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北约东扩


  本月12日,波兰、捷克、匈牙利三国正式加入了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使得该
组织扩大至19个成员。尽管北约东扩计划酝酿已久,相关国家为了减少对俄罗斯
所产生的刺激,对加入北约一事也尽量低调处理,但是,三个原属华沙集团的成
员突然如此极端地改弦易辙,对整个欧洲局势而言不能不说是个天翻地覆的变化。

  本来,根据北约的时刻表,上述三国应当在北约组织于4月24、25日庆祝五十
周年成立大会时正式加入,但由于该日亦将公布“新战略构想”,波兰便坚决要
求尽早成为正式成员,以便能够以成员的身份参加“新战略构想”的策划。从波
兰的积极态度可以看出这个近几百年来饱受摧残的国家将在北约组织里扮演一个
极为突出的角色。

  众所周知,目前在北约组织门口排队求入的远远超过上述三个国家,罗马尼
亚、保加利亚、波罗的海三小国,甚至乌克兰均表示过加入的愿望,其他如克罗
地亚、斯洛文尼亚、斯洛伐克等也都是潜在的发展目标。目前之所以暂让三个国
家参加,原因不外是避免过于刺激俄罗斯。除此之外,该做法自然还表示,北约
组织的门户是开放的,今后对组织的扩大依然是持欢迎的态度。
  

  尴尬的俄罗斯

  华沙集团的解体与苏联的分崩毫无疑问具有一系列的内在原因,但是持平而
言,西方集团的长年经济封锁,军备竞赛,围堵,以至于变相的代理战争(如阿
富汗)以及在分离过程中的煽风点火,均是拖垮华沙集团和苏联的重要因素。近
十年来,许许多多包括美国本身的政界人士再三对美国政府提出警告,认为北约
组织的东扩政策对前苏联与俄罗斯的改革过程极为不利,这种作法的必然结果是
削弱民主人士的力量,并最终导致民粹主义的抬头。有些人观察到俄罗斯人民普
遍的重返欧洲怀抱的愿望之后,甚至认为在和平条件下只消有个的十年和平过渡,
俄罗斯(南斯拉夫亦然)迟早会成为欧洲大家庭的一个成员。

  目前看来,这批人士的判断并非毫无道理,在美国与北约组织的步步进逼之
下,俄罗斯改革派在杜马议会中已成为少数,下届总统选举时也将失去主政的地
位,如没有重大原因出现,强硬派掌权已是无可逆转的事实。因此,从整个事态
发展观之,北约东扩的主观愿望就是尽量设法削弱俄罗斯,核心目标就是使其失
去与中西欧结合的机会。从同一个角度也可以看到,北约组织对俄罗斯所作的一
切“让步”,例如不在新成员国境内驻军,不在其境内安置核武器,设立北约-
俄罗斯委员会等等,其实都是些“给予重创之后涂抹的万金油”,无济于事。至
于俄罗斯政府,其对中西欧的“策略”显然也正面临着激烈的转变:过去,在戈
尔巴乔夫时代,其外交政策明显地侧重于发展与欧共体(现称欧洲联盟)之间的
有机关系;如今,却为了应付北约组织而疲于奔命,由是无力兼与欧盟之间的关
系。过去,对亚洲,尤其是对东亚采取的是由上而下的傲慢态度;如今,却是寻
求平等的夥伴关系。就俄罗斯目前的“脱欧入亚”的倾向,甚至包括一定程度的
“祸水东引”,似乎早就是高瞻远瞩的美国战略家的预谋。

  波兰加入北约组织的影响

  波兰无论在领土范围、人口、资源、兵力、装备方面均大于匈牙利与捷克的
总和的数倍。尤其重要的是,如果把关系与俄罗斯极为良好,甚至随时可能与俄
罗斯再度统一的白俄罗斯当作俄罗斯疆域的一部份,那么,波兰便是唯一的与俄
罗斯直接接壤的北约国家。除此之外,波兰数百年来一直夹在俄、德之间饱受摧
残,与俄罗斯的仇恨尤其不共戴天。因此它的加入,对北约而言无异于猛虎添翼,
对俄罗斯的影响不能谓之不大。

  至于对待德国方面,波兰之成为北约成员之后,也可发挥牵制德、俄之间发
展任何“不正常关系”的作用。历史上,德、俄之间一向就存在着极其复杂的爱
恨交集的感情,彼此之间均深深地感到一旦联为一体便能发挥主宰全世界的威力。
无奈数百年来先后受到英、美的牵制与意识形态所加诸的阻力,该两国始终无法
取得良性的发展。

  笔者于去年12月28日在《美、德歧见逐步显见》一文中,曾经指出德国新政
府无论在北约境外活动(outofareaoperation)是否需要预先取得联合国或欧安
组织授权问题(即是否允许自我授权self-mandate),或是在是否继续保留“核
子武器第一次打击战略”方面均与美国的看法发生抵触。在这几个关键问题上,
作为美国最新战友的波兰就挺身扮演了比英国还更加积极的美国代言人的角色。
波兰之同意北约组织可在成员国境外不经任何授权为所欲为,以及主张继续执行
“核武第一次打击战略”,除了表面上的“要维持北约组织的威慑力和避免波兰
沦为传统战争的战潮之外,其实还反映了该国与美国对俄罗斯的同一看法,即俄
罗斯今后不论如何发展,其最终的意图不外是恢复昔年超级大国的地位和实力,
因此如果有朝一日卧榻之侧必须容它酣睡,不如及早采取一切办法预先拔尽它的
所有毒牙,使得自己届时也能够高枕无忧。

  (完)

    原载《联合早报》1999.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