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GPCR00001042


 
 


                           先天不足的巴基斯坦

                                 俞力工

  十九世纪英国在南亚的势力不断向北扩张,由是为了领土纠纷与阿富汗打了
数次的仗。1893年在英国的高压下,与阿富汗划定了所谓的“杜兰线”(即当前
阿富汗、巴基斯坦之间的“国界”)。阿富汗一方答应“杜兰线”东北广大普什
图族的生活范围交由英国管理;英国一方则答应于 100年后将这块相当巴基斯坦
一半的领土归还阿富汗。

  1947年英国势力退出南亚,临走前却刻意埋下两条导火线:一是在阿富汗与
印度之间建立了巴基斯坦这个新国家,其领土则包括根据上述协议应当于1993年
归还阿富汗的土地;一是在印度与巴基斯坦之间留下一块引起两国争议的克什米
尔地区。这种“先天”的安排注定了巴基斯坦与印度、阿富汗纷争不休的命运。
一方面,巴基斯坦为了占据克什米尔,对抗苏、印联盟,而成为美、中的天然盟
友;另一方面,为了防止阿富汗提出领土要求,而刻意培植伊斯兰教原教旨主义
势力。如此,既可鼓励原教旨势力夺取阿富汗政权,建立一个受巴基斯坦控制的
傀儡政府;又可在“超越民族”的伊斯兰教幌子下压制任何民族主义和地方主义
势力,由是,又与沙特阿拉伯建立了盟友关系。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与七十年代,阿富汗当局曾二度提出归还领土要求而几乎
与巴基斯坦兵戈相见。1979-89年期间,当苏联直接派兵支援亲苏的阿富汗民主
人民党政府时,巴基斯坦便在美国的主导下,连同沙特、中国给予阿富汗各地的
“圣战者”大力援助。89年苏联不堪国际的压力与重大的损失而决定退兵。此际,
正值冷战即将结束,阿富汗的战略地位便一落千丈。美国、中国,首先放弃了对
阿富汗的关注。巴基斯坦与沙特,则在1992年阿富汗亲苏政权崩溃时,与取而代
之的伊斯兰社(Dschamiat,1992-96年主政)和阿富汗伊斯兰党(Hezb,为美国
的主要支持对象)交恶,原因是前者受到伊朗、印度的支持;后者则除了公开支
持伊拉克之外,还提出了极其敏感的普什图民族问题。巴基斯坦、沙特为了控制
阿富汗,便决定由巴基斯坦情报局(ISI)带头策划,通过农村最保守的原教旨神
学校,召集大量难民,并向其提供军训、武器、粮食和灌输原教旨扩张思想,而
这就是所谓的“神学士”(Taliban)和1996年塔利班新政府的来由。

  1996年塔利班掌权的前后,阿富汗再次成为全球注目的焦点,主要原因是中
亚国家纷纷独立,而该地区的巨大石油与油气资源(占全球第二位),不只是会
在不久的将来决定能源需求不断增加的中国与印度等国的命运,同时将来输送管
是否通过阿富汗,或伊朗,也与所有周边国家的利益息息相关。再加上以阿富汗
为主要基地的原教旨恐怖主义在全球各地的活动,以及该国占全球50%以上的鸦
片产量均引起国际社会的极大不安。

  随着塔利班势力的坐大,北方各武装力量于1996年随即组成北方联盟(下称
北盟)。独立国家联合体(包括俄罗斯)、伊朗、印度既感到逊尼派原教旨主义
的威胁,又不完全赞同美国、巴基斯坦的构想,即让中亚的石油、油气通过阿富
汗、巴基斯坦而后出海,因此积极支持北盟。巴基斯坦、沙特则分别出于资源、
领土与宗教原因,继续支持塔利班。美国则既对塔利班政权容忍,又想通过外界
的压力促使塔利班减少宗教狂热,铲除鸦片种植,从而创造一个开发中亚能源的
和平环境。中国,尽管对疆独恐怖主义活动头痛万分,却出于对巴基斯坦的传统
友谊,也只能对其控制阿富汗的策略采取不干预态度。

  塔利班本身,实际上包括两大团体,无论是流亡至巴基斯坦的衣食无着的难
民,或是抗苏期间的圣战者(其中包括大量伊斯兰党成员),绝大多数均为目不
识丁、走投无路的流民。但自从加入塔利班之后,丰衣足食之外还赋予了征服异
教者的神圣使命,结果自然是对塔利班政权拼死效忠了。问题是,塔利班代表着
农村、山区、部落的最落后文化,一旦进入城市便只能采用最简单、原始、蛮横
的办法发泄其对都市民众的不满和突出自己的统治者身份。

  至于本拉登所领导的“基地”恐怖主义集团,严格说来在阿富汗的复杂环境
中并不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如果不是发生911事件,国际社会只消对巴基斯坦、
沙特和塔利班施加压力,并冻结“基地”的经济资源,便不难在短期内连根铲除。

  本拉登原是个在土耳其伊斯坦堡负责为其沙特权贵家族作买卖的商人。八十
年代初美国政府决定利用伊斯兰狂热分子的力量渗透中亚、削弱苏联,1982年便
由中央情报局出面,央求本拉登在伊斯兰教圈内招募国际敢死队前往阿富汗进行
抗苏。此后,他便开始运用美国、沙特、巴基斯坦情报组织提供的经费、训练(
本人也在巴基斯坦接受过军训)及武器,在巴基斯坦、阿富汗建立了数十个军事
培训营(同一性质的培训营甚至在美国弗吉尼亚州也存在,除外国人外,还培训
美国伊斯兰教黑人教徒),并参与对苏军的抵抗。然而在波斯湾战争结束和苏联
自阿富汗撤军后,他突然发现其母国沙特竟为美军驻扎,因此便转而对美国和所
有的其他假想敌发动进攻。据报道,单单在本拉登主持的培训营中,前后就训练
了35.000名“雇佣军”,无论是波黑、或科索沃、车臣、苏丹、阿尔及利亚、中
亚、克什米尔、新疆、中东、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都曾发现“基地”恐怖分
子的参与,同时直到1993年,在纽约世贸大厦第一次受到恐怖分子(参与者曾直
接在美国受过培训)的定时炸弹攻击之后,美国才减少对本拉登的支持,但美国
中央情报局与本拉登的直接接触起码还维持到2001年7月初。

  自911事件促使美国惩治阿富汗塔利班后,巴基斯坦一时阵脚大乱。情况摆明
的是,一旦北盟取得上风,则随时可利用普什图民族问题和土地归属问题削弱巴
基斯坦,如果印度再趁机夺取西克什米尔,激化宗教狂热分子的情绪,巴基斯坦
这国家便可能永远消失。然而就目前看来,美国似乎为求安定,始终设法稳定巴、
印之间的关系,对财政拮据的巴基斯坦政府也通过各种渠道进行支援,但放眼未
来,最关键的问题还在于阿富汗是否能够从中亚能源的开发中获得一杯羹,从而
彻底改变其贫穷、落后、割据的逆境。2002/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