工体系利益
的中央情报局身上,中方将或多或少地卸除部分的内外压力。

  (完)
    1999.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