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女人怀里哭泣的男人----徐志摩

                                棉  棉

  昨天,偶然的机会,瞥了眼正在热播的电视剧"徐志摩的爱情故事",当时扮
演徐志摩的男演员正趴在另外一个满脸童稚的女演员的怀里做痛哭流涕,这个辗
转了一分半钟的流泪镜头,马上叫人鸡皮暴起,寒毛直立,原来诗人的徐志摩竟
然可以演义成这样的软弱东西,象贾宝玉一般,靠撒娇勾起女人母性的关爱来赢
得所谓的爱。

  电视剧中的他,对老师,同学是那样地表现着谦卑和恭敬;对情人更是温柔
尔雅,仿佛叭儿狗般地讨好,尽"孝";可是对妻子孩子却极其不耐烦起来,用冷
漠,咆哮,威逼那个弱女子,一个在当时社会环境下没有半点自由的老式女人,
给他自由。甚至极度地厌恶,诅咒起自己一边和某个年轻女人热恋,一边却使自
己老婆怀孕的无辜的孩子。这是多么自私的伪君子啊?!难道这就是诗人的道德
?!现在想来那个后现代的朦胧诗人,顾XX,大概就是在努力模仿徐志摩的行为
而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

  诗人大概都是这般自恋的吧,仿佛人人都满心欢喜地接受着他的爱,虔诚地
等了他厌倦了来践踏;等了他这段爱消亡后,不带走半点云彩地自动从视野中消
失。当他又自信满满地奔向另一段爱时,所有的阻挠都是伤害了他的自由和权力。
他们就这样游荡在女人和女人之间,寻找着所谓刺激灵感的东西。以一生中分泌
出几句或几首不甚庸俗的优雅文字,就奠定了所谓诗坛的份量,全然不顾剩下的
只是排泄的秽物,全然不顾,全然不顾。

  我得,我幸;我失,我命。大概那个新科的诺贝尔文学奖的得主大概也是这
般习惯性的思维吧。

  书中自有颜如玉,脂粉堆里贾宝玉。

  我吐,我吐,廉耻不在,廉耻不在。

  BTW:

  中国历史上曾经有两次,被迫打开国门和西方世界交流,分别是本世纪初五
四时期和二十年前的改革开放。其过程都是软弱者先打破家庭的枷锁,勇敢者冲
击政治的上层建筑。国将不国,安有家乎?