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德歧见逐步明朗


  据本月23日美国《华盛顿邮报》报导,目前德国政府对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
“核子武器第一次打击战略”所提出的不同意见使美国政府感到忧虑。同一消息
来源又指出,美国国务卿奥尔布赖特曾对德国新上任的外交部长菲谢尔提出警告
“对该战略加以变更后果极为严重”,但该警告并不为菲谢尔所接受。针对德国
的立场,美国政府一位高级官员认为是“立论错误,不合逻辑,误入歧途和极端
危险”。另据最新一期的德国《明镜》周刊报导,菲谢尔曾在接受该周刊采访时
表示:“我已对北约组织秘书长索兰纳表示过我政府对该事宜持有不同看法,因
此有需要进行讨论”。菲谢尔进一步说明:“当前与德国接壤的均是友邦,国界
之外不再是48小时之内便可深入到北海海岸的装甲师”,因此核武部署应作相应
调整。如今正在美国进行访谈的德国国防部长对记者则表示,他不以为核战略问
题将会使美、德两国之间发生冲突,因为德国仍旧是北约组织的牢靠成员。

  美国的忧虑

  美国政府的忧虑首先是,德国议会选举之后,社会民主党与绿党之间所达成
的“联合政府协议”之中包含了以下两条内容:一是联合政府主张把核子武器的
警报等级给降低;二是主张放弃核子武器的第一次打击战略。另外,“联合政府
协议”还表示新政府有意把“北约组织范围之外的任务与联合国、欧洲安全与合
作组织的规范联系起来”。这就意味着,北约组织成员国领域之外(outofarea)
的一切军事活动至少必须事前取得联合国的授权。美国政府之有所忧虑,除了认
为“核武第一次打击战略”对当前的局势说来仍旧是个最佳的威慑手段之外,甚
至还有意把同一战略运用在具有极大威胁性和可造成巨大伤亡的生化武器领域。
就联合国授权方面,从科索沃事件便可以看到,美国是无论如何不愿在任何重大
国际事件上受到联合国安理会,尤其是俄罗斯与中国的牵制。

  德国的考虑

  六、七十年代之交,正值德国社会民主党主政时期,布兰德总理考虑到冷战
格局之下的军备竞赛已发展到了任何一场核子战争均可立即使整个欧洲灭绝的地
步,于是便毅然制定了以接触、合作方式谋求缓和的“东进政策。从此之后,德
国对本国领土上的核子武器部署,尤其是中子弹的部署也提出了许多与北约组织
相歧的意见。在德国政府看来,不论北约组织的战略计划如何拟定,局势如何发
展,德国的最优先考虑便是“既不能想象,也不能允许核子战争发生在德国的领
土上”。许多德国军事家甚至直率地表明,德国军方的职责在于施用一切办法对
华沙集团的任何侵略意图起吓阻作用,但是如果一旦吓阻努力失败,华沙集团果
真对德国进行军事进犯,则德国军方的任务即同时结束,换言之,德国应当即刻
放下武器以避免成为两大集团互抛核子武器的沙常自东进政策以来,这种观点一
直主导着德国历届政府。这也是为何如今再度崛起的社会民主党“忽然”对美国
的战略部署提出异议的实际原因。

  北约组织的机制特点

  北大西洋公约组织自1949年成立以来,先后共有16个国家参加。这个以协防
为目的的纯军事组织虽有严密的防卫部署,但决策权却受成员国政府所组成的部
长会议所控制。各国政府除了能够透过部长会议表达各自的利益之外,对参与军
事行动与否也有很大的自主权。以协防事务为例,该组织的章程就有如下之规定:
1.军事行动原则上仅限于在所有成员国领土范围内进行;2.超越北约组织成员国
领土范围以外的军事行动必须获得所有成员的一致同意;3.每个成员均可自行衡
量来自外界的某一进攻行为是否构成协防事件,换言之,成员之间并不具有自动
支援(automatism)的义务;每个成员均可根据自己的判断,决定外来的威胁构
成什么程度、等级的紧急情况,并自行作出决定,是否将部分或所有军事交由北
约组织调度与支配。五十年来,北约组织内部的团结性并非铁板一块,土耳其与
希腊之间矛盾重重,法国与美国之间也是各别苗头,德国与意大利又出于历史与
政治原因处处受严格的宪法或议会的牵制。凡此种种,以往任何策略要获得所有
成员的一致同意,绝非件容易的事。本年10月12日,在比利时举行的北约组织外
长会议就针对科索沃问题批准北约组织进行军事动员方面达成了一致意见。该决
定的主要动机在于明确地让南斯拉夫联邦知悉北约组织进行军事制裁的决心;二
是回避了德国、意大利两国议会的同意权,预先由其政府开启同意北约组织进行
动员的绿灯;至于北约组织在实际进行攻击之前是否需要获得安理会的具体授权
则对外不作任何说明。据此地评论界分析,当德国政府用如此不正常的手段,即
以回避议会的同意权来支持北约组织进行军事动员之时,不过是为了表达新成立
的联合政府对北约组织的效忠,而并不能解释为德国新政府认为北约组织领域之
外的军事行动不需要预先取得联合国的授权。因此北约组织的动员决议在表面上
对南斯拉夫联邦固然形成了更大的压力,但实质上并没有否定安理会的作用,而
且实际上嗣后北约组织也没有对南斯拉夫进行攻击,前前后后唯一口口声声强调
“无需联合国安理会的授权”的国家,严格说来也只有美国这一个国家。(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