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与戏子--李敖,余秋雨为“夫”哲学比较!

                                棉  棉


  大体戏子总是跟了文人,就象古时,青楼总是倚着墨客,虽然有时会有床头
金尽的败性,可是风流终归是绨傥了一回。

  纵观两岸三地,久滞“梁园”不觉曲寡的文人颇多,切不说已经石榴裙下已
经做鬼的“乏走狗”之流,但表表台湾的李敖,和昨天的余秋雨。

  李先生与戏子仿佛已经过去式了,三个月的短暂婚姻,注定了他们二位今后
的“星光粲燃”,两颗不很亮的,对撞结果,是带着创伤,互相龌龊地继续眩耀
下去,李敖先生付出的不可说不多,几年的牢狱之灾,无情的彼此揭露,好在现
在揭露私生活仿佛是迅速出名的良方,有加上口诛笔伐的结果都成了黑字白纸的
出版物,更凭添些贴补家用的稿费。也算“终有所得”,只是这么做戏般地闹来
闹去,演得多了,观众们都打不起精神来。

  才华“横陈”,文字修养了得的余秋雨,居然也跟了戏子,看来满脸中庸之
象的他,到底是逃不出千年“玩票”文化的阴影,实在是“罪”有应得,看来责
无旁代地揽上中国古典文化的“复兴,”使命的老余,身负的“残渣余孽”原罪
的东西太多,怪不得语无伦次,顾左右而言他。

  嘿嘿,虽然昨日未瞧您练嘴,明日却要观你老婆做戏!

  秋雨将至,江郎“财”尽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