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美国在北约组织布达佩斯会议上的得失

                              俞力工

  5 月28至30日,北大西洋公约组织集结19个成员国、27个具有“战略伙伴”
或“观察员”身份的国家,在匈牙利首都举行年初届会,其主要议题包括:国家
导弹防御系统 (NMD)问题,马其顿与阿尔巴尼亚族激进分子之间的军事冲突问
题,巴尔干地区国家加入北约组织问题,以及欧洲联盟所建立的快速反应部队与
北约组织之间的关系问题。

  一般说来,对某个会议作出评价,最惯常的方法既是拿初始的愿望与达成的
结果作一比较。就此次会议而言,推动国家导弹防御系统的美国的初衷是:通过
会谈说服北约组织成员国同意发展该系统,并废止1972年旨在禁止发展导弹防御
系统的《美、苏限制反弹道导弹系统条约》(ABM)。

  经过激烈的讨论,美国在会议上并没有说服与会者建立该系统的必要性,也
不能排除欧洲国家对此系统可能引发军备竞赛的疑虑,但是,为了不使美国太过
难堪,“会议公报”一改过去的习惯,内容中删除了“以《美、苏限制反弹道导
弹系统条约》为国际裁军指导原则”的文字。因此单单就美国对此问题的预期效
果而论,几乎可以“碰一鼻子灰”来形容。

  马其顿问题方面,会议前欧美国家支持马其顿的态度已十分明朗。会议期间
许多国家代表除了重申谴责阿尔巴尼亚族游击队为恐怖分子之外,同时也表示对
马其顿的强硬反应和反击行动可以“理解”。或许由于南斯拉夫业已制伏,抛弃
失去利用价值的阿尔巴尼亚解放军已不成问题,巴尔干地区国家,包括南斯拉夫
今后加入北约组织也不是俄罗斯可以扭转的趋势,于是整个会议的“重头戏”便
轻易地让土耳其给强去了。

  冷战结束以来,欧洲联盟成员考虑到提高本身的地位与作用,同时有意逐步
摆脱对美国的依赖,决定建立一只拥有 6万人的快速反应部队,以处理欧洲范围
的冲突。由于多数成员又同时是北约组织的成员,并在过去的数十年间对北约组
织的建立作了大量的软体和硬体投资,如今为节省计,欧洲联盟多打着“成立独
立的欧洲军队,但利用现成的北约组织的资源”的算盘。众所周知,土耳其这个
属伊斯兰教文化圈的国家,无论从文化或地理的角度观之,与欧洲实在扯不上太
多关系,内政上也经常为了人权问题被欧洲联盟国家视为南门口的“野孩子”。
有鉴于此,多年来欧洲联盟始终藉各种理由拒绝土耳其的“加盟入会”要求。

  如今,土耳其风云际会,趁此会议之机,以北约组织成员的身份对欧洲联盟
强烈地说出了“不”。土耳其提出的理由是:一个非欧盟成员的国家无论如何不
能让欧盟任意动用北约组织的资源。如果作此打算,土耳其必须要在欧盟具有一
定的发言权。

  欧盟凡作任何重大决议,根据章程必须达成一致意见,一旦土耳其加入,便
可能如脱缰之马对集体政策造成不利影响,尤其考虑到数十年来美国始终是土耳
其的后台老板,由是更担心土耳其在欧盟内部贯彻美国意志。

  就美国方面,对欧洲联盟的扩大和摆脱美国的倾向一向不以为然,因此虽然
在建立国家导弹防御系统问题上吃了憋,却终能透过土耳其对欧盟还以颜色,其
综合结果可说是有得有失。

  2001/5/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