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布拉格的北约高峰会议

                              俞力工

  本月22日,在捷克首都布拉格召开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高峰会议宣告结束。
此次会议决定了至迟于2004年接纳立陶宛、爱沙尼亚、拉脱维亚、斯洛文尼亚、
斯洛伐克、罗马尼亚、保加利亚为新成员,于2004年底之前建立一支兵员达2万人
的北约快速反应部队,还决定在布鲁塞尔所成立的战略指挥部之外,在美国另设
一个负责组织“转型”的指挥部。

  这次北约东扩的规模甚大,但有关国家对此事件却低调处理,原因不外是避
免让俄罗斯难堪。过去,北约组织与俄罗斯之间曾达成协议,不把前苏联成员纳
入北约,然而,由于北约组织态度强硬,终于导致北波罗的海三小国入伙的结果。

  若干论者不明就理,认为这些新成员均属军事力量薄弱国家,一旦加入北约,
反而会使北约的实力削弱,因此俄罗斯无需提出反对。实际上,在冷战时期,北
约要想动用常规武器攻击莫斯科,至少得通过1700公里的纵深地,如今,从拉脱
维亚出发,坦克车只需带上一桶备油就可跑个600多公里开进莫斯科。这就难怪目
前俄罗斯积极要求进行常规武器裁军谈判,以限制北约组织在新成员国境内部署
常规武器。笔者最近多次为文指出,俄罗斯志在加入欧洲联盟,因此必须消除数
十年所造成的疑虑,也必须容忍美国透过北约东扩所施加的压力与羞辱,所谓忍
辱负重、韬光养晦并非中国人的独特美德,而是纾解困境的人之常情。

  就建立快速反应部队方面,众所周知,欧洲联盟于九十年代初以来便决定建
立独立的“共同外交和安全政策”(GASP),其具体方案之一是在欧洲人成立的
西欧防御联盟(WEU)的框架内,建立一支不受北约组织支配的快速反应部队,以
处理欧洲区域的危机事件。经过两年多的酝酿,该方案出现搁浅之虞,原因是欧
盟国家为了节省军事开支,希望能够利用现有的北约组织的资源(装备与设施),
而不需作重复投资。该设想随即为北约成员之一的土耳其提出反对。土耳其所持
的理由是“不能允许欧洲联盟把同属欧洲国家的土耳其关在欧洲联盟大门之外,
而利用北约的资源处理欧洲的事体”。土耳其从中作梗当然有加入欧洲联盟的切
身利益考虑,但更关键的是,作为土耳其的后台的美国既不愿看到自己的势力在
欧洲地区消失,更不允许后冷战时期任何一个集团对美国的独占鳌头地位加以挑
战。

  1992年3月8日美国《纽约日报》(NewYorkTimes)曾透露一份《国防部文件》,
其中强调:“必须维持美国在政治、军事上的全球统治地位”;“美国的最高目
标在于阻止任何强大对手出现”;“美国的首要任务在于使北约组织成为西方的
防卫工具和安全保障工具”;“为避免削弱北约组织,美国将尽一切努力阻止欧
洲国家就安全问题达成内部协议”…。由此观之,美国建议下的北约快速反应部
队的最大目的就在于阻止欧洲区域单独处理自己的安全问题。往后,欧洲人若是
继续依赖北约组织处理本地区的问题,自然就得永远听从美国的摆布…。

  1999年4月23-25日,为了庆祝北约组织成立50周年而在美国首都举行了高峰
会议。会议结束时发布了所谓的“战略新观念”,即北约组织的活动范围将不限
于成员国领土范围,必要时可扩及欧洲与大西洋之间的广大地区;所负的任务也
将超过协防,而扩大至危机处理、发展伙伴关系等政治任务。此时正值北约组织
不经联合国安理会的授权,对前南斯拉夫进行军事制裁。由3月24日起,两个半月
内总共出动了13000架次的空袭,把南斯拉夫全境的军、民用设施破坏得体无完肤。
虽然“战略新观念”有意为此军事行动添加理论依据,但却在“境外军事活动”
(outofarea)与“安理会授权”问题上,造成法、德与美国之间的激烈争执。最
后,与会者达成的协议是:北约组织承认联合国的领导地位;北约组织在境外的
军事活动必须与成员国的利害关系有关;欧洲联盟可在北约组织的框架内建立“
共同外交与安全政策”。

  必须指出的是:1.北约组织成员多系联合国的成员国,负有遵从《联合国宪
章》义务,不经安理会的授权,根本无权进行自卫之外的军事行动;2.北约组织
本身是一个集体防御组织,依其章程规定,只能在成员国境内进行自卫性军事活
动。因此对南斯拉夫发动的狂轰滥炸行动,不仅是践踏《联合国宪章》,同时也
违背北约组织本身的章程。此外,以发布一个“新观念”声明来否定章程规定,
也充分反应出据“领导”地位的美国的不择手段。

  虽然如此,从两星期前联合国安理会所达成的“伊拉克决议”看来,欧洲国
家并非毫无作为。相反的,在法国、德国为首的果断坚持之下,终于迫使美国回
到安理会的框架,由是为维护国际法原则、恢复法律秩序作出了极大的贡献。

  毫无疑问,此次布拉格会议,由于通过建立快速反应部队而为今后欧、美之
间的冲突埋下伏笔。除此,在美国的要求下,还决定在负责战略问题的布鲁塞尔
指挥部之外,在美国首都增设一个负责北约组织“转型”工作的指挥部。顾名思
义,今后的纯军事问题将仍旧由布鲁塞尔指挥部处理,至于政治任务,尤其是对
新成员的领导,将更直接受到美国操纵。

  后冷战时期的中西欧,不约而同地与日递减其国防开支。然而尽管如此,在
世界性经济萧条的背景下,仍对经济稳定问题感到捉襟见肘。对比之下,美国的
国防开支却不断巨幅成长,至使两地的军事力量的差距越来越大。如果今后美国
的全球领导地位必须要靠欧洲的输血才能巩固,或者继续支持美国的领导地位反
给欧洲带来更多的麻烦,那么欧洲就宁可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而其选择不外
两个办法:一是欧洲联盟将不顾美国的反对,按照既定方针继续向独立的“共同
外交与安全政策”迈进;一是把俄罗斯纳入欧洲联盟的框架,共同管理俄罗斯现
成的强大军事装备。若是还有其他捷径,那就是做而不说,双管齐下。2002/11/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