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朝核问题六方会议

                              俞力工

  经3天会谈,北京召开的六方会议于8月30日在没有达成具体协议的情况下
宣告结束。欧洲媒体对此会议一般均一笔带过;而多数华人媒体却认为“中国充
当调人,充分显示其亚太地区大国地位与风范”。

  谈及六方会议,必需首先回顾朝核问题的背景:1994年,由于联合国原子能
机构发现朝鲜所提供的核发展信息前后不一,克林顿政府决定派前总统卡特赴朝
鲜交涉,由是产生所谓的“框架协议”。据“协议”,朝鲜一方同意冷冻核武计
划,并将允许原子能机构进行视察;美国一方则同意成立“朝鲜半岛能源发展组
织”,向朝鲜援建轻水堆(应当于2003年之前完成),并向朝鲜提供能源与经济
援助,以补偿其核子发电厂关闭所引起的短缺。该援建项目预计耗资46亿美元,
由30个国家组成的项目集团(包括韩、日、欧盟、美等)筹资提供。

  迄今为止,非但轻水堆工程仍停留在地基阶段,资金也不见到位,朝鲜当局
因此至为光火。另外,1998年朝鲜又为加强国防技术原因,发射用途不明的导弹
至日本海。由是,2000年美外长奥布莱特为此造访朝鲜并受到盛大欢迎。会谈中,
朝鲜当局作出承诺,于2003年之前不再试射导弹。克林顿原计划于卸职前亲访朝
鲜,但最后选择优先处理中东问题而不克前往。及至布什总统就职,外交政策改
弦易辙,除了指控朝鲜背弃“协议”规定发展核武之外,9.11事件后还把朝鲜、
伊朗、伊拉克一并指为“邪恶轴心”、“流氓国家”。朝鲜一方,将计就计公开
承认“的确发展并拥有核子武器”,一时之间,反使指控伊拉克政府拥有大规模
毁灭性武器(至今提不出证据)、并因此大动干戈的美国政府极为难堪,同时由
于美国陷足于伊拉克与阿富汗太深,对朝鲜的强硬态度与所提要求(举行双边会
谈,签订互不侵犯条约,赔偿损失,落实援建项目…)也无从应对,因此求助于
中国出面周旋,目的在于以六方会议的召开来回避双边会谈的尴尬场面并拖延时
间。

  表面上,六方会议由中国导演,美、朝暂充主角,俄、日、韩搭衬,对中国
与朝鲜说来,算是“风头出尽”。然而就朝鲜的燃眉之急而言,此次会议之空洞
甚至不能达到画饼充饥的效果。不难预料,会议结束后,该小兄弟迟早会怪罪中
国“误事”,而向中方提出更多苛刻的援助要求。有朝一日,万一美国腾出手来
对朝鲜用兵,朝鲜也必迁怒中国与美国“沆瀣一气、共串缓兵之计”,情急之下,
甚至可能把原本瞄准日本海的导弹“误跨”东海。鉴于此,中国以区域“大玩家”
身份出头主持这个“政治秀”未必是明智之举,更合适的做法应当是由中国幕后
撮合,让韩国扮演东道国角色。

  朝鲜问题说到底,是个朝/韩人自己的问题。中国人即便有意摆脱朝鲜一方的
纠缠,也必须考虑韩国的处境。因此当前最为忌讳的事,便是纵容任何外来力量
对朝/韩问题越俎代庖。从近年来若干迹象观察,韩国当局作的是“透过经济手段
逐步统一”的打算(也是中国应当大力成全的政策);反对的则是让美国摧毁同
为“韩国人”的核武力量。因此对中国一方说来,投鼠尤要忌器,不能单为了照
顾美国、一步走错而破坏了中、韩/朝两国人民的友好传统。至于核武问题,美、
俄两核子大国的存在与威胁固然已无可挽回,中国人似乎还得留心的是日本随时
有制造数百颗核子弹头和投掷器的能力与可能。好在日、韩/朝关系不共戴天,果
真中国有个友好又具实力、和平统一的韩国为邻,守护着东海与日本海,对中国
与东亚地区的安全未必是件坏事。2003/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