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新欧洲”与“新北约”所体现的理想主义


  冷战格局与传统思维

  自冷战结束以来,在欧洲不时可听到建设“新欧洲”与“新北约”的主张。
如仔细观察,可发现其内涵处处与冷战时期的旧观念针锋相对。今后该新观念是
否会在现实政治里汇合为主流或主导力量,目前虽不得而知,但毫无疑问它在年
轻人和知识分子阶层已普遍得到回响。

  回顾造成东西割据的原因,不难发现实际上纯系美、苏两国相互间商定的结
果。其后美、苏为使该格局合理化,又分别以贯彻“民主、自由”或“平等、国
际主义”作为其辩解的依据。同时除了意识形态斗争这一手段之外,还持续设法
通过军备竞赛使对方屈服。

  冷战的结束同时意味着华沙集团的土崩瓦解,然而该变化在西方“传统派”
的眼下,完全是“民主、自由”的优越性使然,西方军事优势的必然结果。基于
此,今后有待完成的事业,便是如何尽快将前华沙集团成员收编至北约旗帜下,
把自由经济扩展到东欧社会,通过“和平伙伴”关系的建立,逐步将对手的军备
削减并加以管制。另外,自然也希望东欧国家把西方的价值观与生活方式照单全
收。对传统派而言,当前只有欧洲和北约组织扩大的问题,而不存在新、老的问
题。

  “新欧洲”概念的来由

  九十年代初期,欧洲人曾一度为认同问题进行了热烈的讨论。在此过程中,
年轻人恍然大悟原来所谓的欧洲一向是指大西洋到乌拉山的广大地带。而冷战期
间之所以视东欧为欧洲的边缘地带或欧洲境外,不过是1945年2月4-11日雅尔塔
会议(美、苏、英)将欧洲人为地划分为东、西两部分所造成的结果。当前随着
区域统合的大潮流,欧洲人自然应当面向大欧洲,努力把大欧洲建设为一个平和、
繁荣的“新欧洲”。

  就意识形态方面,中西欧知识分子的主流也不认为东欧集团的瓦解是“自由、
民主”的胜利。原因是多年来人们已深深了解“自由”与“平等”是任何现代社
会必须兼顾的两大问题。因此无论是为提高竞争能力而对资方的过渡纵容,或为
维护劳方利益所过渡强调的平均主义,均可使社会陷入泥沼。目前西方社会之更
加健全、稳定,原因在于近数十年西方国家在实施市场经济时善于兼顾社会平等
(即实施社会市场经济),而非排斥东欧国家所片面强调的平等。至于华沙的解
体,则并不能理解为两兵交战一方失败的结局,而是华沙集团部分领导人采纳缓
和政策的结果。除此之外,他们认为完全不能由于华沙集团的瓦解而就此忽略俄
罗斯的核子力量。因此与其试图永远把俄罗斯置于次文化、受管制地位,不如设
法协助彼国排除危机并尽快使其纳入欧洲统合的轨道。

  何谓“新北约”

  “新北约”和“新欧洲”如果不是一枚硬币的两面,也至少是“新欧洲”概
念的逻辑伸引。在主张建设“新北约”的人士看来,“老北约”不过是战后美国
全球战略部署的一个环节。当前既然冷战已经结束,来自东欧的威胁不复存在,
所谓的欧洲防御领域也自然出现一个新的认同问题,即欧洲人在自身的问题上应
当扮演什么角色,或者,套句法国外长的话,“如何使欧洲国家在北约的防御认
同(defense-identity)上取得更加合理的地位”。基于此,“提高西欧联盟(
欧洲国家的协防组织)的地位”,“北约南翼指挥官由欧洲人担任”等主张均是
“新北约”构想下的部分新建议。

  众所周知,在北约组织提出东扩计划之前已决定接纳一些中立国家成为其新
成员。出于长期置身于是非之外的习惯,这些国家虽然乐意接受北约组织的保护,
但却不会轻易地让自己淌入军事纷争的混水。鉴於此,若干中立国便已具体提出
在北约组织中“不承担自动支援义务”的建议。

  除了“以欧洲力量逐步取代美国的保护”,“北约欧洲化”,“北约东扩顾
及俄罗斯的利益甚至接纳俄罗斯”,“排除自动支援义务”意见外,目前较常见
的“新北约”派意见还包括:双方继续巨幅裁军,不在新成员领土上部署核子武
器,谈判中不要对俄罗斯过于苛求使得它事后象纳粹德国撕毁凡尔赛条约一样地
撕毁一切不合理协议,不为世界强权利益送死等等。

  不欢而散的罗马会议与前景

  1996年6月3日在柏林召开的北约组织部长会议以及同年12月10日在布鲁塞尔
举行的北约组织高峰会议,曾先后强调将就扩大欧洲成员的职能方面进行组织的
内部改革,将扩大、加强和平伙伴关系的建立,将明确北约与俄罗斯、乌克兰的
关系。然而当本年3月25日欧洲联盟在罗马举行定期会议,并由法国提出“将西欧
联盟逐步融合于欧洲联盟”的构想时,却由于受到英国的反对而导致激烈的辩论,
使得会议不欢而散。该现象一方面说明英国与美国之间的传统友谊远远大过英国
与欧洲大陆之间的地缘关系,二方面也说明美国与受其影响的欧洲保守势力并无
意建立任何新格局。至于本月18日叶尔钦在访德期间透露的“俄罗斯将于5月27日
与北约组织签订协议”的消息,相信至多涉及伙伴关系的确立。同时就俄罗斯与
北约组织多年打交道的经验看来,应当是会充分利用西方的资金销毁陈旧军事设
备,而不会把其他军备置于北约的管制之下。

  原载《联合早报》1997年5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