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新北约组织 
 

  先从一幅最近见到的漫画说起:波兰、捷克、匈牙利三国元首昂首阔步穿过
一个城门。城门上挂有横幅一条“热烈欢迎加入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但过城门,
三人欲进又止,只见此边满目疮痍、横尸遍野,空中军机、导弹、高射炮弹交织
一片。其中一位首脑以为是走错了门作出拔腿欲退状;另一位则焦急道:“我们
是只是为了寻求保护而来,不是为了打仗”;第三位则抗议说:“我们要参加的
是老北约,而不是新北约1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于本月23至25日在美国首都举行了
成立50周年庆祝大会及高峰会议。参与者不仅是该组织所有成员,还包括准备加
入的国家,伙伴关系国家以及一些与巴尔干纷争有密切关系的周边国家,出席者
总共约有50个国家的首脑,一时之间华盛顿冠盖云集。会议结束前,北约组织发
布了所谓的“战略新观念”,同时对南斯拉夫也提出了“科索沃声明”。

  战略新观念

  北约组织成立于1949年,性质纯属集体防御,其章程明确规定军事活动范围
仅限于成员国领土范围。如今,根据“战略新观念”,今后的“新北约”的活动
范围将不限于成员国领土范围,必要时可及于欧洲、大西洋之间广大地区,所负
有之任务不仅是以军事手段保护成员国的领土主权,同时还担负在上述广大地区
“克服危机、预防危机、稳定安全环境、与同一地区的其他国家发展伙伴关系并
与其进行对话、合作、建立互信、提高透明度”的政治任务。

  众所周知,早于九十年代初,欧洲联盟即已决定转型,目标在于把单一的经
济合作职能扩大至建立“共同外交与安全政策”。出于种种原因,该计划进展缓
慢,尤其在巴尔干的一系列纷争上显得无能为力,美国由是趁虚直入,透过北约
组织的再三插手,最后不只是扩大了北约的活动范围,甚至取代了欧洲联盟所追
求的政治功能。

  若是认为欧盟成员心甘情愿地受美国一手摆布,似乎有欠公允。起码在“境
外活动”(outofarea)范畴,法、德两国便曾在此次会议上设法争取在进行“境
外活动”之前取得联合国安理会的授权,从而为北约的军事行动取得国际法依据。
针对这点,美国认为不能继续容忍在安理会受到俄罗斯与中国的牵制,因此坚持
要使北约获得最大的自由。经过冗长的讨论,与会诸方终于达成如下的折衷意见:
1.北约组织承认联合国在处理全球危机事务的领导地位;2.北约组织境外活动所
涉及事务必须在性质上与地缘政治上与北约组织成员有关联;3.欧洲国家今后可
以在北约组织的框架之内建立独立的安全与防御政策。

  就第一点而言,“新战略观念”的新意在于,过去,或说根据北约组织的章
程,北约的军事活动应当从属于联合国的决议。如今,根据北约组织秘书长索兰
纳及克林顿对“新观念”的解释,“尊重、承认联合国的领导地位并不表示有必
须从彼处取得授权的义务”,同时要求授权与否,还得“依各个事件的性质而定”。
有趣的是,就同一条文,德国总理斯洛德的理解是,“就一般情况,北约尊重联
合国的权威”。至于法国席拉客总统,则认为法国取得了一嘲外交胜利”。谈及
此,又令笔者忆及另一个在欧洲流转的讽刺笑话,即此次北约的军事行动是一个
“集体智慧”结晶,而结晶的必要成分是:一个求功心切的头羊(克林顿),一
个死心塌地的帮手(贝列尔),一个投机取巧的陪衬(斯洛德),一个狂妄自大
的敌人(米罗什维契),一个酒醉不醒的敌人的后台(叶利钦)和一个欧洲范围
内生存价值最不受尊重的阿尔巴尼亚族。

  言归正传,第二点的措词与前一点相较,更是模棱两可。如果说美国与欧盟
之间甚至可为了两地均不出产的香蕉打起官司,不难想象,凡人类想象力所能及
的事务多少都有些关联。例如,北约轰炸南斯拉夫的桥梁时完全可以以“米罗什
维契也要使用”为由;攻击养鸡场时也可说“南斯拉夫军队会拿它果腹”。有鉴
于此,此条的新意在于,今后凡北约组织认为有需的时候便可任意用兵。

  第三点其实涉及所谓的“欧洲人的防卫地位”(EuropeanDefenseIdentity)。
九十年代初,欧洲联盟原计划把西欧联盟(WEU)这个曾由欧洲人创建,但长期冷
冻的防御组织予以加强,并纳入欧盟的体系。此次会议上,德、法两国再次将该
计划提出,原希望能够得到其他成员的同意,却没料到土耳其对此计划坚决提出
反对。土耳其认为这样一来,将会排斥非欧盟成员国(指土耳其自己)在欧洲防
御政策上可起的作用。不论土耳其的反对是出于美国授意,或是因为被欧盟排斥
在大门之外而趁机报复。经过争执,最后达成的妥协意见是:条文中加入了“所
有北约成员应尽可能地参与欧洲防御计划”。如此一来,就更加凸显土耳其与美
国在欧洲所起的作用。这次欧洲人的原始构想经过大幅修改后的确是面目全非,
而最新的变化是,有朝一日“西欧联盟”获得加强之后将不属欧盟体系,而属北
约组织的有机部分。“欧洲的独立防御机制”既然停留在北约组织的框架之内,
就自然得受总指挥部的指挥和约束,因此就不可能具备任何真正的独立性。

  科索沃声明

  此次发布的“科索沃声明”包括内容大体如下:1.北约为打击恐怖运动将贯
彻其既定策略;2.南联盟即刻结束军事行动、撤军,允许国际军事力量在科索沃
维持和平,加促难民回返,并在朗布依埃会议的基础上保证其解决问题的良好意
愿;3.加强北约的军事行动,实施燃料禁运、经济制裁、海域封锁等办法;4.为
实现第3条目标,北约将争取安理会的授权,从而促使科索沃非军事化并建立一个
受国际共管的过渡性科索沃自治政府;5.巴尔干的稳定具有优先地位,在建立一
个民主的南联盟的条件下,将给予南联盟支援。如把该“声明”内容与朗布依埃
会议作一对比,不难发现主要的“新意”在于:在朗布依埃会议上,北约要求南
联盟接受北约在科索沃驻军,同时北约军队可以在南联盟全境活动并享有豁免权。
如今却仅仅要求由“国际军事力量”维持和平。如此,自然就给俄罗斯一个参与
解决问题的机会。另外,在北约于3月24日发动攻击之前,完全不考虑争取安理会
授权。如今,却表示了该意愿。

  北约成员采取军事行动后,一致强调曾“施尽一切政治手段,直到一切办法
无效后方诉诸于武力”。如今,似乎又发现许多其他政治选择,譬如,由俄罗斯
调停,由联合国主持公道,由国际军事力量维持和平等等。

  根据最新的发展,南联盟甚有可能接受不由北约侵略国所参加的“国际军事
力量”(由联合国主持)向科索沃地区派驻军队维持和平。至于成立“过渡性的
自治政府”,相信南联盟在朗布依埃会议上的立场不会改变,即仅仅同意让科索
沃取得自治地位,而不会答应该自治地位如北约组织所建议的“只具三年的效力,
三年后独立与否将进行投票决定”。从朗布依埃会议的失败到北约此次会议的结
束,北约在处理科索沃的问题上明显地绕了一个弯,且不论前后是否产生任何矛
盾,最引人注目的是,在拐弯过程中促成了一个“新北约”和让南斯拉夫的时光
倒转,回到立国前的百废待兴状态。(完

   1999.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