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的处境,法国的胃口-从欧洲看日本的南进政策


  桥本首相的构想

  日本桥本首相此次在东南亚地区进行访问的过程中,明确地向各东道国传达
了两个信息:一是近年来中国在该地区的影响力(或称势力)有所扩大;二是今
后应与该地区有关国家进行定期对话。桥本首相的意见与建议既是如此的具体,
自然不会使人对他争取对等地位、等距关系的意图产生任何误解。至于在其建议
之后,是否还有与中国争劝头羊”地位的计划,目前作任何揣测或结论,似乎均
嫌为时过早。虽然如此,日方这次对战后“问商不问政”的一贯政策的改变,仍
然引起了欧洲评论界的注意。而现实的欧洲人直接的反应便是“有钱的日本人或
许还缺少政治的本钱”。以下,不妨先介绍一下德国、法国的情况,以了解该反
应的物资原因所在。

  德国的处境

  德国与日本同样具有经济大国,地小人多,前沿阵地,不得发展核子武器的
特点。在国际政治上的区别则在于,德国为北约组织这一集体防御组织的成员,
而日本却是在“日美安全条约”此一双边条约之下,受到长期的保护。

  北约组织本身的条约特点又在于,任何成员国均可在另一成员受到侵犯时,
酌情决定是否或如何进行支援。换言之,由于缺少“自动、无条件的配合机制,
automatism”每个成员都有相当大的自主权,因此每个成员均有很大的空间,根
据自己的利益,在该组织里争取最有利的地位。至于日本,既然处于战败国和受
保护地位,长期以来便无需自己操心地随着美国摆设的全球战略棋谱,接受一个
固定的任务。

  七十年代末期,当德国发现核子竞赛已发展到战争一触发即可使德国这个前
沿阵地彻底毁灭的地步时,便率先地通过“东进政策”与东欧集团谋求缓和。八
十年代又为了避免使本国沦为战场,而一口拒绝了北约组织在德国部署战术核武
器(中子弹)的建议。除此之外,更是出于了解美国尤怕牺牲自己人的特点,坚
持在德国本土维持一定数量的美军,以防止美国的任何盲动行为。八十年代中期,
德国将领甚至公开表示,其职责在于与北约组织一道吓阻战争,一旦吓阻无效,
战争爆发,其任务便告结束(指不战或投降)。德国的表现说明,他们深深了解,
不论是否拥有核武器,其弹丸之地绝对无法承受核子战争,由是必须阻扰战争和
加促缓和。

  法国的处境

  法国的处境与德国相似,虽然也经不起打核战,却一贯凭借手上掌握的核武
器,主张欧洲人(指中西欧)联合起来排除美国与俄罗斯的影响力。法国的主张
长期不受欢迎,原因之一在于英国并非欧洲大陆国家,传统上又与美国维持特殊
的文化和血缘关系,同时在维持海外的地位方面美国的支援更是不可或缺。英国
对法国虚与委蛇的态度,看在德国的眼里,自然不会放弃美国的保护伞而求助于
粘不上大国(superpower)之边的法国。

  诚然,国际政治一向是个相对的关系。果真俄罗斯一方不再存有敌意,欧洲
对美国的依赖和需要也就相对降低,同时法国的实力起码在欧洲范围说来就相对
提高。这其实就是近几年来由欧洲国家组织起来的西欧联盟(WEU,也是一个军事
联盟)的呼声有所提高的原因。不过,直到今天为止,在俄罗斯的民主化仍不见
明朗、政治改革不见稳定之前,法国若是对西欧联盟表现得太过积极,便会给人
留下一个“肚子小胃口大”的印象。大体说来,法国并非无有自知之明,它长期
对北约组织脱而不离的作法,既能突出追求独立的风格,又能在美国面前表现出
必要的含蓄。

  日本新政策的意义何在根据上文的介绍,不难理解当前作为一个对国际局势
能起作用的大国,单靠经济力量是绝对不够的。至于拥有强大军事力量的国家,
也得虑及本身的承受力和与人较劲的意义。就日本新政策而言,摆明的情况似乎
只有两种:一是中国对东南亚具有野心和侵略意图。在此条件下,有关国家当是
以美国为对话对象而非日本;一是中国也志在追求缓和与和平。那么,日本的顾
虑和建议就显得多此一举。但是,如果硬要想象不敢想象的事,即日本本身具有
野心,自然会让人担心它一个不小心撑破了肚子。(完)

  《联合早报》97年1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