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江泽民访日之行与媒体反应 


  此次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的访日结果在各地媒体获得两种截然不同的评价。
大体而言,大多数西方媒体认为,江泽民之无法促使日本对战争罪责表示歉意,
和无法让日本对中国提出的“三不”主张作出承诺是一个“极大的失败”(deba
cle)。而就中文媒体而言,多数除了对日本的抵赖一致表示愤慨之外,对江泽民
再三对日本提出抨击的行动则加以赞赏,并认为这是一次使中国人扬眉吐气的成
功访问。

  西方的反华情绪

  自六、四事件和华沙集团瓦解以来,西方媒体对中国即无任何好评,此次访
日之行自非例外。因此在西方新闻界交相指称中国对日外交攻势遭遇惨败之时,
却少见哪个媒体将日本在侵华期间对中国所造成的破坏客观地介绍出来。尤其令
人费解的是,西方新闻界甚至有意忽略同为战败国的德国与日本之间在承担历史
责任方面有着质量上的差距。因此给人的印象是“要求日本赔罪纯粹是中国人无
理取闹,而日本人却光荣地打赢了一场外交仗”。从许多其他报导也可以观察到
近年来西方媒体的“反中国”情绪甚至已到了无可复加的“反华”地步。以数月
来印尼暴民对当地华人进行的一系列迫害、施虐事件为例,西方

  媒体多在轻描淡写之余,加上一句“由于华人控制了印尼的经济,因此受到
多数民族的仇恨...”,言下之意,对付华人的野蛮行为就像是反对贪污腐败行为
一样地同属正当行为。实际上,西方人不是不知道印尼市场上的绝大多数工业消
费品,从路上跑的汽车到家

  里用的电器用品均非华人生产,而大多数华人之所以集中从事零售商业活动,
其原因正像战前欧洲犹太人一样,由于在其他“正规”行业(政界、军警界等等
)受到排斥,而不得不做些小买卖或涉足其他自由职业。另据学术研究揭示,历
次欧洲的大规模反犹太行动多以当地经济危机为起因,以夺取犹太人的财产为目
的,以犹太人“控制经济命脉”为借口。战后经过数十年的讨论,该历史问题早
已属于常识范畴,如今再用同样的方式往华人身上抹黑,如果不是出于削弱中国
和孤立华人的“战略需要”,也至少是种自觉的针对华人的歧视行为。有鉴于在
二十一世纪即将来临的今天,全球华人的处境仍旧极端困难、险恶,凡我华人似
应更加自觉地对待各地华人所遭遇到的不合理待遇和更加积极地互相支援,自我
孤立的唯一结果便是更加懦弱和任凭宰割。

  华文媒体的反应

  华文媒体之中,除少数港、台媒体之外,如前所述均对日本的蛮横与抵赖表
示愤慨,同时对江泽民所提出的抨击也纷纷加以赞扬。作为战争期间受害最深的
华人有此反应自是理所当然。江泽民先生在日本时曾再三指出,在日本侵略中国
过程中,中国军民伤亡人口高达3500万,经济损失则达6000亿美元以上。笔者需
要补充的是,就一般国与国之间战争的战争而言,军、民伤亡的人数比例多在十
比一上下(日本也非例外),而中国的军、民伤亡人数比例却“畸形”到一比十
的地步(苏联再高也只达到一比一)。由这统计数字可以了解,所谓的侵华战争实
质上是一场大屠杀,其残酷程度远非历代战争所能比拟。另一个让人联想到的问
题是,为何战争结束了这些年之后,中国直到今日才出现一个国家领导人正面向
日本讨回公道。究竟是历届政府软弱、无能,或是中国处境一向困难,条件不足
以据理力争?笔者认为,中国自鸦片战争以降,到民国,到分裂,到中共误入斯
拉夫模式(苏联)的歧途,以至于到国际全面封锁,到改革,中国之处境一向是
被动与无奈。由此之故,似无必要追究任何政府的责任。当前值得讨论的是,以
中国目前的实力与处境是否还有需要对日本的罪责问题委曲求全?是否能够变被
动为主动扭转中日之间长期颠倒的关系?毫无疑问,此次日本政府之拒绝面对战
争罪责,主要是受到内部极右派和军国主义分子的压力,而且随着国际上的右倾
潮流,日本右翼势力也的确成为一股不可忽略的力量。但是精神分析一再指出,
极右分子的共同病症在于迷信权力、武力和本民族的优越性。因此当前全球华人
与各个当局必须向日本右派指出,现时符合大国、超级大国的条件不只是要拥有
核子武器,更重要的是能够经得起核子打击,而日本在所有这些方面将永远停留
在二等国家地位,换言之,欺辱中国的日子早已一去不复返。就这方面,笔者当
然对江泽民先生的据理力争表示高度赞扬,但也殷切希望,中方同时也需要给日
本极右派一个更加明确、更加强硬的信息。(完

    原载《联合早报》1998.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